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八章好奇宝宝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2本章字数:3170字

    天地清明,一切归于平静!

    当身形巨大化之后的小熊猫张口吞下了神明的时候,从天宇之上垂落的净莲业火便倏然碎落,圣洁无瑕的花瓣在空中飘荡,化解着神明留下的浓郁戾气。

    与此同时,那尊困住张可爱的火炉也化于无形,玄妙的青色火焰抗拒着挣扎着,最终还是不甘的钻进了小熊猫体内。

    “呼,差点把我闷死,感觉把我这辈子的所有汗水都流光了……”

    张可爱的身影伴随着淡绿色的光彩显化出来,肌肤通红,大汗淋漓,就像是刚从蒸笼里取出来的阳澄湖大闸蟹,杜修甚至觉得再过几分钟估计就有肉香散发出来了。

    “封印……完成了吗?”张可爱出来之后马上站到离小熊猫很远的位置,问道。

    杜修摇了摇头,他对此并不清楚,刚才的行动虽然是由他催动,但那更像是本能反应,此刻看着体内不断有青光浮现的小熊猫,他心中起伏不定,真的能封印成功吗?

    半分钟之后,小熊猫的体型在逐渐缩小,体表的那些光芒也越发暗淡,就在这时,杜修听到了一句充满不甘与愤怒的呐喊:“我本为神,奈何成奴——”

    杜修和张可爱都忍不住身体轻颤,胜利时的喜悦与快乐顿时削减了大半,反倒觉得内心沉重起来。

    至此,杜修的首次封印顺利结束,尽管这期间出现了很多变数,让他清晰感觉到了封神之战的艰难,不过也让他有了几分信心,毕竟他并非只有武力镇压这一种途径。

    “封神成功,从现在起你就可以自由使用‘炉火纯青’的力量,不过使用时对你的精神负担很大,慎用!”

    小熊猫重新恢复了迷你身材,浑然没有了刚才的霸道凶猛,杜修将它抱起,透过柔软的毛发,可以感觉到那股神火独有的炙热气息,算上附身体内的神秘神明,杜修已经可以使用两位神明的力量,战斗力大增。

    “造化池水已经上涨了,你的体魄与灵魂也将变得愈发强健,只是距离满溢的程度还有很远,往后的日子里还有更多神明需要封印,你自己做好心理准备。”

    杜修点了点头,然后低头看着已经昏迷过去的杨克,问道:“那他呢,该怎么办?”

    “吊在树上用鞭子抽他,谁让他之前那么嚣张的,该打!”张可爱眼神发亮的说道。

    “我可以将关于神明的记忆从他脑海中消除,只留下零碎的片段,他以后应该对你很畏惧,至于处理的办法……你自己想吧,我该休息了。”说着,小熊猫的身体逐渐转为透明,飞进了杜修体内。

    张可爱从旁边走过来,看着昏迷的杨克,面色凝重带有几分忧愁,忽地说道:“我也有这样的一天吗?”

    杜修问道:“你说什么?”

    “唔,我在说是不是该把这家伙扔到臭水沟里。”

    “这、还是算了吧,你没看到他眼眶都让我打紫了,还是赶紧回去吧,天都快黑了!”

    两人拖着杨克朝体育馆方向走去,此刻正巧是社团解散的时间,过往的学生不少,两人看准时机把杨克放在了路边的长椅上,这样就不用担心没人发现他了。

    做完这些之后,杜修连忙跑回图书馆,周辉还在帮他值班呢。

    当得知杜修真的赢了杨克之后,周辉的两只眼睛都放出了野狼般的色彩,扬言下期的校报头条由他承包了。

    杜修的心情也相当不错,不止是因为收获了新的神明,更因为对杨克的打击,相信经过刚才的事情,孙明浩应该不敢再跟自己作对,那么在下个月之前把丢掉的分数追回来并不是不可能。

    而能够在评选中胜出,意味着杜修有权利收走洛诺蓝体内的神明,虽然他觉得把‘琴棋书画’留下也没什么问题,不过那场赌约他渴望获胜,想好好杀一杀洛诺蓝的傲气。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杜修和张可爱并肩朝着绿荫区方向前进,当两人走到拐角处那颗大柳树旁边时,洛诺蓝忽地从旁边跳了出来。

    “呜哇,你是土行孙啊,别突然钻出现吓人行不行?”张可爱拍打着胸口抱怨道。

    洛诺蓝双手提着包,身体微微前倾盯住杜修,眼神锐利,试问道:“你们俩刚才……是不是碰到别的神明了?”

