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美丽的陷阱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0本章字数:3138字

    美人在前,步履轻袅,男子在后,气喘吁吁!

    好一副痴汉尾行图!

    杜修皱起眉头看着前方大约二十米处的沉鱼落雁,心思越来越沉重,他已经早早离开那片混乱的街道,甚至还走到了第二条街道,而在这么长的时间内,他竟然完全追不上对方的步伐。

    从后方看去,沉鱼落雁的步子并不快,脚步轻缓,落地无声,而且还极具美感,速度大概还比不上八九岁的孩童,可诡异的是,杜修都已经在用跑的了,而两人之间的差距还是没有丝毫变化。

    身后,花姐神情悠闲的跟在旁边,轻声道:“你这样做是追不上的,表面上你已经走得很快了,可实际上在你面前存在着神力凝结而成的无形障碍,就像水流那样减缓你的动作,所以不管你跑的再快,距离是很难缩小的,慢慢走就行了。”

    杜修重重舒了几口气,看了看身边的花姐,气定神闲,动作柔缓,简直和散步一般。

    “这、这是所有神明都有的本事吗?”

    “差不多吧,毕竟不是什么很难的技巧,我曾经还听说过这样的方法可以用于战斗当中,只要你的神力范围足够大,那么不管对方的速度有多快,你都有反应的时间,不过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

    杜修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半响后看着花姐,道:“花姐,你和沉鱼落雁相比……谁更厉害?”

    花姐顿时犹疑起来,缓缓道:“不清楚,单论神力的丰富程度,肯定是小鱼更厉害,毕竟道德神都很擅长容纳世间灵气,不过论起神通的话,可能是我比较厉害吧,只不过——”

    “不过?”

    “我是不会帮你对付小鱼的。”花姐直接了当的打消了杜修心中的想法,看着杜修的僵硬表情,花姐带着几分悲伤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虽然我觉得你作为封神使还算不错,这也是我愿意留在店里的原因,只是,让我帮你对付小鱼,夺走她的自由,我做不到。”

    杜修的心情不由得更加沉重了,他本以为花姐多少能帮帮自己,不过细细一想,花姐也没有做错。

    这时,沉鱼落雁似乎对这样的行为有点厌倦,突然间拧身钻进了旁边的小道当中,杜修和花姐紧跟着走了进去,当两人进来之后,巷口突然扬起层层光波,犹如水幕降落将这里完全封闭起来。

    花姐停下脚步,前后看了看,道:“神力隔绝,小鱼已经把这里封闭起来了,估计……你有麻烦了!”

    不用花姐提醒,杜修也感觉得到,前方的沉鱼落雁转过身子,乌黑秀丽的波浪长发在空中甩出优美曲线,素手飞扬将墨镜取下扔在一旁,一双眼睛闪烁着妖冶色彩,如梦似幻。

    犹如海浪席卷,杜修在看到那双眼睛的瞬间就已经彻底沦陷了,他掉进了一个奇幻的世界。

    这片世界很空旷,里面遍布着形形色色的女子,年轻的、年老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仰头看去,天空明净高远,成片成片的飞鸟在上方盘旋,脚边是涓涓细流,鱼儿争相跃起,然后又深深沉下。

    莺莺燕燕,软糯细语,杜修的眼中到处是女子的模样与身形,这幅靡靡之境让他渐渐变得麻木,最后像那些无力盘旋的飞鸟般倒在了地上。

    “无论是谁,都只能拜倒在我的裙下,没有例外!”

    杜修的灵魂正在逐渐远离身体,而他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多么危险的事情,直到双眼之中光辉隐现,温热的感觉笼罩身体,一道锁链捆住他的灵魂,身心这才逐渐恢复。

    嘭嘭嘭!

    杜修的双眼变得深邃无比,囊括世间森罗,在这样的神通之下,眼前的莺燕美景化成泡影,再也不能动摇他的内心,而在遥远的前方,那道魅力无穷美丽无比的身影逐渐由清晰变得模糊起来。

    当这道身影彻底包裹在浑浊的光芒中,杜修才真正恢复了自我,面前景物飞速变化,最后回到了这普通的小巷。

    “没事吧?”花姐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杜修木然的摇了摇头,浑身上下都是冷汗,打湿了衣服,他到现在才明白自己刚才经历了什么,那是一个名为“美丽”的危险世界,若不是体内的神明将沉鱼落雁的身影遮挡起来,只怕他难以苏醒。

    “哼,原来也不是一无是处,还有神明助阵,这次算你走运!”沉鱼落雁冷声道。

    杜修擦了擦额头的汗珠,鼓足了勇气向前看去,这时的沉鱼落雁已经展现出了自己所有的容姿,那双眼睛透着无法抗拒的美艳,更奇妙的是,其中流露而出的眼神复杂无比,知性、清纯、洒脱、固执、娇柔……

