• 第四十四章线索初显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0本章字数:3107字

    “有道疤?什么形状,有多长?”

    听到这种明显且有用的线索,洛诺蓝精神大振,热切的盯着花姐,杜修也不由得沉思起来,那天夜晚和对方匆匆照面,自己还能再想起什么线索吗?

    花姐伸出手在桌上比划着,道:“形状我不太记得了……总之不是刀剑等利器造成的,像是烫伤留下的痕迹,还挺明显的。”

    洛诺蓝轻声嘀咕着:“烫伤的痕迹,这倒是比较特别,还有别的特征吗?”

    “像你这样问,就算有线索也没用,还是看我的吧。”张可爱不屑的哼了两声,然后把服务员叫了过来,道:“麻烦帮我找张白纸和铅笔。”

    “好的,请稍等!”服务店微笑着离开。

    洛诺蓝怪异的打量着张可爱,并没有说什么贬低的话,很快,服务员将素描纸和铅笔送到张可爱面前,张可爱问道:“花姐,你把昨天对那小偷的印象说出来,包括他穿什么衣服。”

    “哦,他穿着淡绿色的外套,戴着帽子,深蓝色的牛仔裤,黑色的鞋子,大概比我高了这么多……”

    花姐的记忆力很不错,一边比划着一边回想昨天的场景,道:“对了,他耳朵上还有两个银白色的耳钉呢,我昨天差点以为那是个女人。”

    “脸部轮廓是什么样子?瘦长型还是偏胖?”

    “偏长,但是不瘦,还有些胡渣。”

    “嘴型呢?鼻子呢?脸上除了那道烫伤之外还有别的痕迹吗?有没有看到他的眼睛?”

    张可爱从头到尾都在纸上不停动笔,花姐也在极力配合着,把自己看到的所有情况都说了出来,很快,询问结束,张可爱轻轻将铅笔放下,然后把白纸递到花姐面前,问道:“是不是这样子?”

    花姐接过纸,杜修和洛诺蓝都忍不住看了过去,然后杜修惊呼出声:“就是我那天见到的人。”

    张可爱不止把对方的身形服装精准地画了出来,还在旁边详细标明了对方的身高体重,并且还有对方的脸部素描,长脸,厚嘴唇,小鼻子,左眼下的伤疤,所有细节都显得极其精致。

    “真厉害,简直就是我脑袋里的那幅画面,可惜我没看到他的眼睛。”花姐惊叹道。

    张可爱随意道:“我也觉得有点遗憾,若是没有看到对方的嘴巴还没什么,不过眼睛是区分不同的重要地方,幸亏这家伙还有道显眼的伤疤,可以排除掉很多对象。”

    洛诺蓝咬牙盯着这幅画,再看向张可爱的眼神不禁多了几分惊奇,道:“你还挺厉害的,单凭那些零碎的言语就能画出这么精准的肖像图,学过美术?”

    张可爱单手托着香腮,意兴阑珊的说道:“兴趣而已,现在可以缩小排查范围了吧?”

    “这倒是不假,不过我们对他的信息毫无了解,若是他离开了江城那就很麻烦了,就算还在江城,想在这茫茫人海里找到对方也很困难,所以需要时间,你们别着急。”

    “我又不急,不过你们就没有调用监控吗?”张可爱问道。

    “我们也想这样做,不过很可惜,老城区的监控设施本就很少,再加上线路老化,正常运行的基本没有几个,否则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没有线索,我建议你们以后在店里装上监控,防止意外再次发生。”

    似乎是受到了张可爱的帮助,洛诺蓝说话的语气明显柔和了许多。

    “这你放心,以后若是还有不开眼的小偷或者强盗敢来,第二天我就能把他们送到警察局。”张可爱露出深沉的笑容,杜修知道这家伙肯定是想用神力搞破坏了。

    “这张纸我带走不介意吧,若是案件有进展我会通知你们,不过你们最好别自己行动,对方有武器。”

    说着,洛诺蓝将白纸折叠起来,似乎准备离开,张可爱反问道:“你不让我们自己行动,不过看样子,你是打算自己行动,就不怕碰到意外?”

    “比这危险的案件我也参与过,这就是兴趣。”

    “等等——”杜修突然站起来,看着洛诺蓝,说道:“你想调查案件没关系,不过我必须提醒你,若是真的碰到对方,千万别贸然行动,哪怕你身边有警察也不行。”

    洛诺蓝神色微变,凝声道:“为什么?”