    杜修稍微有些惊讶,他从没有把杨克身具神明的事情告诉外人,张可爱也觉得有点古怪,问道:“谁说的,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洛诺蓝站直身子,刻意在张可爱面前扬起头,斜睨道:“不用谁说,我虽然还没有尝试过继承神通,可是神力反应我还能察觉到,你们骗不了我,所以还是说实话吧。”

    杜修环视周围的环境,幸亏这里没有什么人,再看洛诺蓝的表情不禁有点头疼。

    这位校花平日里虽然有点刁蛮傲慢,但那也是魅力的体现,真正让人无奈的是那股远超常人的好奇心。

    若没有这股好奇心,杜修也不至于和她出现多次摩擦,现在对方显然是打算打破砂锅问到底了,无奈之下,杜修只能点头道:“算你说对了,我们确实和神明发生了冲突。”

    “对方是什么人?学生还是老师?”

    “……学生!”

    “现在的神明也都喜欢挑年轻的啊!”洛诺蓝小声嘀咕了两句,继续追问:“那你们发生冲突之后呢?是不是打起来了?我只能感觉到神力反应,强弱都感觉不出来,但是当时有股让我让我很恐慌的东西出现,是什么啊?”

    杜修为难的扶着额头,张可爱在旁边抖着腿道:“你的问题可真多啊。”

    “不行吗?我也是有神明的人,有权利了解发生了什么。”

    “哼,连神通都没继承,你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想不想知道神力用起来是什么感觉,我可以告诉你哦!”

    洛诺蓝表情不快的皱着眉头,作为家世优渥才貌兼备的天之骄女,她很少有什么不甘的心情,可是神明的力量是她渴望但又无法触及的遥远地带,而造成这一原因的,就是杜修。

    心中把所有不满和怨气都撒在杜修身上,洛诺蓝横眼瞪过去:“都怪你,非要和我打什么赌,害我到现在都没体验过神通的用法。”

    “这不怪我吧,谁让你找我的麻烦,我也不是没有脾气的人,而且你不是对自己很有信心吗?”

    “我找你的麻烦也是因为你之前对我的态度有问题,我可是女孩子,你就不能对我温柔点吗?”

    两人互相指责着对方的不对,旁边的张可爱越看越觉得情况有古怪,为什么……自己头上在微微发亮呢?电灯泡不该是洛诺蓝吗?

    “我说,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再啰嗦就把你们都扔进河里,闭嘴!”张可爱的咆哮让两人表情一窘,不再争辩。

    “杜修,我们回家!”

    说着,张可爱就拉着杜修继续前进,洛诺蓝愣了愣,连忙小跑着追了上来:“喂,等等我呀,你们还没告诉我具体发生了什么呢?”

    “你烦不烦啊,没看到都快天黑了吗?你不用回家吃饭吗?”

    “谢谢关心,但是我不饿,而且我正巧想到绿荫区的派出所找童叔叔,大家既然顺路,那就说些什么打发时间呗!”

    “我跟你没话说!”

    “那你就乖乖闭嘴不就行了,我只想知道你们碰到神明之后发生了什么,还有对方是什么神?厉害吗?”

    不得不说,当洛诺蓝的好奇值达到巅峰时,能够造成比往日更大的麻烦,这下,杜修实在不得不把实情说出来。

    没过太久,三人便走到了绿荫区,洛诺蓝还在消化杜修刚才所说的事情,呢喃道:“竟然把神明封印了,没想到神约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量,那我是不是不能反悔了?”

    “也不是,只要你可以承受住业火降临的痛苦就行。”

    “你这话是该对一位漂亮学姐说得吗?简直没有一点绅士气度,为什么偏偏选你当封神使呢?”

    抱怨之后,洛诺蓝瞄了杜修几眼,轻声道:“喂,我那天和你说的事情,你到底帮不帮忙?”

    “不是应该由你考虑吗?你愿意付出代价我就可以当作视而不见。”

    “喂喂喂,你们俩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的话题?”张可爱突然插到两人之间,像是保护小鸡仔的老母鸡般把杜修挡在身后,眯起眼睛看着洛诺蓝,问道:“你想让杜修帮什么忙?”

    “我想用神明的力量,可是又担心他出现封印我,说起来就让人生气,为什么大家都是神明附体,你简直和神明本尊一样,我却到现在也没有用过神力,这不公平!”

    洛诺蓝说着又觉得心中烦闷恼怒,咬紧唇瓣瞪着杜修,张可爱倒因此开心了不少,嬉笑道:“因为你没有我这么优秀啊,真可惜,身怀重宝而不能用。”

    “哼,有什么可得意的!”洛诺蓝酸溜溜的看着张可爱,撇嘴道:“杜修,我可以帮你搞定花姐的身份问题,这下,你愿意让我用神通了吗?”

    杜修霍地停下脚步,震惊道:“你没骗我?”

    “我应该没有骗你的先例吧,你问话问得太没有礼貌了,虽然过程有点麻烦,但还是能办得下来,你现在满意了吧?”

    杜修点点头:“那真是谢谢你了,我可以当做没察觉到,但是,只有这一次!”

    “哼,过了这次你再想要挟我也就没门了,我是不可能输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