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二章美丽又狡猾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3本章字数:3184字

    “一千万!”

    这道淡然平静的声音打断了吴老先生的话,也让现场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只见吴老先生眯着的双眼悄然睁开,其中精光闪烁,并未因这样的不礼之举而恼怒,反而生出了浓浓兴趣,顺着声源地望去,同时也有不少客人回头看去。

    瞿夫人就站在那里,轻轻举起的素白手掌证明了刚才的发言者就是她!

    在瞿夫人身边,霍倾凤面无表情的站着,没有因身边亲人的举动而惊讶或欢喜,也没有因为身处于视线当中而惶恐,只是迎着那些视线微微鞠躬,展示着身为贵族应有的风范礼仪!

    现场诸人对这样的形势各有看法,有人退却,不敢轻易与瞿夫人相争,也有人谨慎,打算静观其变。

    当然,也有人不屑,人群中,一位中年男子恨恨盯着瞿夫人那张高贵端庄的美丽脸庞,森然出口:“哪里出来的无礼之徒,竟敢打断吴老先生的话,把这里当成自家登不得台面的饭局了吗?”

    说话的中年男子名叫汪海,旗下产业与瞿夫人的集团有所冲突,并且在不久前亏了不少利益,自然怀恨在心。

    这种商界的呛声争吵历来都备受关注,现场有不少人都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就连吴老先生也面带微笑的站在原地,有些期待接下来的发展。

    面对指责,瞿夫人面无所动,美丽风采依旧,冰冷的双眼看去,问道:“你是何人?”

    无视!

    这样的举动使得汪海更加恼怒,胸膛挺直,哼道:“蛮横无礼的愚妇,实在卑贱,在下汪海!”

    “汪海?”

    瞿夫人笑问道:“这么说来,你不姓吴?”

    “你是傻子不成,我姓汪,自然不姓吴。”

    “既不是吴家人,为何管吴家事?”瞿夫人的声音陡然拔高,变得尖锐甚至刺耳,那股本就漠然的气势变得强硬凶狠,口中似有锋利宝剑,又似有冰霜风雪。

    “妾身初见先生,心情感慨,激动万分,一时不察失了礼数,实属罪过,先生若有严惩痛罚,妾身决无异议,可你——你是何人?竟敢肆意揣测先生所想,代先生行事?你眼中可有尊卑之分,还是说早有所图?”

    瞿夫人这一番话说得汪海哑口无言,面色僵硬,只觉得仿佛有顶重逾千斤的帽子扣在了自己头上。

    回身望去,只见吴老先生表情难测,似有笑意,汪海忙道:“胡言乱语,血口喷人,我岂敢代先生行事,更无其它所图,只是心中对先生敬畏有加,一时冲动,还请先生见谅!”

    说着,汪海连忙冲吴老先生深深鞠躬,额头汗珠密布,心情忐忑不定!

    上流社会就像一道长长的阶梯,一层压一层,谁也别想逃出这样的束缚,汪海在江城不算最顶尖的那批人,可也不算差,只是他没有胆量违背这无形之中的压迫,只得以这样的姿态祈求挽回局面。

    在场者看着汪海的举动,笑容都有所收敛,眼角瞥向瞿夫人时则再度增添了几分忌惮!

    疯狂又狡猾,不可招惹!

    片刻的沉默之后,吴老先生笑道:“这是作何?老夫可从未有过丝毫恼怒,在场者皆是贵客,那些俗礼不必在意,这位小友请起,老夫真是惶恐不及啊!”

    汪海这才心慌意乱的直起身子,恭敬道:“先生仁慈,汪某感激不尽。”

    “这是哪里话,该是老夫感谢在场的各位贵客,刚才这位漂亮的女士出价一千万,实在让老夫大开眼界,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啊,可还有哪位贵客愿意出价?”

    汪海不敢有丝毫耽误,连忙道:“晚辈不才,愿出价一千一百万!”

    无形之中,现场似乎又回到了正常情况,灯光暗影下的远处,李家老先生看着瞿夫人的背影,抚摸胡须道:“了不得啊,霍家这位儿媳妇,以前只听人言其疯,心中不以为然,今日一见果然厉害,霍家有她,实乃大幸!”

    李轻文的目光也停留在了瞿夫人身上,低声道:“爷爷,您说瞿夫人刚才是无意而为,还是早有计划?”

    “这可不好说,以她的聪慧,有可能是故意为了吸引老家伙的注意力才提前出口,至于刚才那番祸水东引的话,不像是刻意,不过也说不准,有意思……”

    前方,汪海报价刚过,瞿夫人便言:“妾身难忍心中惊喜,以致失了礼数,冲撞了先生,还请先生留下补偿机会,妾身出价——一千四百万!”

    现场已经有淡淡的讨论声响起了,那些年轻人不免对瞿夫人充满了惊讶,这价钱几乎是翻了三倍啊。

    吴老先生也不禁再看了瞿夫人几眼,心中赞赏有加,眼看此状,汪海越发惶恐,虽然此时的价钱已经让他有点肉疼,可是只要能挽回刚才的失败,就算是打掉牙齿往肚子咽也必须得忍!

