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懦弱男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1本章字数:3147字

    张可爱的注意力还紧紧锁定在容姿绰约的陈渔身上,对这句话毫无反应。

    花姐倒是反应过来了,忙着解释道:“小渔,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位不是杜修的——”

    “哎呀,这跟我没关系,反正我是不可能住在这种又破又烂的地方,你看这还是木质地板呢,跟我诞生的时代差不多,这次的封神使难道是乞丐不成?”

    沉鱼落雁十分嫌弃的踩了踩脚下的地板,又摸了摸墙壁,脸上的失望越来越重。

    从客房追出的杜修听到这番话顿时头疼起来,这位神明大人还没彻底搞清现在的情况呢,以为瓷砖才是富贵人家专用的物品,难道自己应该解释一下现在的复古潮流吗?

    “杜修,这是谁?”张可爱清醒过来之后,侧过身子朝杜修问道。

    杜修解释道:“这是沉鱼落雁,这段时间可能会住在——”

    “停!”

    陈渔扭身伸出白净的手掌,坚定无比的说道:“我是不会住在这里的,我想这应该是身份低微的穷人才会住的地方,让我住这种地方简直和封印我没什么区别,你就别想了。”

    杜修尴尬的张了张嘴巴,没想到陈渔的反响竟然这么激烈,看起来,这位神明大人以前应该是养尊处优的贵族。

    “沉鱼落雁……有点印象呢,你竟然把她拐到手了?不错嘛!”

    之前就说过,张可爱对待神明从没有应有的尊敬之意,此刻更是把自己刚才的光辉行为通通抛之脑后,闲庭信步的走到陈渔面前,观赏似的上下不停打量。

    光打量也就算了,张可爱还不断捏着下巴,呢喃道:“果然是超级大美人儿啊,长腿细腰,丰乳肥臀,啧啧,真是完美比例,还有这皮肤……我的天,天天泡牛奶浴也就这样子吧。”

    此时的张可爱笑容猥琐,简直像一位色眯眯的怪蜀黍,甚至还对陈渔的脸蛋伸出了调皮的手指。

    陈渔从刚才就很在意张可爱的行动了,现在看到那根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手指,马上就想到了不久前在小巷里遭受的屈辱折磨,顿时煞气横生,周身萦绕出淡淡光华,挡住张可爱的动作,同时对杜修道:“杜修,管好你的夫人。”

    “什么?”

    杜修吓得差点没跳出去,喝道:“什么夫人,她不是我夫人。”

    陈渔的表情微微变化,不过并没有太在意,改口道:“不是夫人,那就请你管好你的小妾,别对我动手动脚的。”

    这回,不用杜修说什么,张可爱已经勃然大怒,脑后长发无风自飘,硬生生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小妾——我看你才是小妾,找打!”

    说话间,张可爱猛然发难,对于神力的使用越发得心应手,凝聚着璀璨星光的手指穿透陈渔的神力保护。

    陈渔大惊失色,虽说神明之间能够感受到对方的气息,不过那是在使用神力的情况下,刚才的张可爱看起来就和寻常姑娘一般,对她而言自然毫无威胁。

    没想到对方竟然身怀神明,而且看起来并不弱,那根手指的轮廓在陈渔眼中越发清楚。

    嗡嗡!

    素手飞扬,陈渔的反应并不慢,左手托住张可爱的手臂向上抛去,右手从下方拍打过来,直奔腹部,由于两人的身高差距,陈渔的动作比起张可爱快了不少。

    不过张可爱到底是曾经得过市级武术大赛亚军的强悍少女,身子不退反进,看起来就像撞进了陈渔怀里,脚下精准的卡住位置,用自己的肩膀顶了过去。

    花姐在看到两人动手的瞬间就向后退去,杜修则是急的手忙脚乱,道:“花姐,你快想想办法啊。”

    “我?我想不出办法,没事的,打不了太久。”花姐很平静的看着面前的争斗。

    而事实正像花姐所说,这场突如其来的战斗结束的非常快速,并且是以张可爱的胜利告终,此刻陈渔的身上缚着浓浓的墨色锁链,不同的神力在进行抗争。

    张可爱以逸待劳,神力充沛,而陈渔刚才经历过战斗,再加上本身并不是以战斗见长的神明,失败是必然的。

    陈渔站在走廊动弹不得,气的玉颜变色,喊道:“小妾,快放了我。”

    张可爱气的脑袋发疼,夫人的称呼就算了,起码代表了自己的主角身份,小妾就是完全看不起自己了。几步走到陈渔面前,张可爱扬手就将那副墨镜摘了下来。

    一瞬间,有道耀眼的色彩绽放了出来,张可爱首当其冲,发丝乱舞,双眼睁圆,震惊的看着眼前人。

    这绝对是一张能够让所有女子心生嫉妒的脸庞!

    生活是俗世间,哪里有人能够免俗呢?张可爱不禁把自己和陈渔对比了起来,然后就觉得更加生气了,胸大就算了,为什么还有这么细的腰啊?还有这吹弹可破的皮肤,完美无瑕的五官……可恶啊!

