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四章逃出生天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5本章字数:3253字

    空中古卷静静悬浮,画中仙子模样朦胧,脚踩流云衣袂飘飞,只是看那身段高度,应该就是张可爱无误了。

    看到此景,偷书贼没有贸然出手,端详了片刻后嘴角露出阴笑:“竟然把所有神力都用在这幅画上,看来你是已经黔驴技穷了,打算拼个鱼死网破吗?”

    张可爱脚踩振翅黑鹰,得空擦了擦嘴角,双眼漆黑,表情凶狠,脑中思绪飞快。

    这场战斗远比想象的更加凶险,此时刑天受困于十面埋伏,战况难料,就算这位战神名不虚传可以突出重围,可是外面还有一座坚固无比的大地牢笼在等待着他。

    同样的,杜修没有足够的时间也无法脱身,与刑天等同是两颗死棋。

    再看霍倾凤那边,有了白虎相助,不说能否击败有多位神明在身的柳天才,至少可以稳稳将其拖住,而那白虹贯日已经施展过两次大神通,剩下的厄运之气不足畏惧。

    张可爱想到这里,目光看向对面的偷书贼,最大的变局就在这家伙身上,不想办法对他出手,自己等人难以脱身。

    不过看清局势对此刻的状况毫无帮助,张可爱咬了咬牙,感到有些头疼,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破解眼前的死局?

    在张可爱思索之时,下方的茫茫士兵再度张弓搭箭,箭矢染着月色光芒,但无半点温柔之意,与此同时,偷书贼猛然一指点出,灵犀青光细若丝线,百米距离刹那可至。

    唰!

    扑面狂风使得张可爱急忙回神,面色惊惧,竭力朝旁边闪避,虽说躲开了致命一击,不过光束仍然擦着额角而去,留下伤痕略有痛感。

    这种遭遇让张可爱变得更加偏执狂躁,粉眼生火,面露狠色,空中画卷横飞而去。

    嘭嘭嘭!

    连续四道光束打在画卷之上,都像是砸进湖面的石子,溅起淡淡涟漪,飞行间,画卷当中的仙子不断挥手,轻松将疾驰而来的箭雨打落,只是难以逼近速度奇快的偷书贼。

    待到画卷逼近时,偷书贼凛然一笑,速度暴涨,直接奔着张可爱杀去。

    不管这幅古卷到底有什么奇怪之处,自己只需将这位法体制住,那就什么用处都没了,不过这次,张可爱面对飞来的青光大道不闪不避,甚至还露出了笑容。

    偷书贼心怀疑惑,不过手中的杀招可没有丝毫软弱,捏着团神力澎湃的光球,对准张可爱狠狠砸了过去。

    张可爱面无惧色,同样伸出小巧手掌迎了上去,当两者拳掌相对的瞬间,这里的空间猛然变得扭曲起来,像是形成了虚幻的漩涡,顷刻间就将两人吞没进去。

    半空由灿烂变得宁静,而百米之后的那副斑驳古卷上,只见那位出尘仙子的对面,出现了一位面容不清的男子。

    虽说画中世界在结界类神通当中并不出众,不过在关键时刻足以发挥奇效,而为了做到这样,张可爱已经把神力与心智通通耗尽。

    不过还未待人静观其变,站立在道路上的千百名士兵突然跑动起来,那上千具黑色盔甲上齐齐披着异样光彩,士兵们的身躯相互吞噬融合,神力叠加。

    这样的变化非常迅速,士兵们的数量在不断减少,不过片刻就诞生出了一位高约十米的魁梧士兵,神力磅礴。

    哧!

    表情森然的士兵猛然挥刀,明亮的刀光长达三丈,对准画卷劈了过去。

    危险关头,只见摊开的画卷倏然闭合,画轴相贴,竖直朝下坠落,避开了狠辣攻击后又迅速展开,飞速旋转着横扫而去,别看只是副画卷,不过锋利程度并不逊色钢刀,直接将这位魁梧战士的手臂削落。

    只是现在对方的神力浩大无比,兼具草木的韧性,只用眨眼时间就重聚断臂,不过身形倒是缩小了不少,估计是看出来过于庞大的体型对这样的战斗并无益处,飞在空中对古卷左劈右砍。

    铛!

    一刀砍在画轴上,险些将画卷从中切开,不过战士的脑袋也因此抛飞。

    此刻就是彻底在比拼双方神力的多寡了,由于张可爱本身占有优势,且之前已经将士兵消灭不少,双方你来我往的几次攻击后,虽说画卷上的伤痕越来越多,不过战士的重聚已经越发艰难。

    哗!

