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七章轩辕剑意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4本章字数:3134字

    无名巨人,与帝争神,帝斩其首葬于常羊之山。

    这就是刑天的起源,巨人无头却不死,以双乳为目,愤然咆哮,舞干戚不止,神勇异常是为战神。

    杜修从小没少听少看这样的神话故事,不过此刻见面并未敬仰尊崇之意,反而觉得心神震颤,因为眼前巨人的模样实在过于凶煞。

    粗壮的脖颈之上殷红一片,凝固的血浆沿着断头处淌下形成几道血痕,古铜色的皮肤伤痕累累,双臂与背后都纹着难以看懂的图腾,浑身只穿黑色长裤,赤脚站在大街上,粗狂又凶煞,尤其是胸前的双目格外吓人,看之胆寒。

    “这家伙光是看着就很难对付啊,这身皮估计都有城墙那么厚。”张可爱喃喃道。

    对于这位对神明毫无敬意的青梅竹马,杜修实在无话可说,他还真没想到可以在学校撞见神明,难道撞大运了?

    这时,小熊猫飘飞而出,凝声道:“刑天乃是《山海经》在册神明,原本只是骁勇善战的巨人战士,死后经岁月洗礼和心中怨气纠缠,又为世人传颂,故而为神,拥有自在神与道德神双果位,是相当棘手的家伙。”

    杜修和张可爱面面相觑,都不由得想到了那位身着翠绿衣衫的小萝莉,双位神……这可难办了。

    “他手中握着的是什么?古语中说刑天的兵器是干戚,干为盾牌,戚为大斧,那道金光就是盾牌吗?”杜修盯住刑天左手的那道金光,疑惑道。

    此时,霍倾凤与刑天严阵以待,整片宽阔街区已经缓缓被洞天宝珠笼罩,这里将从现实世界分割而出。

    小熊猫认真看了看那道金光,嘀咕道:“那不是盾牌,盾牌在腰间的封山锁链当中,这道光……剑气很重,同时还有圣洁的王道之气,让我觉得很熟悉。”

    咕咕!

    就在几人打量刑天的时候,只见这位巨人将手中金光放在了腹前,肚脐位置裂开大嘴将这道光芒吞了下来,隐约间还有牙齿咀嚼的声音,仿佛对这道光芒有莫大恨意。

    “轩辕,我必将你诛之——”张嘴吐出蓬勃光雾,刑天这样说道,声音沉闷粗重不甚好听。

    小熊猫顿时惊呼道:“我想到了,刚才那道光是轩辕夏禹剑的剑意,难怪有那么强劲锋利的剑气和无上的王道之气,刑天曾经被轩辕剑斩首,故而对它有滔天怨恨,只是……他从哪里找到了的剑意?难道轩辕剑也在学校嘛?”

    杜修的瞳孔微微放大,作为华夏人,没有谁不知道轩辕剑的名号,那是当之无愧的剑道魁首。

    当时翻阅《点化录》时,杜修并未看到关于轩辕剑的介绍,想来是在《兵器谱》当中,没想到现在竟然有了踪迹,只是杜修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

    此时,新的世界已经彻底形成,杜修两人头顶上方的广阔空间笼罩在了红色光雾之中。

    整片街道,包括两边的建筑,都已经成为了脱离现实的新世界,相当于霍倾凤用宝珠复制了这里的场景,这里出现任何情况都不会影响到现实的街道。

    这种方法并不高明,远远比不上赤城洞天自身塑造的空间那么随性通灵,可是眼前刑天的力量太过强悍,必须以现实作为依托,否则根本无法塑造新空间。

    霍倾凤握住红豆珠子,面色凝重的盯着刑天,光是对视就感觉到了那股庞大的压力。

    “又是你们这群讨厌的神使,该死——”

    说话间,刑天左手在腰间划过,坚固厚重的盾牌悄然出现,大斧和盾牌铿锵碰撞,高亢金鸣成了战斗的号角,刑天直接将矛头对准了霍倾凤。

    别看体型是这样的庞大,速度倒是不慢,巨斧在手中烈烈生风,脚下马路在那股力道的踩踏下出现了深刻的脚印。

    霍倾凤头顶五鬼之力,秀脚轻踏,天地当中的厚土之力通通凝聚而来,高绝宽厚的墙壁接连竖起十八道,表面还有金之力形成的锋利矛头。

    霍倾凤飘飞而起,站立在最后那道墙壁之上,双手霞光闪烁,随时准备变招。

    砰!