    “汪某出价……一千五百万!”

    现场诸人已经看懂了眼前形势,这匹三彩马的得主就在两人之间,而且理由让外人无法插手,现在就看到底是谁能够更胜一筹了,不过就在这时,瞿夫人竟然退缩了。

    “还请先生见谅,妾身囊中羞涩,无力加价,不过愿出一千万善款资助先生的慈善大业,以表歉意!”

    大家的视线齐唰唰放在了瞿夫人身上,有人惊讶,有人不解,还有人反应够快已经看出了门道,露出笑容,吴老先生愣了愣,随后便笑了起来。

    “这么说来,倒是老夫占了莫大便宜啊,可还有哪位贵客出价?”

    陆陆续续,大家都已经反应了过来,面带笑容的看着吴老先生,偶尔看向脸色铁青的汪海则充满了同情和嘲讽。

    “哈哈,了不得啊了不得,看来我还是低估霍家这儿媳妇的本事了,我现在倒是可以确定刚才的那番言语是她临时起意,不过能在这么短暂的时间设局引人走进,最后还能在无形之中为那老家伙做成一笔大生意,聪明,不,狡猾之极!”

    后方的李家老先生不住大笑,显得极其开心,李轻文的冰冷表情也有露出几分笑意。

    “一石二,不,一石三鸟,提高了自己的关注度,打压了竞争对手,还在吴老先生那里落得一个不错的印象,虽说那匹三彩马落在了汪海手里,不过他反而是最大的输家!”

    笑过之后,李家老先生低声道:“轻文,以后可得多注意注意这位瞿夫人了。”

    “是。”

    经过瞿夫人的插手,这场拍卖达到了让人意料不到的高度,而这第四件珍品也终于脱手,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件古董,谁能拍下,就能得到最后一份人情。

    当侍者缓缓而来之时,无形中可以看到在场的诸位男女神色变得凝重起来,这次,哪怕下血本也必须拍下!

    吴老先生的笑容越发灿烂,掀起红布,里面放置着巴掌大小的木盒,木盒上面的雕饰极其繁复精美,边缘处还镶有金丝,一看就不是凡物。

    带上手套,吴老先生将木盒取出,轻轻打开锁扣,将真正的藏品展现出来。

    “诸位请看,此乃玉虎兽玦,汉代宫廷所用,玉料乃是上品青黄玉,无瑕剔透,色彩纯粹纯度极高,玉玦高15厘米,宽10厘米,厚五厘米,整体以环形雕刻,一端为虎首,栩栩如生状若活物,一端乃虎尾,虎口衔尾,是一轮回。

    此玉玦无论是玉料选取、雕刻工艺、还是所处年代都价值不凡,玉器本就是藏福加运之物,何况历经千年岁月,放置家中必然可带来兴旺,起拍价,七百万,可有人出价?”

    “一千——”

    现场有人立刻开口,只是还没等他话音落地,后方有道年轻但坚定有力的声音响了起来:“七百万!”

    众人皆惊,七百万乃是起拍价,竟然有人以此价出口,这不是胡闹吗?前方诸人立刻回头,打算看看到底是谁在闹事,只是当他们看清那两人模样后,脸上怒气顿时消散。

    黑暗中,李轻文扶着李家老先生走了出来,刚才那喊声便是出自李轻文之口。

    李老先生站在灯光之下,笑道:“诸位,不好意思了,老夫实在对这玉玦钟爱不已,还望各位朋友卖个面子,老夫必然感激不尽。”

    这番话若是别人说出,可能将面对多番呵斥,可是放在李家,尤其是李家最德高望重的老祖宗身上,那就没有人不能重视了,原本打算出价的不少人都打消了心中想法,剩下的几家倒是不在乎李家的势力,可是也得考虑有没有必要和李家撕破脸面。

    阶梯上,吴清慈看着李老先生,那副笑容顿时变得古怪起来,有几分无奈,也有几分烦恼,低声道:“这老家伙,还是喜欢找我的麻烦!”

    犹豫了片刻,与李家门阀相当的韩家有一男子笑道:“既然老先生喜爱此物,那我等晚辈当然不能夺人所爱!”

    说完之后,这男子朝着旁边看了两眼,既然有人带头了,那么剩下最有份量的几家也不想把局面弄得太过僵硬,反正他们也可以利用其他的途径联系上吴清慈,于是众人纷纷退让。

    李家老先生笑着道谢,然后把目光放在了前方的吴清慈身上。

    现场中,有一人完全没有关注周围发生的事情,便是站在瞿夫人身边的霍倾凤。

    此时的霍倾凤,清丽面容上有了几分神采,双眼明亮,紧紧盯着吴老先生手中的木盒,那里正有着一道淡黄色的光彩从玉玦中冒出,朝着屋外飘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