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欲加之罪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37本章字数:2039字

    漫天白雪,慕容锦兰的落水声让站在边上的慕容锦玉不知所措,只能慌张的叫喊“来人呐,来人呐!”

    几个仆人闻声跑来“二小姐。”

    “快,姐姐落水了,快下去求姐姐上来。”慕容锦玉急切的说。

    几个仆人跳入水中救了慕容锦兰上岸并送回房时,慕容锦玉站在雪地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慕容夫人杨氏听闻慕容锦兰落了水,还染了风寒,急忙赶到慕容锦兰的寝房,看到慕容锦兰躺在床上冷得直哆嗦,愤怒的向慕容锦兰的侍女问道“屏儿,小姐怎么会落水?”

    “夫人,小姐落水时,只有二小姐在边上,奴婢想,大概小姐是因为二小姐才落的水,夫人不妨找二小姐问问。”屏儿虽不知道实情,但屏儿知道慕容锦玉一个庶出的二小姐,从来都不入杨氏和慕容锦兰的眼,这一盆脏水,也只能往慕容锦玉身上泼了。

    杨氏对仆人吩咐道“去,带二小姐来见我。”

    慕容锦玉战战兢兢的走进房里,杨氏坐在椅子上拍着桌子问“说,兰儿是不是你推进水里的?”

    “嫡母,姐姐是失足落入水中的,与我无关。等姐姐醒了,嫡母问问姐姐就知道了。”慕容锦玉迫切的说道。

    杨氏心疼女儿,一时的怒火,也只能发在了慕容锦玉的身上,谁让慕容锦兰落水时,只有慕容锦玉在边上呢!

    “你去门外跪着,一直跪到兰儿醒过来,我再问问兰儿事情的究竟。”

    慕容锦玉就知道,左右自己是躲不过一番处罚的,无论自己有没有犯错,只要看到慕容锦玉受苦的样子,杨氏和慕容锦兰就都高兴了。

    整整一天一夜,慕容锦玉都跪在慕容锦兰的房门外,大雪纷纷,飘落在慕容锦玉的如瀑青丝上。

    直到响午的时候,慕容锦兰还未退烧,可总算是醒了。屏儿立即对身边的侍女说“小姐醒了,快去请夫人来。”

    慕容锦兰睁开双眼就看到屏儿,还尚且意识不清楚“屏儿,我这是怎么了?”

    “小姐,你可算是醒了,小姐落水,烧了一天一夜,可算是好些了。”屏儿说起落水,让慕容锦兰想起落水之日,自己与慕容锦玉在池边巧遇,接着自己就脚底打滑,失足落水。

    “那天,其实我是自己失足落水的,只是当时你去帮取斗篷,只有我和玉儿在。”慕容锦兰回忆道。

    屏儿提醒慕容锦兰“小姐,反正也没有别人看到,昨日夫人问起,奴婢说,许是二小姐所为,现在二小姐正被夫人罚跪,就在门外。”

    “你做得好,反正我已经受了风寒,也算是她玉儿运气不好。左右是没有人看到,昨日我落水,就是她慕容锦玉推的。”慕容锦兰若有所思道。

    杨氏脚步匆匆走进慕容锦兰的寝房,看到慕容锦兰正与屏儿说话的样子,才算是放心“兰儿,你可算是醒了,快跟娘亲说说,你是怎么落水的?”

    “娘亲,是玉儿,是她将我推入水中的。”慕容锦兰故作无辜的样子说。

    仆人带慕容锦玉进来,慕容锦玉一身湖水绿的衣裙,早已被那一夜飘飞的雪染得发白“姐姐醒了,真是太好了,姐姐,你快告诉嫡母,不是我推你下水的。”

    让慕容锦玉没有想到的是,慕容锦兰竟然一脸无辜的对杨氏说“娘亲,你看看玉儿,明明是她推我下水,还硬是不承认。”

    慕容锦玉惊慌失措的叫喊“不,不是我,嫡母,真的不是我推姐姐下水的。姐姐,明明是你自己失足落水,为何要谎称是我推的你。”

    “明明就是你推的我,哪里是我在扯谎!”慕容锦兰压低了声音说。

    果不其然,杨氏总是相信自己的女儿,怎么会去心疼慕容锦玉一个庶女“你推了兰儿下水,其心不正,还要狡辩。来人,带二小姐下去杖责二十。”

    慕容锦玉受了二十杖,对身边的侍女心儿说“心儿,扶我去大小姐房里。”

    “小姐,你这怕是走动都难,还要去大小姐房里?”心儿为慕容锦玉的屁股而担心。

    慕容锦玉扶着凳子跪在地上,极力要站起来。额上边流着汗边说“你不用管那么多,快扶我去,我要亲自去问个清楚。”

    心儿赶紧去扶着慕容锦玉走向慕容锦兰的房间,慕容锦玉不顾屏儿的阻拦,硬是闯进了慕容锦兰的房间“姐姐,我从来不曾得罪过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从来爹爹都是最疼你的,我对你构不成任何威胁。我从来都是谨慎做人,你我姐妹一场,你为何这样对我?”

    “你在说些什么,我听不懂。”屋里只有慕容锦兰和慕容锦玉两个人,慕容锦兰还在装。

    “这屋里只有我们两个,当日我有没有推你,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姐姐就不用再装了。”慕容锦玉轻笑道。

    慕容锦兰微微笑道“不为什么,只是我看着你扎眼,容不下你。姐妹,我是正室所生的嫡女,你不过是个偏房生的庶女,与我做姐妹,你也配。”

    慕容锦玉才知道,慕容锦兰这都是成心,只是因为看不惯自己。慕容锦玉只能苦笑道“呵呵,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姐姐到底要怎样,才能不为难于我?”

    “我说了,只要你还活着,我就容不下你。你活着,对我就是最大的威胁,除非你死,否则,我定是容不得你的。”慕容锦兰心高气傲的样子让慕容锦玉很是讨厌。

    慕容锦玉由心儿扶着,转身就走出了慕容锦玉的房间。走在长廊上,慕容锦玉口中喃喃道“慕容锦兰,你要我死,我还有娘亲在侍奉,我怎么能死。我慕容锦玉,偏偏就要活给你看。”

    天气越来越冷,钟氏受了风寒,慕容锦玉趁着府里的仆人出府置办物件时,悄悄从后门出府去为钟氏抓药。

    慕容锦玉在集市上看到陈国送亲的队伍,在人群里不停伸头去看。看着这大红色的马车里,前后跟着的这些侍从,想来这马车里的陈国公主也一定是端庄秀丽,仪态万千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