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三章尴尬对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3本章字数:3097字

    门口的悦耳呼唤不止引起了杜修的注意,还有教室里的其它同学!

    大家顺着那道声音看去,只见洛诺蓝站在那里,衣裙整齐,面带笑容,标志性的丸子头随着呼吸轻轻晃动,应该是刚从三年级的教学楼跑了过来。

    杜修先是愣了愣,随后明白了过来,洛诺蓝主动找自己,那就说明——有线索了!

    “周辉,我还有事,你就不用等我了,自己去食堂吧。”杜修站起来,朝着门口走去。

    走到洛诺蓝面前,杜修立马问道:“是有进展了吗?”

    洛诺蓝笑意盈盈的点了点头,道:“我说的没错吧,最快三天,最迟五天肯定可以找到那家伙,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快走,我带你去看!”

    说着,杜修就在洛诺蓝的指引下朝大门方向走去。

    眼看两人离开,教室里有些同学开始窃窃私语,之前大家都听说过杜修和洛诺蓝之间的矛盾,不过看刚才的情况,这明显是关系亲密的表现吧!

    周辉推了推自己的白框眼镜,镜面反射出刺眼的光芒,沉声道:“有情况,一定有情况!”

    两人离开教学楼之后径直朝着电脑教室前进,虽然有规定非上课时间学生不允许使用电脑,不过洛诺蓝是学生会长,这点特权还是有的,两人找了间空着的教室坐了下来。

    洛诺蓝一边开着电脑一边说道:“还真是够难找的,估计是我们上次的行动让他有了警惕之心,这些天简直像是人间蒸发了,幸亏无意间露出了马脚。”

    “你没有告诉童警官吧?”

    “当然没有,童叔叔作为警察,虽然有足够的经验,也很勇敢,不过嘛……总是有点笨笨的,我才不可能让他知道我在做什么,这是我拜托监控部门的一位叔叔帮我调看的监控视频。”

    说着,洛诺蓝把硬盘与电脑连接,继续道:“我那天回去之后已经用照片寻找过对方的资料,那人叫黄天逸,有前科,半年前因为盗窃罪在看守所在关了一个月,家里没有什么亲属,也没有正式工作,行踪很不确定。”

    这时,监控录像已经在播放了,画面非常清楚,应该是在某片街区,时间是早上十点,周围行人匆匆。

    大约半分钟之后,有位带着口罩看不清模样的男子走了过来,洛诺蓝按下暂停键,指着那人道:“这家伙挺聪明的,明白自己的模样很容易引人注意,所以用口罩隐藏,这样既不显眼也不容易让人认出来,不过他的运气有点差。”

    “为什么这么说?”

    “你继续看!”

    洛诺蓝继续播放录像,只见路边突然有辆轿车驶过,溅起一片水花,顿时把男子的口罩冲歪,露出了左眼下的疤痕,虽然对方很快就把口罩戴好,不过已经于事无补。

    “这就是运气,总算是没有白费我的辛苦,不过发现对方只是初步进展,我还找到他的藏身之地了。”

    说着,洛诺蓝身体前倾寻找下段录像,杜修朝着旁边侧移,结果不动还好,这一动,因为角度原因,直接看到了洛诺蓝衣领处的深深锁骨,还有下方的雪白肌肤。

    虽然没有看到什么要紧的部位,但是在这种两人独处的空间,突然看到这样的场面,杜修不由得心跳加速起来。

    “现在在谈正事呢,别乱想,就当什么也没看到——”

    杜修低下头为自己排除心中的烦忧,不过越是这样反而越容易在意,最后还是没有抗住心中的旖旎心思,做贼心虚的瞄了过去,没办法,这就是青春期的男生啊!

    可耻的生物!

    “咦?为什么找不到那段录像了,在别的文件夹里面吗?”洛诺蓝疑惑着站了起来,弯腰撑着桌子滑动鼠标。

    杜修像是觅食的猎鹰般双目紧缩,不放过衣领晃动时露出的风景,尤其是黑色的发丝轻轻落在雪白肌肤上,两种极端色彩让眼球受到了强大的冲击。

    杜修感觉内心充满了罪恶感,但是偏偏没办法移开眼睛,而且,现在两人之间的距离更近,那股幽香变得格外明显。

    是体香吗?还是洗发水的味道?感觉很清淡,不过真的很好闻,难道——这就是女孩子的味道?

