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九章距离产生美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4本章字数:3246字

    周六的清晨,杜修早早就起了床,其实他昨晚三点之后就压根没睡。

    抱着自己的被褥走到阳台,朝阳和煦,天气清爽,一边拍打着被子,杜修面色古怪的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然后摸了摸自己的右脸。

    果然啊,还是挨打了,不过为什么当时没感觉到疼呢?

    杜修烦恼的揉了揉眼角,为昨天的事情感到迷惑不解,在他说出那番激昂豪迈的言语之后,陈渔虽然看上去羞涩无比,甚至还做出了闭眼这种极具诱惑性的举动,可是挥舞下来的巴掌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然后卧室里就只剩下杜修孤零零的坐在地上,直到现在,他也没有想通——自己哪里来的胆量说那种话?

    语言是沟通当中非常有力的手段,只不过人与人在日常的交际当中,很少用语言袒露自己的内心,说些慷慨激昂的话,一般而言,说出那样的话都需要契机。

    像是男生在告白时都有着诗人的天赋,在分手时都有着哲学家的觉悟!

    杜修不是那种很喜欢表达内心想法的人,因为他觉得那种方法太难为情了,可就在昨晚,他竟然把陈渔逼到墙角,面对面,眼对眼,嘴……总之是保持着非常近的距离说出了那种话。

    让我当你的骑士,你愿意吗?

    现在回想起这句话杜修就浑身起鸡皮疙瘩,甚至有扇自己两巴掌的冲动,简直像是表白啊!

    经过几个小时的平静,杜修不得不在意起来,自己昨晚到底为什么变成了那样?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昨晚自己对陈渔的抵抗性差到了极点,几乎到了底线的边缘。

    他不明白这种变化因何而来,以前也不是没见过陈渔的绝世容貌,可没有这么疯狂痴迷。

    想了很久很久,杜修认为自己找到答案了,就一句话——距离产生美!

    这句话在很多时候都被用于热恋时期的情侣,说是彼此留下些空间可以保持感情的长久,而这样的前提是——两人之间的关系保持在相当亲密的状态下,否则只能得到反作用。

    杜修认为自己和陈渔应该从这句话的反方向出发,他们以前的关系不够亲密,距离太大,所以毫无所感。

    凡人为什么敬仰女神?就是因为女神和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远,看得见摸不着,只能用于仰望,两者之间有道比银河还宽的天堑,这种情况下产生的美是尊敬的伪装。

    但是,当你和女神之间的距离缩小,不用太近,用平常做对比就完全足够,也许那是一两句的距离,也许是笑脸相对的距离,但这就已经越过了那道天堑。

    杜修倚在阳台边,越发觉得自己的想法没错。

    以前他和陈渔根本就毫无交集,虽说大家吃住在同片屋檐下,还保守着同样的秘密,但杜修几乎从未和陈渔有过交谈,平日里更是少有碰面,见到陈渔时也总是那副高高在上风华绝代的模样。

    太过飘渺,简直和画册故事里那些只可远观的仙子一般,这种距离下,杜修当然感觉不到陈渔的魅力。

    可是就在昨天,所有事情出现了改变,浴室邂逅就是非常重要的引子,杜修这才发现,自己以前对浴室邂逅的理解真是太狭隘了,不管男女在浴室邂逅中的角色怎么变化,事情怎样发展——只要共同处在那种私密狭小的空间里,有了那股共同的秘密,双方之间的心态就将在无形中改变。

    这很好理解,古往今来,那些娶到仙子的凡人不就是因为无意间看到了女神沐浴的场景才有了现在的佳话吗?

    当然不能说这种行为值得提倡,但是它揭示了道理,出现了这种既尴尬又暧昧的事情,那么高高在上的女神就会走下神坛,不管是羞是恨,起码在她眼里,你不再是一颗尘埃。

    事情再回到杜修身上,有了浴室邂逅,他和陈渔之间的距离在无形中缩短,而随后出现在客房的那些场景,则是点燃了杜修内心小火苗的引线。

    距离太远时,你只能瞻仰女神,可是当女神触手可及时,那股躁动是谁都会出现的。

    所以杜修在梦境中不由自主的遇见了陈渔,之后,陈渔的复仇算是彻底把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了极限,其实距离这种事情,只要双方之间有碰撞摩擦,那么不管好坏,总是可以缩小的。

    见识到了陈渔鲜为人知的一面,听到了她内心的秘密,杜修对陈渔的看法已经彻底翻转。

    他不再把陈渔当成供奉所用的女神雕塑,而是当成鲜活的生命,一旦这样的改变出现,以陈渔无与伦比的容貌和魅力,杜修根本没办法抗拒内心对美的追求。

    这是超越生理的自然现象,天下万物都无法违背,除非有人喜欢追求丑陋的事物。

    想通了这些,杜修在感到明悟的同时也感觉到了丝丝烦恼,以后看到陈渔的时候心里难免在意,那并不是被迷惑,而是内心的感官改变达到了很频繁的程度。

    “咦,杜修,你在这里干嘛?”突兀的,阳台对面响起了张可爱的声音。

    杜修回过神来,只见张可爱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穿着睡衣站在阳台伸着懒腰,雪白的小肚皮在阳光下耀眼之极,果然啊——张可爱在不开口的时候还是非常可爱的!