    “真漂亮……”张可爱说着把墨镜重新戴了上去,她怕看着这张脸自己下不去手。

    果然,墨镜带上之后,尽管还是很美丽,不过冲击力弱了很多,张可爱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拍了拍陈渔的脸颊,道:“长得是漂亮,不过就是有点没脑子,更不会说话。”

    陈渔愣了愣,第二次了……这是第二次有人敢这么无礼的对待自己,难道今天是自己的不幸日?

    “告诉你啊,这里才不是什么身份低微的穷人住的地方,我们才不低微呢,还有,我不是小妾,我叫张可爱,这个家伙才不是我的夫君,只不过是我朋友而已。”

    陈渔狠狠咬着牙,道:“张可爱——我记住你了,还有你体内那个小家伙,现在赶快松开我。”

    “嘻嘻,就不,谁让你那么嚣张的,让你吃点苦头也好。”张可爱心满意足的拍了拍手,陈渔可受不了了,喊道:“杜修,这就是你所说的自由吗?让别人对我出手,哼,你比那些封神使还要卑劣。”

    杜修委屈的撇了撇嘴,他这次可是真的躺枪了,不过心里对张可爱的做法倒是有几分赞同。

    就在杜修准备让张可爱松开束缚的时候,花姐突然说道:“我听到有人在推门——”

    杜修神色一紧,连忙集中精神,身体强化之后,他的听觉提高了许多,果然听到了楼下轻微的脚步声,心中大惊,难道是顾客?还是别的人?

    “我下楼看看——”杜修低声说道,然后就轻手轻脚地朝着楼梯口走去。

    空气在此刻似乎凝结了起来,正当杜修走到楼梯的拐角处,马上能看到楼下的情况时,陈渔突然说道:“你们干嘛都闭上嘴巴?”

    话音刚落,杜修便听见楼下的脚步声变得急促起来,正朝着这里赶来。

    瞬息之间,那人的模样就出现在杜修眼中,看清对方之后,杜修惊呼出声,喊道:“懦弱男?”

    此刻出现在杂货铺的不是别人,就是不久前离开了水楠街的洛诺蓝,杜修看到她的瞬间就明白情况不对,决不能让她看到陈渔的存在。

    “你喊什么呢?”洛诺蓝的表情凌厉无比,气势汹汹的冲过来,道:“杜修,你果然和那女人有关系,我听到她的声音了,这下看你们往哪里跑。”

    危机时刻,杜修一边对着楼上使劲挥手,想让张可爱把陈渔藏起来,一边拦住洛诺蓝的动作,不能让她上楼。

    “洛诺蓝,你干嘛?”杜修站在楼梯间定神喊道。

    “闪开,杜修,你这是窝藏罪犯,相当于帮凶,我早就觉得你这家伙有古怪,果然没猜错。”洛诺蓝把中午受到的所有不快都表现在了行动上,短裤下的双腿健美白皙,直接冲到了杜修面前。

    唰!

    眼看杜修不肯闪开,洛诺蓝双眼微凝,出手迅速,直接扣住杜修的肩膀和手腕,施展出了自己最熟悉的擒拿手。

    杜修没想到洛诺蓝竟然真的不停下来,也没想到她的擒拿手竟然这么熟练老道,大惊之下身子歪了过去,整只右臂都无法自由活动。

    不过现在的杜修和以前大不相同,脑海空空,但是身体已经自然做出了反应,顺着洛诺蓝用力的方向直接在原地将身体腾空翻转,扣住肩膀的手顿时滑落。

    洛诺蓝虽然有些惊讶,不过现在的她更想看到陈渔,不管不顾朝着楼上跑去。

    杜修当然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咬牙握住洛诺蓝的手臂,用力将她扯了下来,下一刻,洛诺蓝的身子撞在了杜修身上,巨大的冲击力让杜修的身体失去了平衡,朝着后方栽去。

    嘭嘭!

    杜修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后背疼痛无比,仿佛骨头架子都快散掉了,而且身上似乎还压着什么重物,让他有点喘不上气。

    现在的情况和洛诺蓝初次碰到陈渔时相同,杜修在下充当肉垫,而洛诺蓝则双腿岔开坐在杜修胸口。

    幸亏洛诺蓝穿的是背带裤,还不至于让情况看起来这么糟糕,不过即便是这样,连续发生两次这种事情,仍旧让洛诺蓝觉得丢脸无比,原本因受惊而苍白的脸庞变得通红不止。

    顾不上其他,洛诺蓝红着脸继续往楼上跑,受了这么大的苦,必须要有所收获。

    杜修揉着自己的腰背龇牙咧嘴的跟在后面,上了二楼,张可爱一脸淡定的从卧室内走出,惊奇道:“洛诺蓝,你怎么在这?”

    洛诺蓝皱起眉毛,盯着张可爱,问道:“你把人藏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