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五章校园探秘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4本章字数:3153字

    杜修有点没反应过来陈渔话中的意思,问道:“碰到《山海经》的神明有什么问题吗?”

    陈渔有些无奈的翻着白眼,自打和杜修的关系变得微妙之后,这位绝世美人儿基本不再遮掩面容,虽说刻意收敛了那股美到极致的风情,不过仍然容易让杜修间歇性的失神。

    尤其是眼下做出这种灵动俏皮的动作,显得既成熟又青春,致使杜修差点没把筷子伸到花姐碗里。

    啪!

    花姐挑起秀眉打掉杜修的筷子,眼神怪异的看了他几眼,轻声道:“小渔的意思是说,霍倾凤可是《山海经》的神使,你们两人同时行动——碰到神明的话该由谁封印?”

    杜修回过神低下头,感到无比尴尬,说道:“这我倒是没想过,不过应该没有那么巧的事情吧?就算真的出现了,那么由霍倾凤封印我也没什么意见,我们俩的关系——”

    “你们俩的关系?你们有什么关系?”陈渔促狭的问道。

    杜修说不上来,只能略显尴尬的笑了笑,埋头吃了几口米饭,所幸陈渔也没有继续追问。

    吃过晚饭之后,杜修便回了卧室,盘膝端坐在地铺上,精神放进意识空间,认真感受体验那三位神明的力量,虽说神使封印神明之后便可以自由使用其神通,但是想展现出神通最强的状态并没有那么容易。

    首先是神使不可强迫神明,非神明本愿施展出来的神通至多有五成威力。

    其次是神使本身需要对神通有深刻的理解,只有当自己可以切实掌握到那股力量,与之完美契合的时候才可以展现出神通最巅峰的威力,这点,张可爱表现的极其出色。

    杜修现在对炉火纯青和缩地成寸的掌控力都几乎为零,施展的神通威力有限,只有唐刀,大约可以展现七成的力量。

    至于从封印期就附身的那位神明,杜修对它根本毫无了解,连身份也不曾知晓,就连小熊猫也不肯透露,只说是天道降下的恩赐之一。

    一小时之后,杜修从意识空间抽身,看了看时间——该出发了!

    换了身容易活动的运动服之后,杜修便准备出门,没想到刚把房门打开就看到陈渔站在那里,突兀的变化让两人都有点惊愕,陈渔慌乱的说道:“你已经准备走了吗?”

    杜修定了定神,点头道:“嗯,时间差不多了,你找我有事?”

    陈渔看了看两边,迈步走进卧室,顺手把门关上,这样的举动看的杜修心慌意乱,印象中,除了躲避洛诺蓝寻找的那次,陈渔就再也没有进过自己的房间,现在是干嘛?

    进门之后,陈渔看着杜修问道:“你和那个霍倾凤的关系很好吗?”

    杜修没想到陈渔竟然问这个,不确定该用什么样的回答,只能说道:“我们是朋友,不过我很信任她。”

    陈渔顿了顿,沉声说道:“在以前的封神大战里出现过结盟的神使之间突然反目成仇的事情,我虽然不清楚你们之间是什么情况,不过还是觉得你应该有点戒心,你现在只有四位神明吧,或许我作为神明说这样的事情有点不对,不过……你还是应该多封印几位神明。”

    杜修不禁睁大了眼睛,他可以感觉到陈渔话中的关心,这让他心中忍不住有几分暖流淌过。

    “我明白你担心的情况,不过我相信霍倾凤不会做那种事情,而且她现在只有赤城洞天和五鬼搬运两位神明,比我的处境更艰难。”

    陈渔轻咬红唇,神色中的忧虑为其增添了几分娇柔,让人根本无法移开视线。

    杜修感觉到自己最近对陈渔的抵抗力越发差劲了,这种成熟美艳又不妖娆的美丽对他而言杀伤性太强了,幸亏陈渔没有注意到杜修的眼神,嘀咕道:“既然你这么信任她,那我也不说什么了。”

    说完,陈渔返身朝外走去,杜修说道:“谢谢你对我说这些话,我会小心的!”

    陈渔的脸颊突兀的飘起两抹霞红,只觉得浑身发烫心中发虚,慌乱的推门而去,杜修怔怔站在原地,半响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该出门了,急忙朝楼下跑去。

    成功骗过了汪敏之后,杜修和张可爱骑着天马朝学校飞奔。

    夜色深深,再加上张可爱独有的神力做掩护,街道之上的行人难以看到这样的奇景,只用了十分钟,两人就到了学校上空,霍倾凤已经在约定的围墙附近等待。

    看到两人现身,霍倾凤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左右张望,然后纵身跃过了面前高约三米的墙壁,身姿轻若鸿雁!

    沙沙!

    两人骑着天马降落在礼堂后方的隐蔽区域,霍倾凤将乌黑长发扎成马尾,直直垂落,身穿与夜色相融的暗红色运动服,挺直端庄的形象宛若一位英气澎发的巾帼女将!

