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七章床下有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4本章字数:3094字

    少年不识愁滋味,只是愁苦未到头!

    糟糕的浴室邂逅成为了此刻萦绕在杜修心中的最大忧愁,为什么……为什么没有照着电视剧上面的情节发展?既没有充满羞涩的尖叫,也没有意外之中的亲密接触。

    倒也不能说没有吧,毕竟脑门接触也不是寻常可以随便出现的!

    陈渔昏倒的声音终于把忘我舞蹈的杜修唤醒,他的背部、屁股、大小腿此刻通红不止,只能用凉水轻轻泼洒,稍微触碰便是火辣辣的疼痛。

    双脚脚趾紧紧绷着,杜修打着哆嗦用旁边的浴巾将下体围住,脑海混乱无比。

    这下该怎么办?万一花姐或者旺财闯进来,自己就是有三寸不烂之舌也解释不清,难道把陈渔扔在这里?那肯定不行,只能想办法瞒过去了。

    怀着紧张躁动的内心,杜修站在洗衣机侧面,小心翼翼的把衣裤换好,这才有了几分安全感,不过真的很疼啊,连走路都是问题,那些水到底有多少度啊。

    换好衣服之后,杜修赶忙把地上的沐浴液都冲走,看了看浑身狼狈的陈渔,咬了咬牙把将喷头移了过去。

    没办法,总不能把满身沐浴液的陈渔拖回去吧,清凉的水流冲了片刻,总算是让陈渔干净多了,唯一的麻烦就是那里的美丽光景让杜修不敢直视。

    纯棉的睡裙在沾水之后就紧紧贴在了陈渔的肌肤上,以致于这幅玲珑妖娆,完美无瑕的动人身躯呈现在眼中,修长光滑的双腿,盈盈细腰曲线曼妙,浑身的每一寸地方都像是盛开的鲜花,让人无法忽视。

    杜修艰难的吞了吞口水,然后缓缓挪了过去,试探性的碰了碰陈渔的手臂,没反应……

    片刻后,杜修拉着陈渔的双臂准备将她拖出去,可是脚下像是扎根般动也动不了,脸色也在渐渐变红,因为从这样的角度看过去,刚好可以窥探到胸部的风景。

    这样下去是没法行动的,杜修又想拖着双脚,但很快就排除了这种办法,只能背着走了。

    费了半天劲,总算是把陈渔背了起来,虽然身材高挑,不过真的很轻啊,而且身体的柔软度简直比鹅毛被还高,这人真是从内到外除了脾气外的每处地方都无可挑剔。

    先把浴室的门拉开缝隙,环境很好,花姐应该还在下面,旺财基本不上楼,没问题!

    蹬蹬蹬!

    背着陈渔狂奔走去,十几米的路程还不到两秒钟就完成了,然后杜修停在客房门前,迅速推开门,走了进去,再小心翼翼的关上门。

    进了客房之后,杜修总算是松了口气,借着淡淡的月光环视周围。

    虽然这是他家的房间,不过陈渔搬进来之后他就再也没进来过,经过这段时间的居住,陈渔已经把这里变成非常温馨的住所,脚下铺着品质上佳的淡黄色细绒地毯,墙壁与天花板上都贴上了美丽的墙纸,窗口还有一束紫色的风铃缓缓摇动,看起来简直和寻常少女的房间相似。

    杜修不禁笑了笑,看来花姐说的倒也没错,陈渔也就是脾气太古怪,性格很单纯,大概是常年为人供奉的原因。

    床上铺着厚厚的鹅毛被褥,看起来就非常柔软温暖,杜修侧过身子将陈渔放下,突然间,沉闷的碰撞声响起。

    杜修起初惊恐的朝房门看去,随后感觉不对,回头再看,原来是刚才把陈渔的脑袋磕在墙上了,顿时慌了神,手脚忙乱把陈渔放下,盖上被子,口中不住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做完这些,杜修擦了擦额头的汗,虽然明天肯定少不了陈渔的复仇,不过先这样吧。

    走到门口,杜修还没握住门把,只听敲门声在耳边响起,然后花姐便说道:“小渔,你已经洗完了吗?我也把面煮好了,你在里面吗?”

    杜修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四处看了看,然后飞快朝着床底扑了过去。

    吱吱!

    房门推开,花姐左手端着托盘走了进来,开灯后看到了床上的陈渔,低声道:“这么快就睡着了吗?那我先把面放在这里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醒了。”

    杜修看着花姐的绣花拖鞋从眼前走过,大气也不敢出,还得让自己的心跳速度降下来,实在太艰难了。

    放下碗筷之后,花姐正准备离开,看到陈渔此刻的模样,不由得叹气道:“真是的,头发还这么湿呢,怎么就睡了啊,不难受吗?”

