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三章深夜奇遇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3本章字数:3155字

    玉虎兽玦,千金难求!

    就算不以古董文玩的角度出发,这块玉玦也是罕见的精品,玉料上乘,内蕴悠远,这才是真正可以决定艺术品魅力的地方,只是此刻,锦盒之中的玉玦正在遭受着变故。

    虎首光彩荡漾,凝聚于玉料当中的精华正在移动,并且形成淡黄色的光彩,从虎口中冒出,似炊烟般直直飘上,穿过高大密封的穹顶,像是屋外有什么正在吸引着它。

    只是,这样怪异的光景,常人无法看见!

    无论是玉玦的持有者吴清慈,还是现场诸位贵客,都没有人注意到那股轻淡又纯粹的玉之精华,仿佛根本就不存在,霍倾凤微微仰头,顺着光雾的去向看去,眉头深锁,但是几秒之后露出了浅笑,终于不再像一具没有生气的公主玩偶。

    而此时,由于李老先生的露面,导致其他贵客都打消了竞拍的心情,有人是不想,有人则是不敢!

    李家在江城是名副其实的名门望族,就是放眼神州大陆,也无人胆敢轻视,国内的物流行业几乎都有李家的力量渗透,其中利润可想而知,并且李家还有一点是别的家族无法比拟的,那就是门徒广布!

    李家的家族历史非常久远,祖上几辈人都是镖师出身,走的是正统路线,练的是外家硬功夫,在以往是响当当的有名人物,虽说因朝代更迭,战火连天导致家族中落,可是祖上的功夫倒是都保留了下来,建国以后重操旧业,那时的接班人就是老先生,仗着懂行门清儿功夫又高,硬是打下了一片新的天地。

    而且李老先生的头脑相当灵活,没有死守旧规矩,而是主动寻求变通,派遣门下弟子建立起据点式运输,在当时可谓潮流,随着时代的发展,交通的便捷,虽说这种方法已经无法满足,不过李家在各地打下的基业可是一笔难以想象的财富!

    经过长达数十年的打拼,这才有了李家至今的位置,在这样的人物面前,在场者还真不敢随意摆谱!

    众人主动为李先生让出道路,在李轻文的陪伴下,李老先生站在吴清慈对面,饱经沧桑的脸上挤出几分笑容:“老家伙,七百万,你卖是不卖?”

    吴清慈顿时感到头疼了,他到江城不是没想过有可能遇见李老先生,只是没想到还真没逃过这种局面。

    说起这位吴清慈,能够让自古以来的富饶之地——江城的各大家族这样重视,真实身份绝对不止是一位名气响亮的收藏家而已,在他背后,则是燕京城的巨大门阀,而且在军商两界都有不小的名气!

    具体情况很少有人清楚,只是知道吴清慈跟军方的高层关系密切,若是能拉上这条线,必然可以赚得盆满钵满。

    而吴清慈和李老先生之间的关系,有所了解的人就更少了,现在看着昔日的老友站在面前,虽然大致可以猜测对方此行的目的,吴清慈也无可奈何,只能苦笑:“卖给别人,那是在挖我的心头肉,卖给你……罢了!”

    咚!

    说着,吴清慈微微摇头敲下了手中的木槌,然后看向在场众人,笑道:“诸位贵客,感谢李老先生的大力支持,让我们恭喜李老先生拍下此物!”

    掌声响起,吴清慈笑着将锦盒关闭,只是当他低头细看的时候,动作不由得停顿了下来,他有些疑惑,这块玉玦的颜色……是不是比以前淡了?而且看上去也没有了那股历史沉淀下的厚重气势,就像是一块普通到极点的玉玦。

    心中的疑惑只持续了短短片刻,吴清慈便带着疑惑将锦盒扣上,估计是自己老眼昏花了!

    至此,拍卖结束,几家欢喜几家愁,未曾拍到文玩的抱着遗憾与感慨,得手的则满心欢喜,不过这其中也有例外,汪海虽然成功以最高的价钱拍下了珍贵的三彩马,可是他丝毫高兴不起来,狠狠瞪着瞿夫人之后便迎着吴清慈走去,希望自己这笔钱没有白花!

    吴清慈在簇拥之下走下阶梯,笑容满面,不断回应着周围的话题。

    现场再度回到了拍卖之前的状况,大家品酒谈论,只不过是现在有了中心话题而已,吴清慈则是逐一将几件文玩送到了各位得主手中,当然也免不了几番意义深远的对话。

    瞿夫人就站在大厅的偏远处,不显眼也不低调,美丽成熟的面庞中看不出丝毫感情波动!

