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二章胜者留名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3本章字数:3100字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哪怕是再美好珍重的事物也无法违背应有的结局。

    雄伟巨城在滔天火光当中变得模糊暗淡,城池中不见人影,不见房屋,放眼之处皆是狼藉废墟,曾经的花园只剩下焦黑的土地,往日的繁华都成了记忆中的痛苦。

    晴空之下,忽地有大风起兮,盛名远扬的都城化为轻烟随风飘走,与青天白云相融。

    左手持刀的神明怔怔看着那道烟雾,神情悲戚,眼神颤抖,他想起了久远前的岁月。

    那时,也是这番景象,昔日的家不复存在,而自己身为其中的部分,竟然没有勇气接受承担,只是一味的怀着对过往的回忆将自己浸泡在绝望当中。

    曾经的自己沐浴神光,受万民信仰,明明可以为这座城带来更大的荣耀,哪怕它已经不复存在,可自己还有可以做的事情——让后人永远铭记这座属于王者的都城。

    无论是人还是神,想做出重大改变都不是那么容易,有时需要的是小小推力,有时则需要沉重打击。

    静静看着自己当初害怕的场景,唐刀的内心竟然变得稳定下来,或许是因为他终于看清了自己软弱的地方,弱的不是实力,而是没有承担失败的王之气度。

    “这世界,到底还是弱者先行且战且退,只有胜者才可留名——”

    轻轻呢喃着这句话,唐刀认为自己找到了前进的方向,不想再让自己沉浸在枯萎当中,既然身为盛世名刀,那就该为盛世正名,绝不能让这座城因自己而蒙羞。

    绝望之力正在逐渐变化,这过程大抵不是一蹴而成,需要时间,但对唐刀而言,值得守候!

    唰!

    紧握的右手缓缓松开,刀鞘疾驰而来,看着刀鞘表面那些名贵灿烂的宝石,唐刀猛地用力,精美华贵的刀鞘应声碎裂,化成齑粉飘洒而去,斩断过往对自己的束缚,不再沉迷于曾经的昌盛。

    紧跟着,唐刀右手紧握吹毛立断的锋利刀刃,轻轻滑过,鲜血殷红,为那朵盛世之花增添色彩。

    “我以我血荐天地,不见长安终不还!”

    至此,代表精美尊贵的唐刀重获新生,停滞的王者之心似乎有了活跃的迹象,天地之间隐隐有仙乐鸣奏,这是属于神明的自我升华,造化正在提升。

    杜修的身影从云海之中显露出来,小熊猫惊叹道:“经此心灵蜕变,唐刀很有可能拥有两颗神果。”

    杜修不解道:“神果?那是什么?”

    “道德神、法相神、自在神、通灵神……百万神明以不同功绩成就神明果位。在场的诸位神明,神来之笔以无上画技造就法相,是为法相神;五鬼与洞天诞生于天地之间,受日月精华而成神,是为自在神;沉鱼落雁受万民敬仰,福德高远,是为道德神;唐刀以器物冰冷之躯立足天地,通晓灵觉,是为通灵神。”

    杜修想起了当初在《点化录》上看到的关于各位神明的介绍,确实有这样的分类。

    “那我曾经见过的青龙偃月刀就是双位神吧,我记得她是通灵神和道德神……”

    小熊猫点头道:“没错,武技惊艳一时,忠义无人可比,以兵器之身通灵,同时受万民尊崇敬仰,实在是非常了不起的存在,不过唐刀想成为道德神很困难了,他前进的方向是法相神,但不清楚需要多长时间才有这样的成就。”

    杜修耸了耸肩,这些跟现在的他可没有太大关系,为了可以让自己的心理战术生效,他可是把所有神力都用光了,现在,该有了结了!

    一人一神几乎同时落在了山崖之上,唐刀已经用身上的名贵长袍将宝刀裹起,眼神明亮坚定,说道:“是我输了,随你们处置!”

    杜修疑惑的打量着眼前神明,想问的事情有很多,可又不清楚该从何说起。

    “关于你为什么附身在黄天逸身上的事情,真的不能说吗?”霍倾凤问道。

    唐刀摇摇头:“我有神约在身,而且,这样的事情我并不关心,只能说是与人之间的交易。”

    “那我问你,你也是被困于杂货铺当中的神明吗?这应该与神约无关吧!”

    唐刀想了想,最后点头道:“没错,我确实也曾让天道选中,成为这次封神大战中封神使的恩赐,不过没想到,最终还是没逃过封神使的追捕。”

    张可爱嘀咕道:“那真是巧了,本想着就一个缩地成寸,没想到买一送一了。”

    杜修轻轻捅了捅张可爱的肩膀,绝不能再让这丫头胡乱开口了,人家可是神明啊,那是人类世界的瑰宝,就算不喜欢也稍微有点敬意嘛!