    “我在晒被子,这还不到九点钟呢,你竟然就醒了,这可有点稀奇!”杜修打趣道。

    张可爱嘟着嘴巴说道:“别把我说的那么懒嘛,其实我还想在被窝里玩手机呢,不过关老师已经打电话过来了,明明我上周已经表现出了可以夺冠的实力,还让我过去训练,真麻烦……”

    “对了,关于武术大赛的对手,你有看过选手名单吗?”

    “还没有,差不多得等到比赛前几天才能看到名单,不过没关系了,总之我都可以赢的,希望这次李轻文别那么胆小,我一定要报上次的仇!”

    杜修愣了愣,随后就想起来了,那场比赛应该是在六年前,少儿组的武术大赛,张可爱的表现相当不错,顺风顺水的杀到了决赛,可惜在决赛时输给了李轻文。

    那天也是杜修第一次看到张可爱哭的那么伤心,这么多年过去了,不清楚李轻文是不是还在江城。

    “那你可得加油了,千万别输!”

    “你对我还没有信心吗?”

    “当然有,只是提醒你千万别松懈大意,到时候输了又哭鼻子——”

    “哼,你就等着看我夺冠时候的英姿吧,我该去收拾了。”

    说着,两人挥了挥手,张可爱就朝着屋内走去,杜修稍微动了动身子便回去,路过陈渔的房间时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心里思绪杂乱。

    “杜修,小渔还没起床吗?”这时,花姐站在楼梯边问道。

    杜修吓了跳,急忙朝后退了几步,说道:“应该还、还没起吧,我也不清楚。”

    “真是的,都怪小月那丫头,我进去看看吧,你进来吗?”说着,花姐便朝客房这里走来。

    杜修连忙摇了摇头,说道:“我就不用了,花姐你自己进去吧,我下去做饭。”

    花姐看着杜修逃也似的背影,不禁皱了皱眉,是错觉吗?为什么感觉杜修身上有小渔的那股香味?

    敲了敲门,花姐推门进去,轻声道:“小渔,还在睡吗?咦,既然醒了为什么不起床啊——”

    平凡的周末没出现什么惊心动魄的事情,只不过杜修和陈渔对彼此都有点在意,以往吃饭的时候陈渔总是很不客气的使唤杜修,现在就乖乖的坐在那里,小口小口的吃饭。

    对此,花姐倒也不是没有奇怪,不过心中只觉得是陈渔还没从闭月的打击中缓解过来。

    杜修倒是还好,顶多是瞥向陈渔的视线变得频繁而已,同时,他偶然也能感觉到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视线在背后浮现,多少有点恐怖的感觉!

    很快,时间就到了周天下午,杜修和花姐正在店里招待顾客,旺财则窝在沙发睡觉。

    陈渔站在客厅旁边看着忙碌的杜修,内心复杂无比,为什么自己那天晚上听了那些话会感觉浑身发烫?现在想起来心跳还时不时的加快,那比起自己难看百倍的模样仿佛也顺眼了许多。

    这到底是为什么?

    “小渔,小渔,你在想什么呢?”花姐的声音从旁边响起。

    陈渔回过神来,低着头说道:“没、没什么,只是看你的工作似乎挺有意思的,我可以试试吗?”

    花姐的眼神亮了起来,拉着陈渔道:“你想试试吗?其实很简单的,不过记得说声谢谢惠顾哦!”

    陈渔点了点头,扶了扶自己的大框墨镜,稍微用头发将绝美面容遮挡起来,虽然这样看起来依旧漂亮,不过起码没有那么惊世骇俗。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自由生活,陈渔已经完全适应了现代社会,对于那些算数小问题可以说手到擒来。

    这时,一位身材彪悍的男性顾客将几颗铆钉和灯泡放在桌上,问道:“美女,这些多少钱?”

    陈渔伸出细长的手指点了点数目,说道:“十二。”

    “这样啊,给你一百。”

    陈渔接过红色钞票,然后就在抽屉里找起了零钱,刚把零钱递过去,那男子便说道:“咦?我这里好像有零钱,给你十二,你把那一百的给我吧!”

    陈渔心生不悦,感觉这家伙麻烦事真多,顺手接过零钱,然后把刚才的红色钞票还了回去。

    看到这幕场景,花姐轻轻皱起眉头,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只能看着眼前的顾客将东西装袋提走。

    就在男子返身走出几步的时候,杜修挡在他面前,冷声道:“把钱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