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三章校园怪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4本章字数:3073字

    天骄中学,江城境内实力最顶尖最优秀的私立高中!

    虽说这样的称号并没有得到立树与白鹿中学的认同,但是所有天骄的学生都坚定不移的视自己为天之骄子,同时也为自己的学校感到骄傲。

    天骄中学建立于十五年前,建立时的初衷是想打造出国内一流的私立高中。

    十五年过去了,天骄已经完成了当时立下的大半成目标,从外部环境而言已经是江城乃至国内都首屈一指的名校,唯一的遗憾就是少了真正可以称为天骄的学子。

    连续五年,江城市的高考状元都是从白鹿中学走出,他们不是只懂得读死书的迂腐学子,个个惊才艳艳学艺绝伦,彻底把寻常学生压了下去,这点让天骄感到忧愁,也坚定了他们培养顶尖学子的想法。

    夏日的夜晚,天骄中学内寂静无声,不时有灯光亮起,那是值班老师在巡夜。

    踏踏!

    教学楼内,身材健壮的体育组冯老师握着手电筒缓缓前进,明亮的玻璃窗反射出柔和的月色光华,照耀在楼外休整齐平的草坪上,绿草茵茵,上面摆着几座大理石雕塑,披着月光轻纱,风景美丽之极。

    留着寸头的冯老师站在窗边,看着风景优美,亭台林立的校园,心中不由得欢快振奋起来。

    自己只不过是普通大学毕业的体育生,本以为只能在某所普通高校担任教师,没想到竟然来到了这所天骄中学,不说顶尖的办公环境,也不说那些美丽漂亮的单身女老师,光工资就是其它学校的三倍。

    虽说平日里对待那些学生时需要谨慎小心,稍不注意就容易得罪了某位富家子弟,不过这对他而言已经足够了。

    嘭!

    正当这位冯老师满心欢悦的感谢学校时,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他回过神来,仰头朝上看去——还有学生没离开吗?

    刚才的声音动静不小,像是有桌椅翻倒,怀着疑惑,冯老师朝着楼上走去,白色灯光为他照亮前路,四层的走廊空荡干净,不过这里的风是不是有点大?

    继续朝前走去,冯老师看到了旁边肆意张开的窗户,正准备将窗户关上的他突然停下了动作,眼睛猛地睁大,死死盯着窗檐上的泥土,像是脚印留下的痕迹。

    冯老师顿时感觉到浑身冰凉起来,这可是四楼啊,难道刚才有谁踩着窗户跳了下去?

    探出头朝下方望去,草坪上只有几座白色的雕像,没有出现自己想象中的场景,这就奇怪了,没有人跳窗,那这里的泥土是哪里来的?

    沙沙!

    突然,又有奇怪的声音响了起来,这次不再沉重,听起来像是有什么在地面拖动,冯老师扭头朝走廊两边看去,刚才的欢愉早已不见,面色惨白额头冒汗。

    “谁在那里?是学生还是老师?”壮了壮胆子,冯老师问道。

    不过并没有任何回应,那声音停了下来,冯老师站在原地紧紧握着手电筒,右手探到腰间,拔出那根巡夜准备的塑胶棒,战战兢兢的朝着前方走去。

    走了几米,冯老师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扭头看向旁边,这间教室的门没有关。

    凉风从教室内吹出,看不清里面到底有没有人,可是冯老师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很快,朝后退去的同时将灯光对准了教室内部——什么也没有!

    灯光下只有讲台和几排课桌,这让冯老师稍微轻松了下来,可是还没等他将灯光移开,一道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口。

    冯老师猛地朝后退去,直到身体抵在墙壁上,双眼睁大,看着这位身材高大远超房门的陌生人,看不到他的模样,只能看到那粗壮的双腿以及赤裸的上半身,腰间缠着粗长的铁链,想来刚才的异响就是铁链引起。

    虽然眼前的场景惊悚恐怖,不过幸亏出现的是人,不是什么鬼怪,冯老师还未崩溃,问道:“你、你是谁?”

