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师徒之争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0本章字数:3168字

    事已至此,张可爱觉得自己只有用实力说话了,虽然在这之前,她更想用拳头说话,不过想想还是算了。

    面对张可爱的淡然反应,张源沉默了下来,眼中泛起深深疑惑,而剩下的同学,尤其是尹棋祥和他的狗腿子们则觉得啼笑皆非。

    “喂,你们刚才听到没有?张可爱竟然还想证明给我们看,这家伙也太厚颜无耻了吧!”

    “是啊,就她那个技术,就是临摹也临摹不出来,简直是自取其辱嘛……”

    “这下有好戏看了——”

    面对这些质疑,张可爱并没有立马发作,哪怕内心已经快要气炸了,不过还是强忍着让自己平静下来,心道,狗咬人而已,人复仇的方式不见得就必须是咬回去,应该用打的!

    平息了心中的火焰之后,张可爱再度看向张源,露出挑衅的眼神,道:“老师,敢让我现场证明吗?”

    张源刚压下去的愤怒顿时飙升,他在江城的美术圈活跃了六七年,不管前辈还是同辈都对自己夸赞有加,哪里有人敢这样轻视自己,方才还在想张可爱是不是真的有什么本事,现在只觉得这丫头是不想学了,自找苦头。

    张源立刻说道:“既然你想让自己丢人丢的更大,我也没什么意见,那你就现场作一副山水图给我们看吧。”

    张可爱将嘴角上扬,脚尖轻轻点着地面,问道:“只是这样吗?”

    “那你还想怎么样?让我降低要求?这也可以,比这幅画水平稍低我也能接受,你画吧。”

    “老师,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们两个一起画。”

    “一起画?”张源的双眼沉了下去,马上就明白了张可爱的想法,顿时觉得更加愤怒,他感觉自己遭受到了冒犯和轻视,冷声道:“你是想和我比一比?”

    “对啊!”张可爱满不在乎的说道:“只有对比才能体现出水平,而且,我想只有赢了你,你才肯承认这幅画是出自我手,不是吗?”

    张源不止是觉得愤怒,还有可笑,道:“你觉得你能赢我?”

    “你以前都没和我比过,你怎么知道我赢不了你?既然你不相信,那么敢不敢赌一把?”

    “赌?”

    “对,既然你怀疑我的实力,认为我是在无理取闹,那么我就给你足够的动力,只要你赢了我——我就承认自己是作弊,主动申请取消成绩,并且宣布此事跟你毫无关系,同时也可以对你损失的名誉进行金钱补偿。”

    说到这,张可爱稍微缓了口气,表情和语气马上变得不同,眼神锋利充满了进攻性,狠狠道:“但是假若我侥幸赢了,那么你必须承认我的实力,用你所有的能力宣传此事,并且对诋毁我造成的精神伤害进行补偿,最后,向我道歉!”

    张可爱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充满了力量,像是一口上好的巨鼓,每次响起都让人感到震撼。

    培训室内静悄悄,张源和周围的学生都没有说话,眼神微微呈现出空洞茫然的现象,片刻之后,那股极具压迫力的感觉才彻底散去,大家恢复了自我。

    张源不露痕迹的喘了几口气,眯起眼睛问道:“张可爱,你确定非要这样做?犯了错误不要紧,但是可不能因为赌气就冲动而为。”

    “是啊,老师,犯了错误不要紧,诚恳的道歉加上下跪应该多少能消除别人的愤怒。”

    张源顿时噎住,让自己的学生这样呛声,他已经恼羞成怒了,挥手道:“准备场地,你们就是这次比赛的评委,都给我睁大眼睛看仔细了,明白吗?”

    尹棋祥最快反应过来,喊道:“明白了,我们一定不会让人作弊的。”

    几位同学连忙把周围的画架和椅子都撤开,只留下比赛所用的工具,然后就心情复杂的看着张可爱与张源,有人兴奋,有人好奇,也有人担忧不已。

    张源扫了眼张可爱,道:“老师不占你的便宜,笔墨纸都和你用相同的,题目就是这幅高山流水图。”

    张可爱随意的坐在椅子上,动作颇有几分潇洒和慵懒,道:“真的需要这样吗?那就变成我占你的便宜了,你还是用你习惯的墨水和宣纸吧,这样输了就没有借口了,还有——”

    说着,张可爱指了指那副冠军之作,道:“不用根据这幅画立意了吧,自由选题,随意发挥不是更能突出水平?”

    张源现在是越来越愤怒,他觉得不可思议,张可爱这是傻了吗?竟然还认为有赢过自己的可能?难道把自己这些年获得的荣誉与名声都忘记了吗?