    花姐坐在床边推了推陈渔,但是毫无反应,看来刚才的打击对陈渔而言相当严重。

    “是太伤心了吗?睡得这么死,还是用神力帮你把水分驱散吧。”

    说着,花姐便把手放了过去,然后便惊讶的喊道:“怎么衣服也是湿的啊?小渔……这回是彻底迷失神智了吗?这下被褥也湿了,多难受啊。”

    杜修暗自责怪自己,为什么刚才没有把陈渔的头发擦干啊,这下坏事了,花姐——你还出不出去啊!

    花姐掀开被子,然后把陈渔扶起来,轻轻将手放在陈渔的头发上,只见红色光芒闪烁,所有的水滴都朝着这团光芒移动,没过太久,陈渔的头发就不再那么潮湿,身上也变得干爽起来。

    花姐随手将手中凝聚着水分的球体扔进门边的脸盆里,但是并没有这样就离开,双手放在了陈渔的腰间。

    杜修看不到上面的情况,内心焦急万分,这种感觉实在太难受了,而且绝对不能有丝毫声音出现,不然花姐以后肯定就看轻自己了,神明大人啊——为什么这样对自己!

    嘭!

    有东西掉在床边,杜修看了过去,然后马上瞪圆了眼睛,张大了嘴巴,那是……陈渔的睡裙。

    花姐……竟然,竟然在脱陈渔的衣服?

    这样的脑海一旦冒出来就无法轻易熄灭,杜修不由自主的想象着,现在,就在床上,陈渔只穿着内衣内裤,雪白的肌肤暴露在花姐眼中,距离自己就只有一个木板之隔啊!

    那可是陈渔啊,说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也不过分,杜修感觉自己的嘴唇变得干燥起来,身体滚烫,眼睛越发不自由的想朝外瞥视。

    不到几秒钟,白色的内衣扔在了睡裙上,杜修顿时捂住了鼻子,心里告诉自己不能看,可是眼睛已经不听话了。

    陈渔果然很单纯啊,还以为会是紫色或者黑色这种最能体现女性魅力的颜色呢。

    现在杜修已经明白花姐在做什么工作了,那么接下来掉落的是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杜修无法控制自己的内心,他正在期待着,虽然明知很罪恶,但就是忍不住啊。

    可是等了十秒钟,还是没见那想象之物掉下来,杜修不禁疑惑起来,难道——花姐发现自己了?

    完了完了,自己可能要死了,花姐那么宝贝陈渔,而且还那么厉害,自己怎么办?

    慌乱思考之间,花姐已经站了起来,此刻的陈渔已经换上了新的内衣裤,干净清爽的睡衣,被褥下也垫着棉毯,轻轻为陈渔盖上被子,花姐叹气道:“希望明天可以恢复正常吧,不行的话我就得找闭月谈谈了。”

    说完后,花姐弯腰将地上的衣物抱起来,走到门边将脸盆端起,回头轻声道:“晚安了,小渔!”

    砰!

    房门关上,杜修的心也终于沉了下来,虽然没看到那让人期待的事物有点可惜,不过总算是没有毁掉自己的名声。

    静静等了几秒之后,杜修确定花姐已经走远,这才麻利的爬了出来,看着床上美丽无比,睡姿恬静的陈渔,充满罪恶感的鞠躬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有意的,今天纯属意外,而且我真的记得自己锁门了,再见!”

    说完后杜修便朝外走去,轻轻拉开门探出头,花姐正在浴室里洗衣服呢,太好了!

    动作利落的跑回自己的房间,杜修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就这么会儿的功夫,简直比和神明大战还惊心动魄,太惊险了,希望自己明天还能安然活着。

    整理好自己的地铺,杜修钻进了被窝,脑海中开始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陈渔的娇躯,那副迷人的场景让他面红耳赤,不敢再想,摇摇头赶紧睡觉。

    深夜漫漫,杜修在梦境里看到了陈渔,周围是望不到边际的灿烂鲜花,天空有大雁高飞,脚边有鱼儿跃起。

    陈渔身着长袖飘飘的淡色长裙,舞姿美丽,身影迷人,旋转间引得蜂蝶俱来,阵风飘过,整片世界都充斥在浓香当中,让人越发沉醉其中。

    渐渐地,杜修看到陈渔在找自己走来,笑容嫣然倾国倾城,那轻颤的睫毛就像杜修此刻的心情一样。

    “我美吗?”那声音忽远忽近,让人分不清真实还是虚假,带着奇幻的魔力,让杜修的双眼正在失神。

    “美——”杜修下意识的说着,然后便朝着陈渔走去,面带陶醉笑容,脚下踉跄,只是陈渔并不想这样,娇笑着朝后退去,于是杜修就在花海中肆意奔跑,心情美好到了极点。

    就在杜修已经抓到陈渔的瞬间,突然间,旁边小溪变成了洪水猛狼,铺天盖地的冲了过来,直接将杜修淹没。

    卧室里,陈渔手里端着水盆,狠狠对着熟睡的杜修泼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