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一章秘密照片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3本章字数:3053字

    心情掌控着人体的主观意识,这句话在张可爱心里越发有道理!

    在没有见到瞿夫人之前,张可爱的心情相当不错,看到了霍倾凤狼狈的模样,自己也展现了本事证明了能力,这是可以让她欢笑不断的事情,就连看路边的断木都觉得断口是那么平整写意。

    可是在见了瞿夫人,尤其是在近距离的对话之后,张可爱感觉自己的世界都变得灰暗下来。

    嘴角像是挂着千斤重的枷锁,再也无法露出笑容,眼神也变得空泛茫然起来,感觉不到自己曾经和此刻所做的事情有什么意义,反而还觉得自己毫无作用。

    瞿夫人的言语当中透露着无形的负能量,让人在不知不觉当中顺着那些话回想,尤其是说到关于汪敏的事情。

    张可爱是很孝顺的孩子,虽然平日里活泼爱玩,不过总是在店里忙碌的时候陪在汪敏身边帮忙,夜晚还经常帮汪敏揉肩捶腿,并且学习也还算刻苦,就是为了不让汪敏的辛苦白费。

    可是在瞿夫人的言语当中,张可爱回想到的都是自己往日惹下的麻烦,还有那副烧掉的遗物,脑海中浮现出汪敏大汗淋漓的劳累身影,还有对自己疼爱有加的眼神。

    每次想起,张可爱就觉得内心抽痛,感觉自己像是累赘,不停在惹麻烦,根本没有履行身为子女的义务。

    再加上瞿夫人平淡无感的语言,深邃漠然的眼神,张可爱甚至已经有点迷失其中,感觉内心无比的压抑,想扑在汪敏的怀里大哭,也想就这么枯坐下去。

    幸好,路途并不算长,终于到了绿荫区。

    而瞿夫人最后的那句话更让张可爱的内心沉重,自己是不是在辜负母亲的期望和辛苦?自己真的有完成作为子女的价值吗?

    以往从没有过这种心思的张可爱无法抵抗这股对内心的审问,痴痴的下了车,站在熟悉的街道上,仰头便可以看到明亮的月华,闪烁的星辰,然后就感觉自己越发的渺小。

    “张可爱,你没事吧?”

    霍倾凤在旁边拍了拍张可爱的肩膀,神色有些凝重,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阻止张可爱面见母亲,自己明明清楚母亲那种方法对心理承受能力差的人有很多么大的压迫感。

    拉着张可爱朝街道深处走去,直到脱离了轿车的视野,霍倾凤将食指放在张可爱的眉心,指尖光辉闪闪。

    “清心忘忧,心灵至纯,醒——”

    淡淡的红光亮起,张可爱的身体晃了晃,眼神逐渐恢复了往日的鲜活色彩,嘴角撇着,无限委屈的喊道:“我再也不想见你母亲了,她是魔鬼,偷走了我的心……”

    霍倾凤苦笑道:“虽然你说的有点过分,不过,母亲确实很擅长让人的内心变得阴暗空洞。”

    “为什么啊?难道这就是催眠术吗?”

    “不,这跟催眠没什么关系,只是对人内心深处的弱点进行放大显示,母亲喜欢把负能量当成进步的动力,当一个人内心充满了愧疚和负罪感,对自己生出强烈质疑的时候,也是最容易激发出动力的时候。”

    张可爱苦着脸说道:“为什么我感觉不到,我只觉得自己……就像是累赘。”

    听着张可爱的话,霍倾凤的拳头猛地握紧,记忆回到了很久之前的岁月,那时的自己也整日都抱着类似的想法,感觉不到自身的价值,弱小的心灵承受着巨大的质疑和压力,那是很痛苦的过程。

    直到现在,霍倾凤的内心虽然比起年幼时坚强了不少,可是仍然无法承受那股负罪感,那是深刻的心理阴影。

    “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总是板着脸,很少露出我这样的笑容了。”

    张可爱揉着自己的心口,幽幽道:“换我我也受不了,你难道已经习惯了吗?”

    霍倾凤露出黯淡的笑容:“哪有人能习惯回忆不幸的事情,只是……我没办法改变而已,毕竟母亲说的话都没有错,我确实还不够优秀。”

    “你母亲——平日里也是这样子吗?”

