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女子难猜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2本章字数:3136字

    盛夏的蝉声响亮高亢,绿林中凉风过境,一道充满了惊讶的轻悦声音响起:“什么?”

    杜修看了眼睁大眼睛的洛诺蓝,正色道:“你没有神明附体,本身也没有学过围棋,而裴天路可是两段围棋手,根本没有赢的可能,既然我们俩都不想让他继续得意下去,那就让我替你出赛,打败他!”

    洛诺蓝只觉得内心有阵暖风吹过,失去神明的痛苦和悲伤减轻了几分,只是感动归感动,她的理智并没有丧失,问道:“难道,你学过围棋吗?”

    “没有!”

    “那你替我出赛有什么用?围棋可是不讲运气的,高低差距太多根本没法赢,你该不是为了安慰我才这样说的吧……”洛诺蓝郁郁不乐的板着脸。

    杜修笑道:“原来你也不是什么时候都那么聪明啊,我是没学过围棋,不过——我有神明的力量啊!”

    “神明……什么神?”

    “法相神‘炉火纯青’,拥有淬炼并提升世间百万法的强大神通,技艺登峰造极,我想有这样的神明帮忙,想赢下来并不是什么难事吧。”

    洛诺蓝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兴奋道:“这样看来,一定可以赢!”

    杜修点了点头,问道:“现在的问题是,我替你出赛,举办方那边不会说什么吗?”

    “这点你放心,这次的比赛根本就没有选手名单,是由学校自己选择,从某种角度而言,派出的比赛选手都是校内水平最高的人,所以才能影响到声誉面子,你没看那些学生会长身边都带着人嘛!”

    杜修这才了然,不由得庆幸起来,若是自己前天没有封印神明,这次也就绝对无法解决眼前的问题了!

    “谢谢你,原来你也不是那么小气和刻薄的人,算我以前误会你了。”洛诺蓝睁着两只乌黑圆润的眼睛,颇有些害羞的说道,苍白脸颊飞上两朵鲜红。

    杜修阴阳怪气的说道:“那我还真是该谢天谢地,你终于把对我的误解澄清了,所以说,以后还是稍微改改你的大小姐脾气吧。”

    洛诺蓝的脸色马上沉了下来,哼道:“当我刚才的话没说,你还是很讨厌。”

    杜修没有再继续辩论,问道:“你还能坚持吗?我觉得你还是别逞强了,神明离体对灵魂的伤害不轻,你又是女孩子,不行的话就跟石老师去医院检查检查,我一定帮你打败他。”

    洛诺蓝平静的摇摇头:“不,我不走,你刚才有句话说对了,我可是女孩子。那么记仇就是应该的,我早就想把那恶心的家伙狠狠踩在脚下了,必须留在这里亲眼看到他变成丧家之犬的模样。”

    杜修叹了口气,背对着洛诺蓝弯下腰,说道:“那就走吧。”

    “你、你干嘛?”

    “当然是背你啊,你连站着都在打颤,放心,我什么便宜都不会占。”

    洛诺蓝抿着嘴角,手心突然变得湿热起来,心跳也没来由得加速着,犹豫了片刻,脚下虚浮着走了过去,双手搭在杜修的肩上,轻声道:“那就麻烦你了,谢谢!”

    说着,洛诺蓝跳了上去,双手紧紧扣着杜修的肩膀,借此让自己有几分力气不让胸膛贴在他的后背上。

    杜修对此毫无感觉,双手扶住洛诺蓝的腿部,大步朝前走去,内心里则是默默问道:“你之前说的问题是什么?难道我使用神通还没办法赢得比赛?”

    小熊猫叹了口气:“这倒不是,神通当然有着无与伦比的奇妙力量,只是,炉火纯青在这场比赛可能没办法那么快的发挥作用。”

    “为什么?”

    “炉火纯青拥有着让技术达到巅峰的能力,不过前提是你必须懂得那门技术,一个根本没碰到毛笔的人,哪怕有这样的神通,也无法立刻写出名家大作,需要时间提升,而你——对围棋了解多少?”

    杜修沉声道:“我懂得基本规则,还有输赢判定的方法,还不够吗?”

    “差得太远了,你基本是白丁水平,炉火纯青虽然可以提高你的技术,但是需要时间,所以你必须坚持到棋艺飞速增长的时候,不然,没法赢!”

    杜修沉默下来,他理解了小熊猫的话,炉火纯青虽然厉害,不过对能力的提升是从一到一百;而‘琴棋书画’则是直接从零到一百。

    两者都能达到技术的巅峰,区别就在于使用者是否具有那关键的“一”!