    杜修心里犯愁,总不能说因为对方是赦神使,你们肯定不是他的对手,想了又想,杜修咬牙道:“因为那家伙很危险,我能感觉出来他练过武术,非常厉害,总之,碰到他的话,希望你能通知我。”

    “通知你?你也练过武术?”洛诺蓝不禁嗤笑道。

    “嗯,别小看我,我很能打。”杜修坚定的说道。

    “可笑,叶问还挡不住子弹呢,你比叶问还厉害?不过你的话我勉强听在心里,要是我碰到他的时候还能想起来,那就通知你,再见!”

    洛诺蓝看了看花姐和张可爱,返身就走,杜修再次喊道:“等等——”

    隐约可以看到洛诺蓝额头上有青筋绷紧,秀丽漂亮的脸蛋涌现怒气,声音从牙缝中挤出来:“又有什么事?”

    杜修挠了挠头,极力构思着措词,半分钟之后才问道:“前几天你从杂货铺离开之后,有没有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变化?例如精神恍惚,意识不清,做梦梦到些奇怪的情景,或者感觉自己变得和以前不同了?”

    “有!”

    “真的吗?”

    “嗯,想到你因为一本漫画就对一个女孩子那么不客气,我就觉得精神恍惚,而且我发现自己的脾气应该是变好了,还能这样心平气和的跟你说话就是证据。”

    杜修的欢快表情消失不见,心里泛起巨大疑惑——她明明在店里碰到了东西,难道没有神明附体?这不可能!

    “还有问题吗?没有我就走了。”洛诺蓝冷淡道。

    “呃,没有了,不过你什么时候要是觉得身体不对劲,可以找我——”

    “白痴!”

    扔下这句话,洛诺蓝就再也没有了耐心,快步离开了咖啡店,杜修叹了口气坐回位置,张可爱歪着脑袋问道:“你那样跟女生说话别人不生气才怪,你问那些干吗?”

    杜修扫了眼周围,低声道:“我不是说了吗,她上次进过杂货铺,身上应该有神明。”

    “我明白了,你是想从她身上下手?不过我觉得你问了也是白问。”

    “为什么?”

    “很简单啊,若是现在神明还没有占据她的身体,人家不理解你的意思自然觉得你是白痴,反之,若是什么时候神明占了她的身体,你觉得人家还有可能告诉你吗?”

    杜修反问道:“不是还有你这样的情况吗?拥有神力且意识清醒。”

    张可爱伸手在杜修头上轻点,道:“你以为人人都像我这样优秀吗?再说了,就算真是这样,她也不可能告诉你,那可是无所不能的神通,谁会希望别人收走自己的超能力呢?”

    “可爱这次说对了。”花姐突然说道。

    “什么叫这次说对了,之前难道说的不对吗?”

    “神明附体都需要时间适应,情况因人而异或长或短,像可爱当初的情况是有后遗症的,容易出现神力不稳定之类的麻烦,而在神明适应苏醒之后,身体的主控权是在沟通之后决定的,六成情况都是人类控制,神明强行控制基本不可能,负担太重了。

    所以,洛诺蓝体内的神明有可能还没苏醒,就算苏醒了,当了解到神明的能力之后,人类的私欲会渴望占有它,很少出现主动要求封印的情况。”

    杜修很快就明白了,因为封神意味着掠夺,所以不管身体是由神明还是人类控制,自己想轻松完成都不可能。

    “我突然发现这杯药有股奇怪的味道,现在喝起来好像没有那么苦涩了……”花姐惊叹的说道。

    “反正我是不喜欢,花姐,尝尝我的苹果汁吧,很好喝的!”

    张可爱已经忙着给花姐介绍各类饮品的特点,这让重获自由满心好奇的花姐感觉到了浓浓的幸福,缺点就是想尝一尝的话需要很多钱,而杜修并不能满足这样的需求。

    很快,花姐就强烈要求到街上转转,张可爱欣然答应,只要是女人,都对逛街有着天然的兴趣。

    杜修跟在后面听着一大一小两个女人不停讨论着,心里头十分忧郁,不能用温和的方式封神,难不成每次都需要用强的?可对方是洛诺蓝啊。

    逛了半下午,最后回到绿荫区的时候三人只提了两个袋子,没办法,杜修现在已经穷的一清二白,这让他觉得很羞愧,竟然连花姐想买内衣的钱都付不起,何止是悲哀……

    “花姐,放心吧,我马上就可以赚很多钱了,下次再出门,我们喜欢什么就买什么。”张可爱在旁边信誓旦旦的说道。

    “你用什么赚钱?”

    “你傻啊,我现在可是天才画家,我前些天已经随便画了幅山水画去参加市里比赛了,大概可以很轻松的获得冠军吧,奖金有这个数哦!”张可爱伸了三根手指晃动着。

    杜修惊呼道:“三万?”

    “你想什么呢?我参加的是市里的比赛,三千奖金,不过前三名可以获得参加区级比赛的资格,到时候可是有两万块的噢,这么多钱能买多少裙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