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八章深夜突袭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4本章字数:3219字

    哗哗!

    滔天的洪水淹没了这片鲜花平原,冲散了陈渔的身影,杜修怔怔看着那呼啸而来的浪潮,眼前猛地黑暗下来,身体通过自然反应跳了起来,只觉得浑身冰凉。

    难道不是做梦?为什么真的有水?

    还未从梦境与现实回过神来,杜修就感到有股杀气对准自己而来,闪身躲过那只手掌,一脚踢了过去。

    “你这该死的家伙竟然还敢还手——”

    悦耳轻灵的声音响起,杜修登时愣住,踢出的脚变慢,可是陈渔并没有这样的想法,一把扼住杜修的咽喉,巨大的力气带着他朝后退去,直到后背狠狠撞在墙壁上。

    嘶!

    剧烈的疼痛让杜修忍不住叫了起来,可是还未彻底喊出声,柔软有力的手掌就已经将他的嘴巴捂住,同时陈渔猛地抬腿,膝盖带着大力撞在杜修的腹部。

    杜修两眼发黑差点昏过去,身体轻颤,想说话又说不了,表情变得扭曲。

    借着窗外淡淡月光,可以看到陈渔的凶煞表情,银牙咬唇,柳叶眉上挑,美不胜收的双眼凌厉狠辣,白皙的手臂上血脉尽显,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杜修不敢睁眼直视陈渔,干脆闭上了眼睛,反正他对这样的复仇早有预料,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你该死——”

    陈渔恶狠狠的说着,加大了右手的力气,可以看到杜修的面色已经在微微涨红,浑身也绷了起来,心中感觉似乎有点不妙,这可不是复仇,而是夺命!

    幸亏陈渔还没有让愤怒冲昏头脑,片刻后松开了捂着杜修嘴巴的左手,右手的力气也稍微放轻,留下呼吸的空间。

    “睁开眼,看着我——”陈渔的声音冰冷道。

    “不,你还是把我打上一顿吧。”

    杜修显得非常顽强倔强,虽说出现那样的意外完全不怪他,可是男女在这种事情上总是有人吃亏,有人占便宜,杜修作为男性,自然需要负担起责任来。

    “你不睁眼我就杀了你!”陈渔的声音充满了果决之气,这让杜修有点迟疑。

    犹豫了片刻,杜修还是缓缓睁开了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陈渔,眼前的景象比梦境更美,只见陈渔双目泛红,清澈的眸子中水花滚动,那股委屈和伤心使她看起来像是在风雨中飘摇的花朵,让人不禁生出疼爱的想法。

    杜修只看了两眼就不敢再看,撇过头,道:“我、之前的事情真的是意外,我对你道歉行吗?”

    “道歉就有用吗?你有胆量玷污我,为什么不看看我?你看啊,你不是垂涎我的美貌吗?现在让你看个够——”陈渔带着哭腔说道。

    杜修愣了愣,随后慌乱的说道:“不是,你在说什么,我哪有玷污……我什么都没做,你别误会。”

    “你还不敢承认吗?你这卑鄙无耻的下流子弟,我现在就杀了你,天道有什么惩罚尽管降下就是了,让你这种丑陋的家伙玷污我的美貌,我也不想苟活!”

    说着,越来越激动的陈渔加大了手中的力气,杜修的呼吸变得困难起来,口中发出呜呜声音。

    “你这见色起意的畜生,当初骗我到这里就是早有图谋吧,竟敢趁我昏迷,玷污我的清白,畜生——”

    “不、不是,你——你听我说!”

    杜修用力掰着陈渔的手,心中在犹豫到底该不该使用神通,再不用自己说不定真的让陈渔掐死了,可是用了的话必然会让花姐和旺财有所感觉,说不定还有张可爱注意到,到时候就没办法解释了。

    “没想到我成神多年,遭遇诸多神明追求都不曾动心,最后竟然让你这畜生不如的卑鄙人类玷污,想到你脱下我衣服的丑陋嘴脸我就阵阵作呕——”

    “不,我没有,是、是花姐……花姐帮你换的衣服——”

    杜修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双眼翻白,若是还不能让陈渔松手就必须得使用神通了。

    而听了这句话,陈渔猛地愣住,惊愕道:“你说什么,小花?”

    “是、是花姐帮你换的衣服,我什么也没做,也什么都没看——”

    陈渔傻傻的眨了眨眼睛,就连这种迷茫的小动作都有着让人无法抗拒的魅力,手上的力气不再加大,喃喃道:“难道不是你这畜生趁我昏迷对我做了苟且之事?是小花脱了我的衣服?”

    “你不信可以现在去问花姐!”

    陈渔看着面色已经有点发紫的杜修,心中犹豫不定,最后还是松开了手,杜修顿时坐在地上,张开嘴巴大口喘气,这家伙也太冲动了吧,差点要了自己的命。

    “你没有骗我?”陈渔冷声问道。

    “没有!”

    “不对,就算是小花帮我换的衣服,你为什么会知道?果然你还是在骗我,就是你污了我的身子,我杀了你!”