    换句话说,两者的区别在于即时型和过渡型,杜修想要真正把神明的作用发挥出来,需要时间积累那宝贵的“一”,就看他能否在裴天路手下坚持那么长时间了。

    “那个,你怎么不说话?很累吗?”耳边有微风吹过,轻柔的话语让人浑身发麻。

    杜修感觉自己内心的湖水似乎溅起了圈圈涟漪,目视前方说道:“不累,我只是在想些事情。”

    “哦,我还以为是我很重呢。”

    “这时候我是不是该说‘一点也不重,很轻呢’才是正确答案?”

    “没有前半句的话勉强算是吧。”洛诺蓝撇了撇嘴,若有所思的说道:“那个,我把神明弄丢了,那我们俩之间的那个赌约该怎么办?”

    杜修道:“赌约之中有神力存在,既然你体内没有了神明,这约定也就自然作废了。”

    “这样啊……我还以为神使肯定很难碰到,没想到还没体验神通就让人封印了,那我之前在你那受过的气不就都毫无作用了吗?”说着,洛诺蓝就觉得满心委屈幽怨,用力捶打杜修的肩膀。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神使的职责就是封印神明,看到了目标自然下手迅速。”

    “那我以后是不是就再也不可能使用神力了?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张可爱可以一直继承神通而且还没人找她麻烦,我只不过是想让自己体验一下都不行。”

    “你就别抱怨了,只能说你的运气不太好。”

    洛诺蓝狠狠锤着杜修的后背,喊道:“停下停下,不用你背了,我自己下来走。”

    “自己走,你能行吗?”

    “你管我行不行呢?再跟你这种没有风度的木头待在一起早晚得气死,快放我下来,烦死了!”

    杜修搞不懂洛诺蓝刚才还显得很顺从,突然间这是发什么神经,无奈的蹲下身子,洛诺蓝脚下晃动着跳了下来,踉踉跄跄的朝前走去,口中不断嘟囔道:“什么人嘛,这时候就不能对我更温柔更亲切点吗?连句安慰的话也没有,死人,魂淡——”

    杜修不明白是自己哪句话说错了,表情郁闷的跟在洛诺蓝身后,幸亏这里距离场地已经不远,很快就看到了石雅。

    第四场比赛早在几分钟之前就结束了,现在大家都在等待着立树和白鹿的比赛,石雅大步走了过来,问道:“比赛马上就开始了,你确定自己真的没问题?”

    洛诺蓝虽然很想赌气的自己出赛,可是一看到不远处裴天路那副虚伪假意的笑容,顿时觉得杜修顺眼多了,对着他哼道:“该你出场了,赢了是本分,输了……你就把自己吊死吧。”

    石雅惊愕的看着两人,杜修正色道:“石老师,这次的比赛由我参加,我一定为立树争光,请您放心。”

    “这、你们俩——”石雅左右为难的看了看两人,最后认真看着杜修,语气柔和道:“尽力而为,不要给自己太大的负担,加油!”

    杜修点了点头,然后便朝着场地内走去,青石板垒成的方桌上摆着木质棋盘,横竖各有十九道直线将棋盘分割开来,

    像是布满罗网的夜空,横竖直线交错点俗称星位,共有三百六十一处,冥冥中暗合天意。

    棋盘对角放着装有黑白二子的棋罐,裴天路站在石桌旁,微笑道:“难道洛会长害怕了吗?”

    杜修扫过旁边的棋盘,心中忐忑不定,嘴上不肯落下风,淡然道:“的确有点怕,害怕跟你下棋使自己水平降低,所以只能让我这个棋力浅薄的学徒出面。”

    听得此话的洛诺蓝表情有所好转,哼道:“还算你会说话,一定打的他落花流水。”

    比赛就此开始,裴天路尚未说话,杜修气势豪迈的说道:“你执黑子先行。”

    裴天路的笑容消失不见,他对自己的棋艺相当有信心,而对方竟然敢以弱者的身份看他,这让他不能容忍,默默坐在黑子方向,摘下罐顶,持子似摘花,落手迅速果断。

    起手下天元!

    所谓天元,也就是棋盘最中间的星位,也是棋盘上最为独特的地方,因为除天元之外,棋盘上的所有星位都能找到与之相应的对称点,只有它是唯一的非对称点。

    杜修坐在裴天路对面,心中泛起了嘀咕,他对围棋的了解甚少,可是也明白这跟五子棋相差甚大,起手下天元虽然不能说是毫无章法的举动,可起码不再传统的起手式当中。

    起手天元,经常出现在模仿棋身上,意思就是对方落一子,你就在对称的地方落子,从而让对手无法猜到你真正的意图,心中慌乱自然就容易出错。

    这在围棋当中是一种很大胆的招式布局,杜修没想到裴天路竟然想对自己用模仿棋,心中不禁发笑——这下你可找错对手了!

    果然,当杜修落子七次之后,裴天路就大惊失色,就连旁边的裁判也皱起了眉头,惊疑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