    战刀突然停顿下来,距离那裂缝巨大的画卷中部只有不到半寸距离,可惜,身躯裂成两半,神力消耗尽空的士兵已经没了重聚之能,几秒之后就变成枯木从空中掉落。

    至此,现场的局势终于有了些许改变,不过情况仍然不容乐观。

    只见伤痕累累的画卷突然颤抖起来,上面的陌生男子与飘渺仙子同时动了起来,紧跟着,这两道身影直接从纸面跃然而出,画卷上空留两个触目惊心的空洞。

    偷书贼咬牙说道:“看来是我小看你了,倒是有几分本事。”

    “哼,大晚上还带着墨镜,当然看不清姑奶奶的本事,打的就是你。”

    心中恼怒,偷书贼一指点出,快若闪电的青光就杀了过来,张可爱目光闪烁,催动黑鹰朝着霍倾凤那边急速飞去,已经满目疮痍的画卷在身边飞旋,挡下偷书贼的攻击。

    “霍倾凤,把洞天宝珠给我,顺便帮忙拖住这家伙——”飞来的张可爱大声喊道。

    此刻的霍倾凤正挥手将周围的木元素搬运而来,听到张可爱的话后疑惑的看了过去,不过战局瞬息万变,霍倾凤不再犹豫,果断将宝珠抛了出去,同时将手中的木元素对准了那已经追到张可爱身边的青光大道。

    张可爱一把握住洞天宝珠,脚下黑鹰方向立转,直直朝着天上冲去,追击而来的偷书贼因为霍倾凤的干扰有了停顿。

    一颗没有具体模样的大树陡然出现在空中,不具形体,不过从树干中伸出数量惊人的粗壮藤蔓,犹如锁链般对准青光纠缠而来。

    只见偷书贼立掌为刀,狠狠将周围的藤蔓枝条斩断,不过这样的动作也让他失去了追击的最佳时刻,对面,霍倾凤双手带着烈火拍打过来。

    烈火将周围青光吹开,只是无法打破无懈可击的防御,偷书贼表情凶狠,一拳砸了过去,霍倾凤回手抵挡,两人都朝后方退了几步,落地之后,霍倾凤咬咬牙双手撑起,只见地面上陡然竖起一面高大壁垒,拦住了偷书贼的道路。

    轰隆!

    直直前进的偷书贼一掌拍去,神力浩荡,虽然使壁垒上裂痕横生,不过并未崩塌。

    眼看壁垒无法继续支撑,霍倾凤不管不顾,神力再度鼓舞,扬手将周围天地的水元素搬运而来,一道水柱喷薄而起。

    虽说连番的迅猛出手堪堪把拥有急速的偷书贼拖住了,不过霍倾凤却忘了身旁还有一位白虹贯日在虎视眈眈,此刻正是她力气用尽无法防备之时,动作敏捷的白虹贯日双手带着漆黑光芒扑了过来。

    那慑人的黑光让霍倾凤不由得想到了之前的痛苦遭遇,面色惊恐交加。

    就在白虹贯日已经扑到霍倾凤面前,甚至那双漆黑双手都快触碰到雪白肌肤时,一道黑白相间的粗长尾巴闪电般飞来,紧紧缠住白虹贯日的腰间。

    “过来——”

    远处逼退柳天才的白虎抖动身躯,虎尾登时缩短,拉着那白虹贯日倒退而去,面对附加有厄运之气的双手,白虎丝毫不惧,体表神光晶莹,锋利刚猛的虎爪狠狠拍打过去。

    一掌下去,不详厄运顿时烟消云散,身形消瘦枯槁的白虹贯日倒飞而去,狠狠栽在了地上。

    不过白虎体表的神光也因此而破散,这幅景象让霍倾凤脑海灵光闪烁,原来这样就可以应对厄运,自己这下可以不再束手束脚了。

    由于霍倾凤的尽力拖延,此刻,张可爱已经飞到了这片牢笼的上方边缘,神力打散轰轰砸下的巨石。

    “我倒要看看你这破笼子有多结实,给我开——”

    面带疯狂笑容,张可爱将身后破烂画卷和手中洞天宝珠同时朝上方扔了出去,红与绿两种光彩将周围的落石尽数震碎,然后撞在了肉眼不可见的墙壁上。

    接触的瞬间,神力绽放四溅,刺得人双眼疼痛,紧跟着有大风肆虐,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

    张可爱捂着眼睛竭力朝那光芒灿烂的地方看去,面露喜色,二话不说就冲了过去,身后偷书贼将速度提升到极致追赶而来,伸出手掌想要把张可爱抓住。

    可惜最后还是功亏一篑,张可爱的身影从这座牢笼中消失,重新回到了现实世界。

    偷书贼站在神力轰出的空洞前,表情阴沉,已经看不到张可爱的踪迹了,自己该追出去吗?虽说追出去肯定可以抓住神力不足的张可爱,但是这里的的人……

    犹豫片刻,偷书贼放弃了追捕张可爱的想法,挥手将破洞补上,转身后立刻对着霍倾凤而去。

    偷书贼心中很清楚,张可爱逃出去后肯定是到杂货铺找人帮忙,虽说枯木生花和借尸还魂都不擅长战斗,可毕竟是状态无缺的神明,难保出现什么意外。

    而且刚才牢笼破裂的瞬间,这里的磅礴神力肯定已经泄露了出去,万一有别的神使闻讯而来就糟糕了。

    所以必须赶在意外出现之前将这里的人解决掉,目标锁定霍倾凤。

    不过还没等到达霍倾凤身边,远处突然响起了柳天才的声音:“霸王兄,助我一臂之力将这蛮兽制伏。”

    扭头看去,手持轩辕剑意的柳天才虽说并无什么伤势,不过确实比之前风度翩翩的时候狼狈多了,看来这杀伐之神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

    犹豫片刻,偷书贼调转方向奔着白虎而去,身边青光激射而去,只是打在白虎身上显得不痛不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