    眼看陈渔又要杀过来,杜修大脑飞速转动说道:“我是听花姐说的,我之前看到她在卫生间洗衣服,我没骗你,我真的没对你做那些事情。”

    陈渔咬着红唇左思右想,最终还是没有动手,只是神情依旧那么悲伤,最后竟然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杜修揉了揉自己的脖子,小心翼翼的朝旁边移去,惊讶不定的看着陈渔,不明白这人到底是出了什么状况,自己哪有那么大的胆量做那种事情。

    半分钟之后,陈渔双手抱膝,嗪首低埋,呜咽声不断,身形在月光下显得脆弱无比。

    杜修有点看不下去,可是又不敢轻易靠近,只能小声说道:“陈渔,你别哭了,我真的什么事情都没做。”

    “可是你让我看了你那丑陋不堪的身体,我感觉我的眼睛已经快瞎了,为什么,为什么我非得经历这种事情?”

    杜修的面色变得无比难看,心想这人的性格还真是糟糕到了极点,明明是自己在洗澡你闯了进来好吗?而且还差点把自己煮熟了,现在竟然还说自己的身体丑陋不堪,难看你别看啊,真是让人恼火。

    陈渔抬头擦掉晶莹泪珠,狠狠盯着杜修,喊道:“都是因为你,我才受到那么大的屈辱,不止让小月痛骂,还变成现在这幅样子……”

    盈盈月光之中,陈渔眼中带泪,眼神幽怨,泪滴朦胧,这幅模样的杀伤力实在太大,瞬间就让杜修失神其中。

    但凡不是铁石心肠的男子都见不得女子哭泣,何况还是这样柔弱美丽的女子,看着陈渔轻轻抖动的身体,紧紧蜷缩着的纤细玉足,杜修就感觉内心阵阵抽痛,想说些安慰的话,又怕自己说出来让情况更加糟糕。

    过了半响,陈渔终于不再哭泣,痴痴的看着窗外明月,呢喃道:“小月……”

    杜修也朝窗外望去,今夜的月亮似乎格外皎洁,月华无瑕,仿佛可以直接照进人的内心,顿了顿,杜修问道:“你和闭月羞花……出现矛盾了吗?”

    陈渔起初不应,但是总觉得心中憋闷不已,从没受过那样的委屈,低声道:“小月说我胆小没用,只敢屈服在封神使的胁迫之下,不配做神明,也不配和她做姐妹。”

    杜修立刻反驳道:“我哪有胁迫你,我只是不希望神明和神使之间总是打打杀杀。”

    “打打杀杀有什么不好?总比让人抛弃的好,这么多年只有小月一直陪在我身边,把我当姐姐,在我碰到危险的时候奋不顾身的帮助我,上次若不是因为我被封神使封印,小月本可以不用在《点化录》里受苦的。”

    杜修从这句话中感觉到了些问题,难道被《点化录》封印和其他神书封印有什么不同吗?

    不过陈渔并没有停顿,继续说道:“就因为听了你和小花的话,我竟然真的动心了,鬼迷心窍的留在了这里,小月瞧不起我,我和她争辩,她还打我,若不是因为你,我哪里用受这种委屈?”

    说着,陈渔抬眼盯着杜修,眼神当中的那股柔软和悲伤戳中了杜修,让他满腔满腹只剩下关怀与温柔。

    “抱歉,让你受到这样的对待,可我真的是想为你做些什么,虽然封印早晚要来,可是顺从与被动是不同的,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希望你可以得到自由,我并不是在利用你。”

    陈渔偏过头,幽幽道:“我迷恋自由,没勇气用自己的力量拼搏,我对不起小月——”

    “这有什么可对不起的?你的做法没错,既然大家都是在为了自由而努力,那为什么不可以相信别人呢?像那样故步自封,不敢尝试,不敢做出新的努力,还质疑他人的才是软弱吧。”

    “你在说什么?你竟敢这样说小月,你以为你是谁——”陈渔气势汹汹的看了过来。

    只是现在的杜修满心都只想陈渔不再让悲伤困扰,那股心情就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仿佛光是看到陈渔的模样就有点无法自控,握住她的肩膀,说道:“我只是想帮助你们获得自由的封神使,想让你们变得快乐,仅此而已!”

    陈渔愣了愣,低头朝后退去,竟然觉得心跳有些加速,说道:“你别碰我!”

    杜修不依不饶,仿佛非要让这位高高在上的孤傲美人儿认清自己,步步紧逼,直视眼前那乱人心神的美丽,说道:“我有做错吗?我不想让你落得那般痛苦境地,我想要拯救你,做你勇敢的骑士,你愿意吗?”

    陈渔面色慌乱的朝后退去,直到背靠墙壁无处可退,长长的睫毛上下颤抖,白净的手掌紧紧攥着衣角,竟然感觉自己在此刻有点浑身发软。

    看着杜修和自己的距离在逐渐缩小,陈渔的大脑一片空白,最后直接闭起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