    对方并未开口,身体站立不动,只是双胸位置突然裂开两道约十厘米长的口子,并没有鲜血流出,伴随着微弱的黑白光芒,两只眼睛出现了,当瞳孔镇定下来的刹那,走廊内大风肆虐,杀气横现。

    看到这种场景,冯老师尖叫着拔腿就跑,可是身心已经崩溃的他还未跑出几步就昏倒在地。

    寂静的校园内空留回响不断的尖叫声。

    第二天,日光高升,天清云淡,负责清扫卫生的职工发现了昏迷的冯老师,急忙将他送到了医院,这番景象让不少学生看在眼里,一时间,传闻不断,大家都在猜测晚上发生了什么。

    在学生们的肆意联想下,新的校园恐怖事件出现了,只是无人证实它的真实性。

    对于疑问,学校轻描淡写的敷衍了过去,学生们虽然有心探究,不过想付出行动还是太难,不到两天,那股新鲜劲就过去了,大家只当成是闲聊时的笑谈。

    又过了两天,就在大家快将事情淡忘的时候,新的恐怖事件出现了。

    不过这次的事发地不是天骄,而是它的老对头,校史悠长校风严苛的立树中学。

    据说立树中学出现的事情与冯老师碰到的情况大致相同,最初都是听到了异样的声音,然后有老师过去查看,这期间具体发生了什么谁也不清楚,但是那位老师昏了过去,并且身上还留下了伤。

    虽说不是发生在自己的学校,但也足够引起学生们的注意,一时间,话题又火热起来。

    二年级的教室内,霍倾凤身子端正的坐在位置上,长发披肩,面容娴静,认真看着手中的名著,耳朵则悄悄竖起听着其他同学讨论的事情。

    “立树也出现了这种情况?真实性提高了,难道是神明出没吗?”霍倾凤不露痕迹的思索着这起怪异的事情,看了看时间,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又到了周五,对于杜修而言,这星期过得很平淡,没有什么大事出现,也没有找到开学典礼上出现在宿舍楼的那位神明,每天上学放学,不过时常受到洛诺蓝的恶言恶语,情况简直比初见时更加严重。

    伴随着清脆的电子音乐,这周的课程到此结束,周辉拍了拍杜修的肩膀,眼镜闪着光彩问道:“你听没听说社团大楼闹鬼的事情?”

    杜修皱了皱眉,点头道:“听是听了,不过具体是什么情况不太清楚,估计又是什么恶作剧或者偶然情况吧。”

    “那可不见得,有没有兴趣晚上跟我调查调查?”

    杜修干脆了当的拒绝道:“没兴趣,我又不是新闻社的成员,调查这个干吗?”

    “可我想调查啊,这可是不小的热点,必须趁着热度还未散去的时候赶紧制造点话题,你想啊,万一我碰到什么情况,有你在不就安全多了。”

    看着周辉的诚恳笑容,杜修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放心吧,这种事情都是假的,你碰不到危险的,而且你应该没机会在天黑之后混在学校里,拜拜,下周见!”

    “这——我们可以想别的办法啊,钻洞还不行吗?”

    离开教室,上楼找到张可爱,两人交谈着朝校外走去,以张可爱的性子,果然对周辉所说的事情很感兴趣,笑问道:“你说有没有可能是神明在恶作剧啊?”

    “哪有这么巧的事情?我觉得应该是看错了。”

    “我还挺有兴趣的,反正明天没课,晚上我们过来看看吧?咦——大家围在校门口干嘛?”

    此刻,只见校门外的街道上,不少同学聚集在那里,声音吵闹,似乎在讨论什么,两人对视相望,带着疑惑朝那边走去,很快就听到了大家的声音。

    “这人是谁啊?不是我们学校的吧?竟然敢打人——”

    “看这身制服,应该是天骄的,长得真漂亮,气质也很高贵,不愧是贵族学校!”

    “不过天骄的学生到我们学校干嘛?”

    这样的讨论引起了张可爱的兴趣,动作灵活的挤了进去,不到几秒钟就听到张可爱惊呼道:“霍、霍倾凤?你在我们学校干嘛?”

    杜修愣了愣,然后也朝内挤了进去,果然看到霍倾凤身子挺直,面容清冷的站在那里,旁边还躺着一个哀嚎不止的男生,巧的是,这名男生杜修也认识,就是在体育馆里遇见的那个叫李三还是李花的人。

    只见李三花捂着肚子喊道:“打人啦,有没有人帮忙啊?疼死了……”

    白兰色的清凉夏衣,红黑相间的格子短裙,这就是天骄的学生制服,清新又明朗,站在那里的霍倾凤显得青春洋溢,澄澈的双眼看向张可爱,说道:“你们总算出来了,快走吧,我有事找你们!”

    听到这话,李三花登时停止嚎叫,跳起来喊道:“喂喂喂,你打了我,什么也不说就想走?是不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这可是立树的地盘,别以为你是天骄的我就害怕!”

    周围的同学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跟着喊道:“就是就是,天骄的就了不起啊?为什么打人?”

    “对,交待清楚,不然别想走!”

    面对这样的形势,霍倾凤面不改色,骄傲又冰冷,说道:“你有胆量把刚才对我说过的话重复一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