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成亲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1本章字数:3030字

    千万别小瞧女子的记仇能力,也别惹那些看起来粉嫩可爱人畜无害的女生。

    这是张源此刻的真实想法,他感觉到了羞耻与侮辱,自己竟然迫不及待的想要从张可爱这里得到关于画师境界的解释,而张可爱那句绝无好意的话更是犹如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扇在了他的脸上。

    自己可是老师啊,是以往教导训斥他们的老师,不久之前更是对张可爱冷嘲热讽,可现在,自己竟然向她求教?

    这样的反转对寻常人而言都难以接受,何况是张源这种自负又轻狂的人,看着张可爱不带丝毫感情的轻蔑眼神,嘴角的笑容像钢刀般扎进张源心里,让他痛苦难受。

    若是脚下有地缝,他肯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

    周围的同学表情复杂的低下头,刚才那句话可不止是打在了张源脸上,更让他们无地自容,同时也让人新生疑惑——张可爱什么时候有这么超凡的画工了?

    至于答案,张源之前就已经说过了,除非碰到神……

    画室内再次没有了声音,张可爱的视线扫过所有人,心情变得痛快起来,她才不管自己有没有借助神明的力量,谁让这些家伙说话太难听了点,自己必须还以颜色。

    “既然没事,那我就走了。”张可爱轻声说道,然后就着手整理自己的物品。

    就在这时,张源似乎做出了什么艰难的决定,双眼通红面部紧绷,闷声似吼,道:“张可爱,等等。”

    张可爱的眼中闪过煞气,扭头道:“还想干嘛?”

    回过头,只见张源双手握拳站在那里,身体在忍不住的颤抖,整个人就像是即将发狂的野牛,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发起冲锋,张可爱面无惧色,文斗她都不怕,武斗岂能退缩?

    不过情况出乎意料,张源并没有愤怒出手,而是对着张可爱猛地鞠躬,说道:“对不起,我向你道歉!”

    啊?

    张可爱不禁挑起了眉毛,紧绷的身体顿时轻松下来,尽管之前比赛前有过这样的说法,不过张可爱并没有当真,她只是想用自己的实力堵住这些人不干净的嘴巴,至于道歉……无所谓。

    不过张源竟然肯主动道歉,这点倒是让张可爱心情大好。

    “老师,这可不是我逼你说的——”

    张源缓缓直起了身体,表情挣扎着看向张可爱,说道:“我明白,我承认自己输了,并且为我之前的行为感到愧疚,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的作品,也不该用那种言语攻击你,作为老师,我很失职,向你道歉。”

    说完,张源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看向尹棋祥和他身后的几位男生,道:“你们也赶紧道歉。”

    尹棋祥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在他看来,这次的胜负分的太快了吧,而且张源的态度更让他捉摸不透,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狂傲老师吗?输了还主动道歉,太丢脸了吧!

    “老师、这……”

    “怎么?你觉得自己没错吗?还是你觉得你能比张可爱画的更好?”张源的眼神冰冷起来,质问道。

    尹棋祥哑口无言,他再不满意也不能不面对现实,看了看身边的同学,再看张源那副较真的模样,只能选择屈服,不情愿的走到张可爱面前,低头道:“张、张可爱,对不起,我错了。”

    在张源的眼神示意下,那几个跟班也走了过来,同样低头说道:“对不起,我们错了。”

    张可爱看着面前的一颗颗黑脑袋,轻轻抖着脚,挥了挥手道:“嗯,虽然还不够真诚,也没有下跪,不过肯道歉的狗腿就是好狗腿,闪开吧。”

    尹棋祥顿时怒火攻心,气的脸上青红不定,可是又不好发作,只能把这次的屈辱记在心里,默默退了回去。

    张源继续说道:“张可爱,你能告诉我刚才那句话的意思吗?”

    “哪句话?”

    “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想让自己的技艺再有所提升就必须寻找这样的心境吗?”张源把自己最关注的问题说了出来。

    之所以愿意向张可爱道歉,就是因为张源渴望让自己的实力更进一步,他想成为国内最顶尖的画师,只要自己有了足够强大的实力,那么就不会出现多年前的事情了,自己能洗清所有的屈辱。

    他在张可爱这里看到了希望,所以甘愿放下身段,只求能有所进步。

    张可爱扫了眼张源,道:“原来你问的是这个,你连第二阶段都做不好,还想朝更高层次前进?说了也白说,而且,这句话只是一个引子,只有得出符合自己的答案才有用,不然,你就只能达到这样的高度了。”

    张源变得急切起来,问道:“那我提升的地方在哪里?”

