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九章埋伏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4本章字数:3126字

    虽说身上增添了杀机深刻的伤痕,不过刑天的战意反而越发高昂,缓缓落在地面,紧盯着杜修。

    或者说是紧盯着杜修手中的唐刀,这把外观华美流畅的宝刀看起来并不适用于战场厮杀,更像是纨绔子弟配在腰间的装饰,不过现在,应该无人质疑它的锋芒了。

    杜修略带警戒的看了眼刑天,最终说道:“牡丹乃花中之王,色香极尽,此招名为国色!”

    听完之后,刑天将手中大斧扛在肩头,眼中流露不屑,说道:“难听难听,此等上佳招式这名字哪里配得上,小家子气,低俗之极,依我说,还不如叫斩骨!”

    杜修对此没什么可说的,他可不指望这位粗狂霸道的巨人能够领略花中之王的国色天香,何况这名字也不是他取的。

    眼看杜修仍然是严阵以待,刑天身子转动,看了眼不远处的霍倾凤,又看了看脚踏黑鹰飘在天空的张可爱,双眼瞪着,闷声道:“打也打得差不多了,还不肯散?难不成——你们三人认为有机会封印我?”

    杜修听得皱起眉头,坦然道:“难道有什么不对的吗?”

    “真想封印我,那你们还得再叫上几位神明,尤其是什么《兵器谱》里面的家伙,虽说那些家伙都怪模怪样,不过杀人的本事倒是不弱,若不是我存了心思想看看你们的本事,否则,你们以为光这种根基不稳的世界能困得住我?”

    这是自打开战之后,刑天首次和几人交流,言语可谓让人惊叹。

    霍倾凤从远处的断壁残垣上飞掠而来,神色略有凝重,心中明白对方应该没有说假话,之前在教室里,赤城洞天便没能将他吸纳进去,本以为是对方有神通阻碍,此时以现实为根基,塑造出来的空间虽说稳定住了,不过可以感觉到那股排斥力。

    虽然这其中有霍倾凤无法将洞天神通尽数展现出来的原因,不过更多的还是实力差距。

    世间神明众多,但双位神何其稀少!

    尤其道德神与自在神都是善于吸纳神力的类别,气运与造化都不低,想必应该比赤城洞天高出不少,神力受到挤压,这片世界的运转自然极为凝滞艰涩。

    霍倾凤相信,若是刑天施展大力攻击这片空间,自己应该撑不了太长时间。

    不过若是因为这样的困难就退缩,那就太不符合霍倾凤的性子了,坚决道:“能不能封印,那得试过之后才清楚,我还没动手呢——”

    对于霍倾凤而言,刑天是位不可多得的强大神明,自己本身因为受到太多限制,导致现在只有两位可用的神明,战力虽说不弱,但绝对无法撑住真正的大场面。

    在这种情况下,她无比渴望能够封印住刑天,否则在未来肯定会越发无力。

    这时,张可爱也逐渐降低了高度,手中持着大笔,笔尖神光绽放,表达的态度不言而喻,大晚上跑到学校,总不能空无而归啊。

    杜修握着唐刀略微思索了片刻,问道:“你为什么出现在学校里?”

    刑天扛着大斧,双眼猛地凶狠起来,凝声道:“当然是为了追杀轩辕,我对别的事情没有兴趣,只想把那家伙的脑袋砍下来。”

    杜修和霍倾凤面面相觑,问道:“难道轩辕剑在学校?”

    刑天似乎没有什么心机城府,又或许是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信心,毫不掩饰的说道:“当然是这样,我已经在那地方两次感受到他的剑意了,若非这样,我也不至于出现,可惜那狡猾的家伙不知躲到了哪里,只能看得到剑意。”

    这番话再度引起了杜修的怀疑,学校里有轩辕剑?那为什么自己没有发觉?

    若是轩辕剑平日里没有表露行踪,只在夜晚出现,那么为什么偏偏留下剑意又不现身,一时间,杜修感觉心头飘上了几缕阴霾,事情似乎不是看上去这么简单。

    “那你找人就找人呗,你打洛诺蓝干嘛?难不成她是轩辕剑?”张可爱问道。

    “你是说那小女娃,哼,我可不屑于打女人,只是她撞见了我,我随意挥了挥手而已。”

    张可爱顿时哑然,不禁对洛诺蓝有几分同情,霍倾凤则是敏锐的感觉到了什么,仰头看了看四周,沉声问道:“神明大人,你是否带了其他神明到学校?”