    张可爱打量着霍倾凤和杜修的衣服,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这套不合时宜的淡蓝色短袖短裤,皱眉道:“你们两个是不是背着我私下商量过?穿的这么有默契?”

    霍倾凤双眼环顾校内的环境,随口道:“你穿成这样是恐怕别人看不见吗?”

    “哼,我这叫光明磊落,和你这种夜行者不同!”

    杜修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说道:“还有二十分钟就到十点,昨天出事的地方是社团大楼,走吧。”

    有了正事,张可爱也不再纠缠霍倾凤,怀着欢快跳脱的心情在空荡的校园行进,就在三人即将到达教学楼附近的时候,霍倾凤突然拉住两人,低声道:“有人在往这边走,我们先退——”

    话音刚落,两道明亮白光就从楼内扫了出来,幸亏三人反应都不慢,躲进了旁边的灌木丛当中。

    几秒之后,脚步声越发响亮,同时伴随着男子的声音:“哪有什么奇怪诡异的情况,都怪那昏迷的张老师,不然我现在应该坐在沙发上陪我女儿看电视。”

    另一道声音响起:“别抱怨了,没事最好,反正也巡视完了,回值班室吧。”

    两道声音渐行渐远,看来是学校加大了巡视力度,片刻之后,三人从灌木丛中走出,张可爱仰头看了看共有四层的大楼,问道:“是不是我现在在走廊乱扔垃圾也没人知道?”

    霍倾凤已经朝着大门走去,说道:“你脱掉衣服狂奔也没人知道,不过有可能被神看到。”

    “呸,没羞没臊的家伙——”

    张可爱跟在后面恶狠狠的说道,同时挥手将几滴墨珠弹了出去,马上就出现了六七只体型小巧的雀儿在周围飞舞,神力轻微,视力极佳,乃是天然的守卫。

    此时的教学楼漆黑幽暗,偶尔掠起的凉风也让人感觉到有股与往常不同的气息,这就是夜晚赋予它的魅力。

    为了不惊动到有可能出现的神明,三人都将神力压制到最低,动作轻缓无声的前进着,只有张可爱显得兴致盎然,仿佛从未到过这里一样。

    没察觉到有什么异样之处,杜修跟着霍倾凤登上了二楼,两人才走了四五步,霍倾凤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面色凝重的说道:“张可爱呢?”

    杜修表情突变,急忙朝着身后看去,空空无人,只有浓稠无边的黑暗。

    “刚才还跟在我身后,人呢?”杜修心里稍微有点紧张,低声朝周围喊道:“张可爱,张可爱——”

    回音阵阵,但是并没有张可爱的回应,霍倾凤凝目看了看左右,沉声道:“我们之间的距离并不远,有动静应该不至于感觉不到,难道是中了某些陷阱?可是没感觉到有神力啊。”

    “我下去看看——”

    “我跟你去,既然已经有意外出现了,那么就不该再分头行动。”

    杜修想想倒也是这样,两人便返回一楼,只是几分钟的查找中毫无所获,既没有那里有打斗过的痕迹,也没有神力反应,更没有丝毫异样的声音。

    以张可爱的本事,应该不可能有神明可以悄无声息的将她制伏,两人的表情越发凝重,加快速度朝着楼上前进,就在这时,旁边的墙壁突然亮起幽幽绿光,血肉模糊的脸庞从墙壁内钻了出来。

    杜修浑身毛发倒竖,双目欲裂,感觉心跳都快停了,可是再看霍倾凤,面无表情的将手探了过去。

    白净修长的手掌捏住了这张惨不忍睹的面庞,随着霍倾凤微微用力,恐怖面孔消失,张可爱龇着牙齿作狰狞状,幽幽绿光使得这位小丫头看起来仿若鬼魅。

    霍倾凤低头看了眼手中的面具,没好气的说道:“你就这么无聊?害我白担心你了。”

    张可爱感觉到十分受挫,收起神通,惊奇道:“难道这面具不吓人吗?还是我出现的形式不对,我感觉肯定可以把你们吓住……不对,杜修已经吓住了,不过你为什么不怕啊?”

    霍倾凤将面具甩回去,盯着张可爱,眯眼笑道:“因为鬼没有这么矮的!”

    张可爱登时愣在原地,表情变得越发冰冷,瞳孔燃起火苗,咬牙道:“霍倾凤——”

    “我说的没有道理吗?而且,鬼也没有这么幼稚的,这样就想吓到我,你还太单纯了!”霍倾凤明显是对张可爱刚才的行为感到了不满,言语极尽讽刺。

    而张可爱也不是什么肯忍气吞声的人,眼看气氛即将变得凝重,杜修急忙站了出来。

    不过就在他即将开口的瞬间,走廊尽头闪过的人影让他睁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