    “这个嘛……实在有点多,基本功还可以再练练,等你什么时候可以用一支笔表达出不同的场景气韵再说,再者,你的眼界太小了,眼前是山,你就只能看到山,看不到山内的勃勃生机,我建议,你还是改改你的性格吧。”

    张可爱完全是一副点评的姿态,这让周围的学生不禁咂舌,该改改性格的是你才对吧。

    张源默默体会着张可爱话中的意思,他感觉自己似乎抓到了什么,可是又不真切,心情复杂无比,至于张可爱,她现在是心满意足,哼着小曲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起来。

    整理完毕后,张可爱道:“老师,我以后……不用再来了吧。”

    张源本想说些什么,可是又觉得无话可说,颓然的垂下身子,道:“不用再来了,你的水平不是我能教导的,你之前说的那些要求我都会履行,对作品的宣传,对你的精神补偿,当然,你的学费我也会退回去的。”

    “那就谢谢你了,说起来,我是真的该谢谢你。”张可爱笑着说道,若是没有在这里学习,自己也不可能获得神来之笔,不过这是别人不知道的秘密。

    “张可爱,剩下的比赛你还参加吗?”张源问道。

    “参加啊。”

    “以你的水平……参加这样的比赛根本就是浪费,毫无悬念。”

    “是吗?我也觉得应该能轻松获胜,不过我对大赛的奖金很有兴趣,所以当然要继续参加下去。”

    “奖金?”张源没想到张可爱参加的理由竟然是这个,问道:“你很缺钱吗?”

    “我还只是学生,当然缺钱,这关你什么事?”

    “我可以给你钱,只要你能够帮助我提高水平,怎么样?”张源的话让人震惊不已,老师竟然向学生拜师。

    张可爱皱了皱眉,她清楚张源的家底十分殷实,应该可以赚到不少钱,不过想了想,张可爱还是摇了摇,拒绝道:“不怎么样,我没兴趣教你,而且我平日里很忙。”

    说着,张可爱就朝门外走去,张源在后方喊道:“张可爱,等等,你再想想。”

    张可爱逃也似的离开了培训班,以前倒是真没看出来张源对国画这么执着,竟然能够放下自己的尊严和身份,从这点而言,张可爱不得不佩服他,不过自己绝对不能教他。

    至于原因嘛,因为张可爱虽然从神明那里得到了超凡的画技,不过那已经成为她自己的本能,无法用言语说明,若是教导张源的话,估计很快就要露陷。

    搞定了麻烦,教训了坏蛋,张可爱的心情很不错,更重要的是,很快就可以拿到奖金了。

    哼着小曲往家走的张可爱并没有注意到,在街道的远处,正有位男子手持淡青色的竹简盯着自己,在那微微摊开的竹简上,一行小字浮现出来。

    以虚化实,以墨为生,神来之笔也!

    男子翻手将竹简收了起来,眼神在张可爱的背影上停留了几秒钟,直到双眼之中有光彩闪烁这才转身离去。

    从头到尾,张可爱对这样的异象都毫无感觉,心情愉快的回到绿荫区,想要尽快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杜修,让他知道自己有多么威风霸气。

    哗啦!

    拉开店门,张可爱高声喊道:“杜修,我回来了,咦——人呢?”

    张可爱随手关上门,疑惑的看了看四周,突然耳朵一动,听到有声音从楼上传来,轻手轻脚的走了上去,只听那声音越来越清晰,似乎非常的愤怒。

    “你就让我住在这种拥挤狭窄的洞穴里?这就是你想出来羞辱我的办法吗?不可能,我绝不答应!”声音听起来很悦耳,是位女性,不过不是花姐,是谁?

    “小渔,你别激动,这里不是很干净吗?”这是花姐的声音。

    “干净算什么?比我住的酒店差多了,我才不住这样的地方?小花,你也跟我走吧,我带你住好地方。”

    说着,那人就推开门朝外走来,张可爱正好走上了二楼,只见客房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两个身材修长,曲线妖娆的绝色女子,尤以那位红裙女子为首,出现的一瞬间,仿佛让世界都黯然失色。

    陈渔拉着花姐刚走了两步,看到前方的张可爱,皱眉停了下来,疑惑道:“他都成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