    刑天闷声道:“本神素来独来独往,你们还打不打?不打本神可就走了。”

    看来凡是被称作战神的都有狂热的好战因子,这时,杜修已经想明白了什么,低声道:“我感觉,出现在学校的轩辕剑意不是偶然,有人在引诱刑天,不过最终的目标……似乎是我们。”

    霍倾凤和张可爱身体微震,眼中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杜修,至于刑天,面色……眼色微变,反应倒也不慢。

    这时,从这片独立空间之外,有道杜修颇为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没想到你们的脑袋倒是不笨,这么快就发现了,亏我还想再看看这场龙虎斗,可惜之极!”

    杜修双眼凝结,咬牙说道:“偷书贼!”

    霍倾凤目光闪烁,心思敏捷的她很快就想通了这之间的关联,沉着脸探出手,手掌在空中滑过,夜色从两边分开,显露出外界的情况。

    有两人悬空而立,一人俊朗出尘,一人黑衣遮面,嘴角带着轻狂的笑容,这幅模样与当日在太白湖上毫无二致。

    刑天看着空中两人,悄然将大斧从肩头放下,沉声道:“又是两位神使,看来这次是为我设下的圈套吗?果然是卑鄙小人,有本事就尽情放马过来吧!”

    张可爱没好气的说道:“你看不出这两个家伙跟我们不是一伙的吗?现在是我们掉进别人的陷阱了。”

    刑天眼中虽有疑惑,不过并未松懈,在他看来,言语远没有手中的大斧有信服力,管他是三人还是五人,既然想战那便战,这就是战神的真谛。

    空中,那不明身份的俊朗男子目光带着异样的魔力,轻声道:“有意思,这两位神使身上都有我看不透的神明,还有这位小丫头,从未见过与神明契合度这么高的法体。”

    杜修心中大惊,对方竟然能察觉自己拥有的神明?这下就不妙了。

    “几日不见,你倒是有所长进,不过还配不上封神使的名号,这次,看你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偷书贼厉声说道。

    “又是你这丑八怪,有本事就光明正大的出来战斗啊!”张可爱气不过喊道。

    “哼,那你满足你们的心愿,不愿意撤去这洞天结界吗?那也无妨!”

    说着,看不到偷书贼具体做了什么,但霍倾凤明显感觉到结界正在遭受攻击,若是平常,从外部攻击需要不少力气,可是现在根基本就不稳,难说能撑几分钟。

    再看外面那两人的神情,绝对是早就布置好了陷阱,这下麻烦了。

    霍倾凤心思飞转,看了眼杜修,两人似乎想到了同样的方法,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杜修退后几步,对着刑天说道:“神明大人,现在的情况想必你也看到了,已经不是我们封不封印你的事情了,想脱离险境,只能大家联手了。”

    刑天虽然粗狂无心机,但也不笨,提着大斧问道:“你有可以让我相信的地方吗?我可不确定这是不是你们的阴谋。”

    杜修沉声道:“你不相信我难道也不相信这把刀吗?没有磊落的心胸用不出刚才那招。”

    刑天怔了怔,似乎是这句话对上了他的胃口,双眼瞪圆,豪迈道:“那本神就看在这把刀的面子上信你一次,男儿自当提刀杀尽天下猪狗辈,哈哈——”

    杜修最后对着张可爱使了个眼色,然后握紧了刀柄,这时,洞天空间已经越发不堪,裂痕出现,震颤不止。

    “一、二、三——”

    霍倾凤低头自语,说到三之后猛然将手伸了出去,只见周围空间绽放出无穷无尽的耀眼白光,洞天世界飞速缩小化成宝珠回到霍倾凤手中,重回现实。

    灿烂白光驱散了黑夜,遮蔽了视线,偷书贼和柳天才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唰唰唰!

    几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不同方向冲了出去,杜修一马当先冲到了偷书贼面前,唐刀狠狠劈下,然而刀刃砍在偷书贼头上三寸左右的地方就再也无法下降,有道泛着波纹的护盾挡住了攻击。

    杜修心中微惊,眨眼时间又是两刀挥出,不过都没能破开这坚固的防御,只能无奈放弃。

    身旁,张可爱已经踩着黑鹰对准柳天才的脑袋狠狠戳了下来,不过奇怪的是,柳天才明明闭着眼,竟然微微偏头躲过了攻击,不止是这样,笔尖溢散出来的墨汁也没能落在他的身上。

    这两人都不简单,杜修和张可爱眼看无法得手,只能掠过两人朝着远处飞奔。

    既然已经确定掉进了对方的陷阱,那就必须先想办法脱身才行,所以四人在结界破碎后便朝着不同的方向飞奔,希望可以找到出去的路。

    不过就在杜修准备施展神通进行长距离移动时,那向前延伸的视线竟然停了下来。

    视野停留在普通的道路上,可神通硬是无法继续远望,仿佛那里就是世界的尽头,犹豫之下,杜修一步迈了过去,就在他刚刚现身的瞬间,虚空当中突然万箭齐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