    片刻之后,吴清慈从汪海那边离开,只是看汪海的表情,似乎并没有达到自己内心预期的结果,这样的他无疑成为了不少人口中的笑料。

    送出了三彩马的吴清慈并没有立刻把玉虎兽玦交于李老先生,而是走到了瞿夫人面前。

    “感谢瞿夫人的大力相助,实在让老夫惊喜。”

    瞿芷的面容并未变得谄媚或刻意讨好,只是比以往稍具韵味,减了几分压迫感,轻声道:“先生说的哪里话,妾身只是尽了绵薄之力,还望先生莫生气才是!”

    “哈哈,哪里会生气,老夫畅快大笑还来不及,早就听闻江城瞿夫人才智绝顶,果然不假!”

    面对赞美,瞿夫人不喜不慌,应对得体,这时,旁边响起了李老先生的声音:“老家伙,你是得感谢人家,不过就只是几句空口虚言吗?那我可真得狠狠教训你了!”

    旁侧,李轻文伴着李老先生走来,吴清慈见状笑道:“当然不止,我自然有重谢,只是你这李老先生所来何事?”

    “我?我当然是过来取我的玉虎兽玦,免得有些人年纪大了糊涂过头忘记了。”

    李老先生说完后笑着看向瞿夫人,道:“小瞿呐,你可别让这老家伙几句话就糊弄过去了,既然花了钱那就必须得落下些实惠,若是他敢不应,老夫替你做主。”

    “那还真是感谢先生了!”

    “对了,你家凤儿呢?老夫正想让这俩丫头说说话,促进促进感情呢!”

    瞿夫人面色稍有变化,回道:“凤儿大概是还不太熟悉这里的环境,应该是到外面透气去了,先生慢谈,妾身出门看看。”

    “唔,可记得把凤儿引来!”

    瞿夫人对着吴李两位老先生行礼后便朝着门外走去,李轻文看着瞿夫人的背影,细长的眉毛挑起,不过很快就收回了心神,对着面前吴清慈行礼问候!

    眼看瞿夫人走远,吴清慈这才问道:“李老先生,找我可是有事?”

    “老家伙,你别跟我装糊涂,若不是为了家族大业,我就是死了也不肯见你这张让人讨厌的脸!”

    吴清慈面色凝重的叹了口气,说道:“咱们都是半截身子埋进黄土里的老伙计了,你现在还抱着以前的恩怨不放,不觉得活得太累吗?”

    “就是累,我也不想就这么轻易让你这老家伙过得那么痛快!”

    两人之间沉默了片刻,这期间,李轻文一言不发的朝远处走去,这片区域成为了两人的独处空间,吴清慈皱眉问道:“到底是碰到了什么大事?竟然让你肯过来找我帮忙?”

    说到这里,李老先生不免有些愤怒,哼道:“不是什么大事,无非是不孝子孙反了水,吃了些亏,虽然还未伤到根本,可是想得到更长远更稳定的发展,需要一次机会,一次真正的蜕变机会。”

    “这事……可是让我难办了!”

    “你这老家伙,还是和当年一样,优柔寡断,啰里啰嗦,帮是不帮?”

    “老伙计,你别激动,这可不是小事儿,你得让我仔细考虑考虑,我算是让你折腾死了,这下,以往积攒的那点人情估计都得用光了!”

    在两位老人秘密商谈的时候,瞿夫人站在会所外的花园里,表情冷艳,漠然有力的双眼看着面前无人接听的电话,通话的对象赫然就是霍倾凤。

    “凤儿,又跑到哪去了呢?母亲可是非常担心你啊——”

    听起来温暖无比的话语,可若是配上瞿夫人此刻阴柔诡异的笑容,实在让人不寒而栗!

    至于霍倾凤到底在哪里,此刻,少女缓步走在会所后方的山林小道上,这里是完全没有经人开发过的区域,怪石嶙峋,草木横生,路途坎坷无比,尤其是处在深夜当中,风吹草动都显得那样吓人。

    就是寻常男子也不敢轻易到此处来,可是霍倾凤对此毫无感觉,反而眼神越发明亮。

    刚才在拍卖时,从玉玦上散发出的轻淡光雾深深吸引了她的注意,玉是集大地精华而出现的珍奇宝物,而那块玉玦,历经千年岁月,饱受人间生气与天地灵气滋养,虽然还未达到神物的境界,可也不是凡物!

    而能够悄然夺走那股灵气的……必然也不是凡物!

    作为神使的能力让霍倾凤感到了喜悦,她相信,在枫叶会所方圆几里之内,必然有着神明的存在,而且一般而言,可以吸取天地灵气的,不可能是《神典》之中的成语佳词,也不可能是《兵器谱》当中的神兵利器。

    根据判断走进这座小山,霍倾凤相信自己能够有所发现,为了不打草惊蛇,她没有使用神力,隐藏着自己的气息,缓缓朝着更深处行进。

    终于,耳边的异响让霍倾凤喜上眉梢,动作迅敏的朝漆黑无光的地方移去。

    杂草遍地,树影森森,霍倾凤一步一步朝着前方走去,渐渐地,黑暗深处有丝丝亮光浮现,同时伴随着野兽的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