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七章烧山火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2本章字数:3196字

    看着石雅似笑非笑的表情,洛诺蓝神色尴尬的僵在原地,笑声变得干涩无比:“哈哈,是、是吗?这我可不太清楚,明天回学校之后一定好好训斥那些家伙,真是的——怎么能给老师起外号呢!”

    杜修难得看到洛诺蓝吃瘪,站在旁边忍俊不禁,不得不说,石大魔王名不虚传!

    石雅也并未真的计较此事,看了看时间,问道:“马上就到中午了,周末路上容易堵车,我们得快点走,你们俩有什么想吃的料理吗?不用考虑价钱,随便说!”

    “真的啊?那我们就吃湘菜吧,杜修,你说呢?”

    “我没意见!”

    “那就这么决定了,湘菜……嗯,我倒是有不错的地方,走吧!”

    阳光温热,天气清爽,三人的心情都很不错,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公园,坐上那辆外观沉稳霸气的黑色吉普,石雅系上安全带,道:“估计有十几分钟的路程,饿了渴了后面有水和面包。”

    “石老师,原来你这么细心温柔啊,平常在学校里可看不出来。”洛诺蓝笑着揶揄道,杜修也深有同感。

    石雅笑而不语,戴上黑色墨镜,启动车子,动作流畅的踩下油门,车子轰然窜了出去,速度快得让人心慌,直到开上公路才恢复正常速度,后座上歪七扭八的两人乖乖坐好,闭上了嘴巴——下结论下得太早了!

    杜修撑着下巴看向窗外,远离刚才的比赛之后,他心中不由得思考其关于神使的事情,封印了神明的人是谁?

    难道是偷书贼吗?

    那家伙狡猾嚣张又心狠,诡计多端,而且对神明之间的事情格外了解,可能性最大,当然也有可能是他未曾见过的神使出手了。

    “喂,刚才第三局比赛开始之前,裴天路跟你说什么了?”旁边的洛诺蓝捅了捅杜修的肩膀,问道。

    杜修回过神,迟疑了片刻后笑道:“没说什么啊,无非就是放了几句狠话,我当然不能落了下风,所以就痛快的回击了过去,是不是显得很有魄力?”

    洛诺蓝翻了个白眼:“白痴,你骗人的方法太差了,让我教你两手,以后说谎的时候不要突然改变表情和语气,这是内心底气不足的表现,所以你还是乖乖说真话吧,是不是他在说我的坏话?”

    杜修顿时哑然,忘了这位校花的洞察力和分析能力十分敏锐,无奈的点了点头!

    洛诺蓝眯着眼睛,狠狠道:“果然和我猜得没错,三年过去了,他人渣的程度比以往更深了,简直是人渣中的极品,幸亏你这次赢得很痛快,让我出了口恶气,呼——谢谢了!”

    “呃,虽然这次赢了,不过你不担心他以后找你麻烦吗?”

    洛诺蓝闻言笑的灿烂无比,双眼弯弯,语调轻快道:“我从来都不怕麻烦,那样的家伙是做不出什么大事的,而且,我不是还可以找你吗?”

    杜修看着洛诺蓝的笑容,感觉有只无形的飞箭穿过了心房,让他心跳加速面色泛红,慌乱的转过头,继续盯着窗外,只是这次是半点风景也看不进去。

    在沉默之中,车子停在了路边,石雅解开安全带道:“到地方了,希望你们俩等会能受得了!”

    杜修和洛诺蓝心中生出疑惑,跟着石雅下车,眼前的饭店门面开阔,装潢大气,门廊和牌匾都是以红色为主,上书飘逸行楷,看上去就像是几朵跳动燃烧的火苗,名叫——火上烧!

    “这名字……还真是通俗易懂啊!”洛诺蓝感慨着。

    “这地方我以前经常和朋友过来,味道很正宗!”说着,石雅已经推门朝内走去,两人紧跟在后。

    店内的环境同样呈现出强烈的视觉冲击感,赤红色的墙漆上点缀金色雕饰,听说红色可以激起人们内心隐藏的食欲,果然,杜修已经在悄悄咽着口水了。

    此时刚到中午,店内只有两三桌的客人,不过饭香浓郁勾人馋虫,三人还未落座,只见一位年约四十的中年女子面色欣喜的走了过来,亲切的喊道:“石雅,你可是有很长时间都没和朋友过来了啊,该不是忘了我吧?”

    石雅的表情虽然说不上热情饱满,不过比在学校时温和了许多,带着笑意道:“陈姨,您说的哪里话,只是最近朋友们无法脱身,我又工作太忙,实在抽不出空,还请您见谅!”

    陈姨沉声道:“再忙也不能忘了吃饭,别仗着年轻就亏待身体,以后天天到陈姨这,保你吃得白白胖胖!”

    石雅颇有几分无奈的点了点头,洛诺蓝掩着嘴巴,揶揄道:“我倒是很想看看石老师白白胖胖的模样,一定比现在更能吸引眼球,你说呢?”

    杜修本想点头赞同,恰逢石雅斜视过来,马上闭紧了嘴巴,乖巧似宝宝!