    不过事情闹到这种程度,他必须挽回自己的颜面,哼道:“你说了算,需要限时吗?”

    “我随意,不过为了公平起见,还是限时吧,一个小时之后见分晓。”

    张源不再说话,认真熟悉着眼前的各项工具,国画所需的物品很少,毛笔、墨水、白纸……剩下的都是负缀之物,可有可无,虽然这与张源平日里的作画习惯不同,但是已经足够了。

    作画所用白纸是张源仔细挑选过的上品宣纸,宣纸的特点就是细腻致密,落笔稳定,毫无滞塞感,这也是目前国画中广为使用的纸张。

    至于毛笔,不同的画家有不同的习惯,粗细、长短、软硬……这些都是能够影响技术的因素,而张源对这方面的研究更加透彻,长锋短锋都运用的极其熟练,能够精准的完成不同结构的调整搭配。

    至于墨水,有人说这是决定国画制作的最重要因素,一幅画上的所有色彩就体现在了墨水上。

    对于国画而言,目前有很多种流行的墨水,不过那只是对于爱好者和学习者的使用品,像张源这样已经足以称为大家的画师而言,真正高级的墨水是需要在砚台上研磨而出的。

    所谓,徽墨端砚,方为上品!

    张源虽然也喜欢用这样的墨汁,不过现在情况特殊,现场磨墨需要花费不少时间,而且张源不觉得对付一个还未登堂入室的学生需要这么费工夫,就用现成的墨汁便足矣。

    当两人都准备齐全之后,比赛正式开始了。

    国画的描绘手法并不算困难,只不过有诸多细节需要注意,其中最为困难的就是写意与绘色,绘色是决定成败的关键,而写意则是决定高度的因素。

    张源最擅长的就是山水画,无论是山之厚重豪迈,还是水之轻柔都能拿捏到位,他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

    很快,张源面前的画纸上就已经有图形呈现,他的构图以平视为主,讲究层叠,由远及近,由高到低,充分且细致的描绘出一座雄山巨岳的大气与挺拔。

    由于画纸的长度有限,张源并没有在构图布景上下太多功夫,而是把技巧都集中在对山势、水流、植被以及点缀之物的描绘上。

    天高云淡,幽幽山林,高大磅礴的山岳巍然屹立,山上的林木和土石在笔尖的巧妙利用下展现出来,缓缓流水在山林间穿梭而过,水势灵动,透过画卷仿佛可以听到了叮咚脆响。

    周围的学生纷纷侧目,若是让他们描绘这幅画,首先是难在对山体的构造上,然后是难在对细节的处理,尤其是笔锋的轻重,墨色的浓淡,这些技术经过培养都能够有所提升,需要的只是时间。

    当大体布局和笔墨已经完成了,张源开始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提升这幅画的品味与意境。

    一幅画,只有山水,那是死山死水,无法让人感觉到鲜活的气息,再出色也只是纸上物,只有画师突破这种束缚,用自己的笔锋和想法展现出生机,才算是一副真正活过来的画。

    而达到这样的地步,最常用的就是人物,通过山林间人物的行进,以及动物的出没,让人感受到生机。

    “大家都仔细看清楚了,国画最重的就是写意,尤其是山水画,你必须体现出山之大气,水之灵活,这些都是你们以后的必经之路,明白吗?”

    周围的学生纷纷点头,张源的嘴角露出笑容,他的画已经快结束了,想必张可爱连构图都没有完成吧。

    想到这里,张源不禁缓了缓手上的动作,透过人群的缝隙朝旁边的张可爱看去,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张可爱并没有在作画,身姿懒散的坐在椅子上把玩着手机。

    张源顿时觉得怒火攻心,他觉得这就是张可爱的真正目的,只是想让自己大费力气而已。

    盛怒之下,张源直接站了起来,吼道:“张可爱,你干嘛呢?”

    这下把周围的学生都惊到了,所有人纷纷扭头朝后方看去,不过张可爱显然也让突然出现的吼声吓到了,手上一抖直接把手机扔在了地上,响亮的声音让人觉得心碎。

    “唔……我的……手机——”张可爱觉得心很疼,颤抖着蹲了下来,悲愤的捡起手机,还好,只是屏幕碎了。

    还好个鬼啊,非常不好!

    “你喊什么喊?吓人啊,赔我手机!”张可爱睁圆双眼喊道。

    张源推开面前的学生走到张可爱面前,看也不看屏幕布满裂缝的手机,手指对准张可爱,道:“张可爱,你还有点自尊和廉耻吗?做错了不敢承认,还不知悔改的戏弄老师,你不是想证明你的实力吗?那你为什么不画?”

    张可爱似乎懂了什么,眼帘垂下,声音冰冷无比的说道:“你瞎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