    “这么说,在封印期的最后那天,你和放走了你们的人立下了神约,约定的具体内容无法确定,不过附身在黄天逸身上应该是其一,我说的对吗?”霍倾凤眯眼问道。

    这番话显然已经涉及到了神约,唐刀不再开口,神色淡漠的看向远处。

    杜修现在也泛起了迷糊,本以为黄天逸是神使,放走了杂货铺的神明,可是现在再看竟然不是这样,黄天逸根本就只是普通的法体。

    几人都把视线放在了浑身无力的黄天逸身上,杜修问道:“黄天逸,你说你不是神使,那行窃杂货铺的也不是你?”

    黄天逸此刻早已死心,神通疲惫到了极点,而且想逃也逃不掉,虚弱道:“我说了……你们肯放过我吗?”

    “那不可能,就算你没抢杂货铺,可是之前那几家绝对是你干的,阿嚏——”

    洛诺蓝红着脸在旁边说道,身子已经在不住的打颤了,杜修表情尴尬之极,刚才真是快把洛诺蓝忘了,忙问道:“你没事吧?别逞强了——”

    “别跟我说话,我没事,喂,快把你犯下的罪行都说清楚。”洛诺蓝说着踢了踢黄天逸的小腿。

    黄天逸不为所动,似乎是明白自己未来的处境,打算咬紧牙关,看到这景象,张可爱最不乐意,咬牙道:“不说是吧?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说——”

    唳!

    只听鹰鸣清脆,两只巨大的黑鹰提着黄天逸的双脚飞上了高空,速度奇快,忽而冲上高空,忽而飞入云海,翻腾扭转,很快,黄天逸的叫声就盖过了鹰鸣。

    这样持续了两分钟,等两只巨鹰飞回之时,黄天逸浑身像是没了骨头般缩成一团,汗水和无名液体湿润散开,几人都不禁朝后退去,责怪的看向张可爱。

    “现在肯说了吗?还不肯——”

    “别……我、我说……”

    黄天逸再也无法承受这样的恐怖,真是比死还难受,洛诺蓝马上问道:“我先问你,对绿荫区几户住宅的盗窃,你承不承认?”

    “承、承认……”

    “那你那天晚上为什么出现在杂货铺门口?你既然不是神使,难道真的早就对我家有所图谋?”杜修想起了带回张可爱那天晚上的情况。

    黄天逸颤抖着说道:“我、我只是想把放在你家里的钱取回来,根本不清楚你是神使。”

    这回轮到所有人惊讶了,几人的大眼对着杜修的小眼,都有点搞不懂状况,杜修疑惑道:“什么钱?你什么时候在我家放钱了?”

    黄天逸接下来的话为大家呈现出了封印期第四天下午时的景象。

    当天黄昏时分,黄天逸刚从张大爷家里行窃出来,偷了不少现金还有价值不菲的玉白菜,没料想竟然有人看到,不得不逃跑,情急之下只能先把身上的负重藏起来,于是便打开了杂货铺一楼的窗户,从栏杆缝隙塞了进去,这才顺利脱身。

    到了夜晚,黄天逸研究了杂货铺的位置,看到二楼有灯光亮起,一楼的窗口又无法穿过,最终决定在进店之后飞速把东西取出,只是没想到,杜修根本就没想让他进门。

    当时,黄天逸在和杜修对峙的时候甚至想把小刀掏出来,若不是汪敏出现,估计也就没后面的麻烦事了。

    那天过后,黄天逸不断在找办法,可是一来杂货铺总是有人,二来童高已经在带着洛诺蓝四处调查,黄天逸不得不隐藏起来,直到封印期最后一天,看到三人出门,黄天逸认为自己的机会到了。

    由于那些天花姐和旺财无法离开杂货铺,所以黄天逸认为杂货铺只有杜修三人,便找了机会从二楼潜进,没想到刚下楼就碰到了花姐。

    这样的碰面充满了尴尬、惊悚和恐怖,在愣神之后,黄天逸就打算一不做二不休,掏出小刀冲了过去。

    而就在这时,意外出现了,猛然肆虐的刀气席卷了杂货铺,直接让花姐和旺财陷入了昏迷当中,本想进攻的黄天逸也吓得瘫坐在地上,感觉自己可能是见鬼了。

    不过在那之后,黄天逸发现并没有什么恐怖事情发生,怀着惊恐不定的心把柜子里的现金取走,然后到了库房找到了在窗口角落的布袋子。

    就在黄天逸打算从二楼原处返回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有人推门的声音,碰到这样的情况,黄天逸顿时慌了,也就在这时,他感觉自己身上有什么力量正在发挥作用,竟然直接将他送到了库房外。

    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直觉告诉黄天逸,自己走运了,可惜,现在仍然没能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