    霍倾凤轻轻点了点头,其实她对母亲的行为能够理解,母亲本身是极其骄傲和好胜的人,而且有着很强的完美主义,作为她的女儿,自然需要展现出优秀出色的能力。

    从记事起到现在,霍倾凤每天都在接受母亲的指导,严厉、辛苦、循环、对于失败,母亲非常厌恶,而且从不允许霍倾凤忤逆自己的意思,每当霍倾凤做错了事情,或者违背了母亲的意图,训斥便出现。

    由于自身的聪明及敏锐,再加上常年在商界拼搏,瞿夫人本身的气势极具压迫性,常人根本难以承受。

    何况,霍倾凤心中有着一个化不开的死结,所以很难反抗母亲的意愿,只能选择默默承受,将真实的自己保护在冰冷的外表之中。

    “抱歉啊,我之前以为你就是因为没得到想要的神明,所以才离开了我们,没想到你身处的环境是这样,那你以后……都没办法再自由出行了吗?”张可爱问道。

    霍倾凤说道:“我也不清楚,不过,我想做的事情是不会放弃的,终有一天,我要做到让自己满意的改变。”

    “这样啊……那你要不要见见杜修?”

    “不用!”

    霍倾凤干净利落的说道:“我的麻烦应该由我自己想办法解决,不想让其他人感到烦恼,对了,你和母亲见面的事情,以及我现在的处境,可以拜托你不告诉杜修吗?”

    “为什么?”

    “有些比较特别的理由,我觉得改变应该由自己完成才能够保持长久,总是想着借助外物是永远没办法成长的。”

    “根据我的判断呢,当一个人突然说起富有哲理的鸡汤时,那就是想含糊其辞的掩盖某些事实,不过我勉强答应你吧,反正这段经历也不太愉快,我想让自己尽快忘掉。”

    霍倾凤露出笑容:“那我就走了,以后再见。”

    “别急着走,我现在心情差死了,该是你回报我的时候了,让我拍两张照片吧!”

    “现在?”

    张可爱从包里取出手机,笑道:“对,就是现在,就在这!”

    霍倾凤皱了皱眉,最后也没有说出拒绝的话,依照张可爱的指示站在旁边的灯柱,双手轻轻扶着灯柱,双腿岔开,然后身体缓慢的下压。

    刚做了一半,霍倾凤就直起身子,俏脸绯红道:“这是什么动作?下流,你到底想干嘛?”

    “喂喂喂,你说话讲点道理可不可以?我不就是让你做一个弯腰前倾的姿势吗?我承认,看上去是有点暧昧,不过跟下流还差得很远呢,而且,这可是你自己亲口答应的!”

    霍倾凤恨恨的盯着张可爱,感觉这家伙是在刻意报复,心中实在羞涩不已,慌乱的朝四周看了看。

    “放心吧,现在的时间,绿荫区是很少有人出来走动的,不过也不见得,所以你快点,我拍完就没事了。”

    霍倾凤没办法,只能依照张可爱的动作去做,柔软的身躯完美展现,曲线优美的背部与蓬松漂亮的裙摆构成美丽的光景,看起来实在有些挑逗人心。

    “很不错的姿势,看镜头哦,脸抬起来嘛,对,就这样,一、二、三——”

    闪光灯亮起,霍倾凤腾地站了起来,额头上冒出了淡淡的汗珠,瞪着张可爱:“不准把这张照片让别人看到,不然——”

    “好好好,我明白,不然肯定打碎我的牙齿,对吧?”

    “明白就好,再见!”

    说完,霍倾凤扭身就走,虽然面色上有几分愠怒,不过心里并没有真的生气,这种胡闹的玩笑以前从没有体验过,是朋友之间才能做的事情吗?

    张可爱看着霍倾凤的背影,心满意足的欣赏着屏幕里的照片,这次总算是报了当初在画中世界的仇了,让你敢打我的屁股,哼——这下看谁厉害!

    经过这样的小插曲,张可爱感觉自己的心情终于有几分好转,哼着不成调的小曲朝前走去。

    几分钟之后,杂货铺的灯光已经出现在眼中,张可爱蹦跳着走到店前,用力拉开门,喊道:“我回来了——”

    花姐坐在电脑前喝着咖啡看着电影,旺财则慵懒的窝在雪白光滑的大腿上,不时发出软腻的叫声,已经完全成为一只宠物猫了,罕见的是陈渔竟然也待在楼下,站在杜修面前质问:“为什么我的衣服还没送到,是不是你这破地方别人找不到?”

    杜修为难的解释道:“这不怪我啊,明明是你自己填错地址了。”

    “那现在怎么办?”

    “这……张可爱回来了,你问她,她很懂这个!”杜修像是看到救星般望着张可爱。

    陈渔这才不再纠缠杜修,极不情愿的走到张可爱身边,什么话也不说,直接把手机推过来,仰着头,还真是够傲娇的神明呢!

    张可爱嘿然笑着,彻底从瞿夫人的阴影中脱离了出来,自己可不是什么用都没有的累赘!

    “美人儿,想找回自己的衣服,喏,给本姑娘笑一个!”张可爱土匪似的笑道。

    “无耻之徒,竟然戏弄本神,看我不撕了你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