    只见埋头冲锋的刑天轰然将巨斧投掷而出,斧刃飞旋,重重砍在了第一道墙壁上,钢铁撞击的刺耳声音响彻云霄,金之力尽毁,墙壁也布满了裂纹。

    一道锁链从刑天腰间窜了出来,捆住斧柄将其拉了回来。

    这些原本用于封锁常羊山的锁链此刻竟然成了刑天的另类手段,巨斧回手之后还未停留便继续飞旋而出。

    杜修和张可爱也不再观望,笔尖挥舞,浓墨飘扬,墨珠点点溢散开来,一柄柄漆黑利剑悬在空中,剑尖对准狂奔的刑天飚射而下,同时,在杜修的意识空间里,那柄华美秀气的唐刀锁链尽开,刀身震颤。

    杜修探手在空中虚握,原本空无一物的手中马上多了那股坚硬粗糙的质感,刀柄细长,可用双手紧握。

    宛若清水洗净的刀面上月光闪烁,那朵盛开牡丹仍然沾有鲜血颜色,外形极尽华丽美艳,握住唐刀的瞬间,杜修便觉得浑身通泰,仿佛所有刀式技巧都刻在了骨子当中,成为了本能。

    “早就听闻战神之名,以往不曾得见,今日机遇不可错过,我愿助你十成力量,看看能做轩辕王道剑对手的人物有什么本事!”

    脑海中响起唐刀的声音,杜修会心一笑,果然,洗去了枯萎之力之后,神兵所拥有的杀伐之气显示了出来。

    一步迈出,杜修便出现在了刑天的身侧,双手握刀猛然上挑,刀刃撕裂空气,将反射而出的月光画出美丽的弧线,仿佛天上地下有两轮弯月共存。

    锵!

    刀身劈在盾牌之上无所停留,但是没能造成什么伤害,只留下一道长长的刀痕与火光四溅。

    由于杜修的干扰,刑天原本冲锋的动作停了下来,道路之上只剩十面巨墙,刑天挥舞右臂,巨斧横扫而来,杜修轻轻跃起,双脚在斧面点下,手中刀砍了出去。

    用刀者,无论是长刀短刀,皆少不了一个凶煞勇猛,没有这样的心境,刀本身的优势也就难以施展。

    刀刃擦着盾牌的边缘滑了进去,不过还未来得及伤到刑天,巨斧上的庞大力量直接将杜修掀了起来,身子在半空漂浮,顺势一刀劈了过去。

    刀芒足有三尺长,光辉灿烂,只是那盾牌也并非凡物,表面古老图案纹饰熠熠生辉,撞击后并无丝毫反应。

    嘭嘭嘭!

    这时,张可爱看准机会,所有利剑再度冲锋,足有上百把利剑刺在了刑天的后背之上,墨汁飘散之后又再度凝聚,不过刚才的攻击看起来凶猛无比,实则连刑天的皮肉都未能破开,只是疼痛剧烈而已。

    “我的天,这家伙刀枪不入吗?根本砍不动啊——”

    张可爱在天上惊叹,只见刑天双眼渐渐发红,猛然将巨斧甩了出去,张可爱急忙催动黑影朝旁边掠过,但一道速度极快的锁链悄无声息的飞了过来,穿透黑鹰,缠住张可爱的腰肢。

    张可爱面色剧变,身体在那股大力的拉扯下朝着刑天撞了过去,这时,飞旋的巨斧也回绕而来。

    杜修轻皱眉头,直接冲向刑天,大力劈砍在盾牌之上,脚下微微错步,身子一转,刀刃从空挡处刺了过去,虽然仍然在最后让盾牌挡住,不过再一步之后,杜修直接到了刑天的身后,刀身似鸿雁掠过天际,无痕而优雅。

    这和张可爱刚才的天降群剑不同,神兵本身便拥有极尽的锋利,再加上神力作用,威力不可小觑。

    刑天的后背顿时出现了一道细长伤口,殷红鲜血从中渗出,不过怪异的是,这道伤口不过三秒便自然愈合,让人惊奇无比。

    而由于杜修的攻击,刑天怒吼出声,张可爱抓住机会打飞从身后飞来的巨斧,顺利脱身,脚踩黑鹰重新掠高。

    唰!

    锁链缠住斧柄,瞬间回到了刑天手中,回身便对杜修劈了下去,杜修并未闪躲,存了与刑天试探的心思,右手握刀柄,左手撑住刀身,迎着斧刃而去。

    咔咔咔!

    以两人为中心,周围的地面灰尘跌宕,似涟漪般圈圈散开,杜修脚下的土地更是呈龟裂状朝着四面八方蔓延,若不是他的体魄还算坚硬,这股庞大的力道足以让他的双腿断裂。

    不过此刻虽然还可以站着,但杜修已经是浑身麻痹,仍然保持着刚才扶刀的动作,身躯让那股力量贯穿。

    眼看刑天又是一斧劈下,杜修竭尽全力让身体晃动,神通骤现,瞬息回到了百米之外,避开了这将大地劈开粗长裂痕的一斧。

    缩地成寸,并非只有脚步迈出才可施展,而是以身体位置的变化为主,若不是这样,杜修这次怕是危险了。

    缓了几秒钟,杜修这才感觉那股麻痹感退去,身躯的酸疼感在减轻,握了握手掌,心中震撼不已,体魄强硬,巨力无双,动作和反应都非常快速,难怪配得上战神名号。

    “杜修,你没事吧?”张可爱在上空问道。

    杜修摇了摇头,唐刀虽然有力量加持,不过还是没办法和刑天对抗,只是他心中另有疑惑,问道:“刚才那道伤痕为什么那么快就恢复了?”

    小熊猫解释道:“刑天无头之后,凭借强大的意志重新复活,生命力极其强大,体魄也远非常人可以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