    “陈姨,今天还得麻烦你亲自下厨了!”

    陈姨扫了眼洛诺蓝和杜修,笑道:“不麻烦不麻烦,我就喜欢给你下厨,换了别人啊,请我做饭我也不做,这两位是你的学生吧?真可爱,以后常到陈姨这来,天天给你们做好吃的。”

    说着,陈姨便揉捏着两人的脸蛋,显得格外慈爱。

    闲聊过之后,三人坐在了大厅朝内的位置,洛诺蓝笑着问道:“石老师,你和这位老板娘还挺熟悉的嘛,该不是把你当成儿媳妇了吧?”

    杜修惊讶于洛诺蓝的大胆,不过石雅对这样的话倒是毫无在意,淡然道:“会吗?我看起来应该不是那种贤惠的类型吧,像我这样强势的性格很难和人相处,不然也不至于现在还没有结婚。”

    洛诺蓝感觉自己像是无意间提到了什么伤人的地方,连忙道:“哪有,我就觉得石老师的魅力值很高,都是那些男人太过软弱,对吧,杜修!”

    杜修哪里敢在这种话题上松懈,认真点头:“对对,一定是这样。”

    石雅看着两人,笑道:“看你们俩的样子,我像是那种急着结婚成家的人吗?放轻松点,在校外不用那么拘束,既然到了这家店,那就玩点游戏吧!”

    “游戏?”两人问道。

    “嗯,这是我以前常玩的游戏,是划拳的其它形式,不过输了的惩罚不是喝酒,而是吃菜!”

    “吃菜也算惩罚吗?”

    石雅忽地神秘一笑:“在别的饭店可能不算,但是在这里就不同了,等菜上来之后你们就明白了,到时你们再决定玩不玩这游戏。”

    两人面面相觑,都感觉到了几分危险,十几分钟后,陆续有饭菜端了上来,香味扑鼻,色彩鲜艳,只是看着就让人有种大快朵颐的感觉。

    香酥鸭、牛腩煲、剁椒鱼头、小龙虾、炒包菜……

    有荤有素,有香有辣,再配上香喷喷热腾腾的米饭,杜修和洛诺蓝都是双眼放光,等待着动筷的时机,而石雅则保持着清淡笑容,忽地,空气中有股浓烈灼热的气息散发了出来。

    光是闻到那气味,杜修就有股头皮发麻,舌底生津的感觉,就像是刚吃下一个新鲜的朝天椒。

    陈姨亲自端着这盘引人注目的菜肴上来,当它放在桌上以后,杜修甚至觉得这是团燃烧着的火焰,让他的身体发热,额头渐渐有汗珠冒出。

    素白的盘子上只有鲜艳的红色,带着有几分油腻的红汤,水润光亮的小辣椒,还有火红色的鲤鱼。

    “这是本店的压轴菜,也是我自己想出的菜品,名叫烧山火,你们可千万小心品尝,量力而行,免得伤到肠胃!”陈姨善意提醒道。

    “这、这是辣椒宴吧……真的能吃吗?”洛诺蓝双眼发直,问道。

    石雅笑道:“当然可以吃了,而且味道相当不错,是我每次必点的菜,现在菜已经上齐了,游戏输了的惩罚就是吃这道烧山火,份量不多,每次只一勺,你们俩要玩吗?”

    洛诺蓝看了看杜修,心中有些畏惧,但也有些好奇,兴奋道:“当然要玩,这样才算周末嘛,石老师,你输了也不能免除惩罚哦!”

    “当然,而且我作为老师,输了的话惩罚双倍,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能力了。”

    于是,大家便动起了筷子,品尝面前的美味佳肴,这几道菜做的都相当出色,味道偏辣,不过并不让人觉得难以下咽,只有深深的爽快感,浑身畅通。

    很快,几道菜就已经吃得差不多了,石雅说清楚游戏的规则之后,这场师生之间的较量就开始了。

    第一轮,石雅开局,喊出数字的同时手上做出动作,洛诺蓝则紧随其后,需要喊出数字的倍数并完成手势,杜修是第三人,他虽然喊对了数字,但是手势稍微出了差错。

    “出错了,那就受罚吧——”

    杜修用力吞了口口述,心情忐忑无比,没想到自己首轮比赛就输了,深深吸了几口气,面色凝重的把筷子伸了出去,鱼肉细腻新鲜,放在面前就能闻到那股浓郁的香味。

    石雅笑着看杜修把鱼肉送进嘴里,手中轻轻把倒好的水杯推了过去。

    只见杜修突然睁大了眼睛,刚才还健康的面色顿时变得通红不止,汗水从额头中疯狂冲出,那种感觉,就像……就像身体浸泡在了辣椒水当中,杜修只觉得自己眼泪都快出来了,偏偏那味道传递的非常快速,随着顺滑的鱼肉掉进肚中,让身体成为了火炉。

    咕嘟咕嘟!

    杜修一把抓起水杯饮尽,这才感觉那股浓烈的麻辣感觉减轻了几分,只是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嘴唇的存在!

    “不错的开局,我们继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