    不过幸亏有神明帮助杜修镇守心灵,否则他是绝没有可能和沉鱼落雁对视的。

    美丽也并不是毫无危险的,太过惊艳的美丽有时能变成无形的利刃,让你带着笑意温柔的死在其中,就像杜修刚才那样,若是真的灵魂离体,以后的结果就是沦为傀儡,臣服在那国色天香的秀美当中。

    “既然尝到了苦头,还不肯走吗?你以为那个神明能一直护着你不成?若不是看在小花的面子上,刚才就打断你的骨头。”沉鱼落雁说道。

    杜修咬了咬牙,自己花了这么大功夫才找到人,就这样放弃实在太不甘心了。

    “我虽然想封印你,不过并不是想利用你的力量或者为难你,我可以继续给你自由,不干涉你的行动。”杜修所言并不假,对他而言,这位神明的能力基本很难用得到,他只是想积攒造化池的深度。

    不过这样的话听在神明耳中就跟笑话差不多,沉鱼落雁掩嘴发出轻蔑的笑容,动作妩媚天成,让人心跳加快。

    “你还真是挺有想法的,就算你真的不打算利用我的能力,难道我就该乖乖让你封印吗?只有自己能真正掌控的才叫自由,我不想再受人摆布!”

    “可就算你现在这样也不是真正的自由,我不封印你,还有别的神使想封印你,而且他们不见得愿意让你随意活动。”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听的,我宁愿冒着风险也要顺从自己的心意。”沉鱼落雁不露痕迹的握紧了手掌,淡漠道:“我跟小花不同,我还没有那种豁达平静的内心,所以,你最好现在就走。”

    杜修并不说话,只是悄然向前走了一步。

    而这一步,似乎成为了战斗的号角,沉鱼落雁猛地眯起双眼,瞳孔变得漆黑无比,两只雪白的手掌萦绕着淡淡的光华,而杜修似乎早有防备,瞬间闭上了眼睛。

    既然无法承受这样的美丽,那就只能选择视而不见!

    没有再受到精神上的冲击,杜修凭着感觉大步冲了上去,他明白,沉鱼落雁并没有很强的战斗型能力,只要不受到影响,那么比起自己而言,她不过是神力更充沛,力量更大,行动更敏锐而已。

    不过杜修到底还是低估了名为美丽的利刃,闭上眼睛虽然有效,那效果并没有那么强。

    他还有嗅觉,还有听觉,此刻飘荡在杜修鼻尖的浓浓芳香已经取代了氧气的地位,那香味浓郁但不刺鼻,让人有上瘾的感觉,而在他的双耳之中,似乎有佳人柔荑在轻柔抚摸,刺激着他的身体。

    受此突然袭击,杜修的脚步顿时踉跄起来,看准了机会,沉鱼落雁猛地挥出双手。

    尽管对封神使极其的痛恨,不过由于天道立下的禁忌,沉鱼落雁不敢用出十足的力气杀死杜修,而是希望能够打断杜修浑身的筋骨,这样既不用受惩罚,也可以让自己满意。

    两道带着香气的红色光波狠狠印在了杜修的胸膛,不过预料之中的创伤并没有出现。

    沉鱼落雁双眼微凝,然后便露出不解和愤怒表情,道:“小花,你这是什么意思?”

    此刻,在杜修的胸口位置,一朵绽放旋转的红花为他挡住了这两道凶猛的攻击,否则杜修非得吐血昏迷不可,而后方,花姐面有不忍的说道:“小鱼,对不起,我觉得没有必要这样伤害他。”

    “为什么?他可是封神使,是所有神明的敌人,我不管你经历了生死到底看开了什么,我就是这么庸俗固执,你自己愿意顺从缘分,可我不愿意!”

    花姐露出为难的表情,道:“小鱼,他……跟以前的封神使不同,我已经用三生花亲自测试过了,也许,你留在他身边才是最好的结果,起码比让别的神使封印要好。”

    沉鱼落雁面色微微停滞,心中略微有几分松动,不过还是不愿意就这样断送自己用五百年换来的珍贵自由,这赌注太大了,无法轻易承受。

    “我才不相信他有你说的那么好,别再插手,不然我就真的生气了。”

    而这时,凝聚在杜修胸前的两股力量轰然碎裂,杜修受到的压力大减,匆匆扫了下沉鱼落雁的位置后赶忙闭上眼睛,双手之上浮现出濛濛绿光,再度朝前冲去。

    “痴心妄想——”

    眼看杜修又冲了上来,这次沉鱼落雁是真的下了狠心,双手之中的光彩分别呈现出万鲤齐聚和大雁南飞的景象,然后呼啸着拍了过去,这下,非得要他半条命不可。

    不过,再强劲的攻击,只要找到了弱点就形同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