    正在杜修胡思乱想的时候,洛诺蓝长长的舒了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那段录像丢了呢,喏,快——”

    回过头的洛诺蓝和杜修双眼对视,看到杜修认真的双眼,凝重的表情以及脸颊的红晕,起初还有点疑惑,但是很快就明白了,一只手连忙捂住自己的领口,白净的脸蛋儿腾地红了起来,双眸似秋水般明亮荡漾。

    杜修只觉得自己应该是完蛋了,连忙低下头,双眼空洞的到处乱飘,浑身都在发烫,甚至做好了挨打的准备,不过还是希望最好可以别扇自己一耳光。

    不过几秒之后,洛诺蓝并没有什么反应,杜修不敢抬头,只能这样僵持着。

    “看、看电脑吧……”

    听到这句话,杜修觉得自己浑身都轻松了下来,二话不说就把视线定在了屏幕上,而此刻,洛诺蓝悄无声息的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肯放下捂在衣领的手,面带桃花,双眼愠怒的瞪着杜修,果然还是在计较。

    不过两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提起,在这股既暧昧又尴尬的气氛中看着录像。

    此时的录像时间是十二点,地点与刚才的街区有所不同,而且画面的角度也有点狭窄,拍摄的不是很清楚,像是在一个视野不佳的角落里拍到的。

    不过画面当中,黄天逸的身影倒是很清楚,就在街道边缘的大树底下,周围人迹稀少。

    只见黄天逸朝前迈步,然后下个瞬间,画面上就再也没有他的身影了。

    “这……他用神通了?”杜修惊奇道。

    洛诺蓝幽幽道:“应该是这样,他待的地方没有外人,还有树木做天然的掩体,只需要跨出一步就能到达远方。”

    “那你之前说找到他的藏身处了?”

    “嗯,就是因为他用了神通,所以我才可以找到,缩地成寸虽然是很厉害的神通,不过应该也不是无视距离的吧?”

    杜修想了想,道:“对,缩短的距离越长,消耗的神力也就越大,不过你问这个做什么?”

    “当然是推断需要,神力就相当于我们的体力,正常情况下,大家都是以最习惯最节省体力的方式行动,没有特殊情况不需要跑步前进,那么神明也是相同的,没有必要在毫无危险的情况下消耗大量神力,所以,他这次移动的距离肯定远不到那里。”

    杜修认真想了想,这样的分析倒是很有道理。

    “而且他既然用了神通,那就肯定是想做些普通方法完成不了的事情,根据我对这片街区的调查,这附近没有银行,也没有大型公司,那么就不是为钱了,而我又发现这附近的宾馆不少。”

    “宾馆?”杜修挑了挑眼角,狐疑道:“你是说,他跑到宾馆里了?”

    “对,就算是神使也需要住的地方,他没有固定的住处,而且明白自己的身份证无法使用,那么就只能利用神通悄无声息的跑进宾馆,在那里休息。”

    杜修虽然觉得洛诺蓝的推断很有道理,不过还是问道:“那他有没有可能住在附近空着的公寓里?”

    “你说的倒是也有可能,不过嘛,我有更充足的证据,我刚才已经请派出所的警察到附近的几家宾馆调查情况,而且都是便衣,他们告诉我,这几家宾馆这些天都有些奇怪的事情发生。”

    “奇怪的事情?”

    洛诺蓝终于放下了捂在领口的手,笑道:“宾馆的清扫人员在无人登记入住的房间里发现了吃剩下的包装袋,饮料瓶,还有用过的床铺以及浴室。”

    杜修顿时睁大了眼睛,联想刚才的事情,只要这不是灵异事件,那么就只能“归功”于黄天逸了!

    “那些宾馆的服务员还以为是闹鬼了,这些天吓得不轻,只能说那家伙实在太没素质了,不付钱住店也就罢了,竟然还把房间弄得那么乱,他难道不明白这就是线索吗?”

    杜修问道:“那附近有这么多宾馆,我们该怎么确定?”

    “很简单,排除法,去掉昨天有情况发生的,去掉距离最远的,去掉环境不够优秀的,最后符合标准的只有这家——通达宾馆!”

    “那我现在就行动!”

    洛诺蓝翻着白眼,道:“现在才是中午,难道你想逃课啊?而且那家伙又跑不掉,晚上肯定还会回那里休息的,我们只要守株待兔就行了。”

    “那现在?”

    “现在就回去呗,我还没有吃饭呢,对了,我可是拜托了局里很多位叔叔阿姨才找到了的那些资料录像,要是让我爸知道了估计又要训我,所以——你总该请我吃饭吧?”

    杜修正想有什么办法可以化解刚才的尴尬,连忙答应下来:“行,没问题!”

    “那还等什么,快走吧!”

    说着,洛诺蓝快速把硬盘拔下,关掉电脑,笑意盎然的朝外走去,杜修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你先等等,你刚才说——我们守株待兔?难道你也想去?”

    洛诺蓝愣了愣,反问道:“难道你没想让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