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栽赃嫁祸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37本章字数:2041字

    慕容锦玉走进自家开的药铺,掌柜自然是认得自家二小姐的,虽说是庶出的小姐,却也是主子“二小姐。”

    “掌柜,我娘亲受了风寒,我是来为娘亲抓药的。”慕容锦玉和善的说。

    掌柜吩咐了后面的人“还不快去,给二小姐抓药。”

    “是,掌柜的。”

    慕容锦玉拿了药向掌柜致谢“多谢掌柜。”便要回府去了。

    回慕容府的路上,慕容锦玉看见小巷子里有一个衣衫褴褛的人躺在地上抽搐。慕容锦玉走过去扶起地上的人问“你怎么了?怎么浑身是血,伤成这个样子?”

    “我被仇家追杀,如今身负重伤,无处可去。”那人言简意赅。

    慕容锦玉一时也忘了要回府的事,先扶着那人去医馆治伤。慕容锦玉当然不能带他去自家开的医馆,只能舍近求远,送他去了稍远一些的医馆。医者为那人处理好伤口之后走出来,慕容锦玉走上前去急切的问道“他怎么样了?可有大碍?”

    “姑娘,他受的只是些皮处伤,休养几日便好。姑娘不必担心。”医者如实说道。

    慕容锦玉总算是放心了,从腰间拿出银子给医者“这是他的诊金,他是个无处可去的人,还劳烦医者让他在这儿住几日,若是这些银子不够,尽管告诉我,我会代他交付的。那我现在,可以进去看看他吗?”

    “多谢姑娘,这些足够了,姑娘当然可以进去看看。”医者笑道。

    慕容锦玉走进去看到方才那人躺在床上,面上已经干净了许多,看起来也是个翩翩少年郎。那人看到慕容锦玉进来,正要起身谢慕容锦玉搭救之恩,却被慕容锦玉拦下“你躺着别动,你身上有多处伤口,还是小心为上。”

    “洛新多谢姑娘搭救,来日有机会定为姑娘效劳报恩。”洛新看上去是个谦谦公子,说话却是一副江湖侠士的口气。

    “你叫洛新,就是那个江南一带有名的神医洛新吗?”慕容锦玉惊讶的问。

    洛新轻轻点了点头反问道“姑娘知道我?”

    “江南神医洛新,我自然是听说过了,百闻不如一见,如今也算是我的运气,竟让我真的见到你了。今日我们算是认识了,日后就是朋友,你可不许嫌我弱质女流。”慕容锦玉高兴的说。

    洛新笑言之“姑娘今日搭救我,就是我洛新的恩公,能有姑娘这样善良的女子做朋友,是我洛新的福气,我又岂会嫌姑娘弱质女流。”

    “你的诊金我都帮你交了,医者还答应留你住几日。你身上的伤痊愈之前,就暂且住在这儿,我会偶尔来看看你的。”慕容锦玉嘱咐道。

    洛新不知该如何感谢慕容锦玉,只好拿出身上唯一的玉佩给慕容锦玉“姑娘,这是我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了,给姑娘抵债,望姑娘莫要嫌弃。”

    慕容锦玉将玉佩还给洛新“我救你,并非要你将来还我恩情,我帮你付诊金,也不曾想过要你还我。方才说了,我们是朋友,就不必计较这些了,你只管养好你伤,来日方长。”

    洛新收回玉佩小心放着,慕容锦玉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出来给娘亲抓药的,为了救洛新,已经耽搁了不少时辰了,这眼见着就要日落西山了“哎呀!我是出来给娘亲抓药的,都已经这么晚了,我得赶紧回府了。洛兄,我过两日再来看你。”

    慕容锦玉正要走时,洛新叫住了慕容锦玉问“姑娘,我还不知道姑娘姓甚名谁。”

    慕容锦玉回头微微一笑道“我叫慕容锦玉,是城南慕容府的庶女。你可莫要到府上来找我,嫡母会不高兴的,若是再责罚了我就不好了。”

    “我知道了,今日多谢姑娘了。”洛新会心一笑道。

    慕容锦玉的笑容让洛新心动,或许慕容锦玉并非长得有多惊艳,可此刻落在洛新心里,却是最美的。

    慕容锦玉带着药从慕容府的后门悄悄溜回府里,走向钟氏的房间时,慕容锦玉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

    侍女煎好了汤药端来,慕容锦玉正在房间里给钟氏喂药。慕容锦兰带着仆人破门而入,怒色道“给我搜。”

    “是,大小姐。”

    几个仆人开始四处翻动房里的东西,慕容锦玉走上前带着笑脸向慕容锦兰问道“姐姐在找什么,不必如此麻烦让来搜,我给姐姐拿就是了。”

    “谁是你姐姐?你是什么东西,一个贱婢生的女儿,还跑来与我称姐妹。今日我的耳坠不见了,府上只有这个房间不曾搜过,我带人来找找。”慕容锦兰趾高气扬的说。

    慕容锦玉看屋里被翻得乱七八糟,急切的说“姐姐是怀疑,是我母亲偷了姐姐的耳坠?”

    “府上都找过了,这个房间是最后一处,不是你们,还能有谁?”慕容锦兰冷笑道。

    慕容锦玉可以受欺负,却不是个让人冤枉了还要忍气吞声的人“姐姐说话可要讲证据,我娘亲感染风寒,在房里卧病多日,如何分身去偷姐姐的耳坠?”

    此时仆人拿来两个首饰盒给慕容锦兰“大小姐,这首饰盒里可有大小姐的耳坠?”

    慕容锦兰身边的侍女动手在首饰盒里翻找,背过身去不让慕容锦玉看见,将袖子里早就准备好的耳坠拿出来交给慕容锦兰“小姐的耳坠还真就是二夫人偷的。”

    慕容锦玉也是看傻了眼,但无论何时,慕容锦玉都是坚信钟氏的为人,不会做出这等下作的事情“姐姐,我娘亲不会偷姐姐的耳坠,定是这其中有什么误会。”

    “方才是你说的,说话要讲证据,如今证据都摆在眼前了。这耳坠可是从你娘亲的首饰盒里找到的,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叫我如何信你。你若是有证据,不妨也拿出来我看看。”慕容锦兰得意的说。

    慕容锦玉看慕容锦兰脸上那副得意的笑容就知道,定是慕容锦兰又哪里看自己不顺眼了,自己演了这出好戏。人家慕容锦兰是正房大夫人所生的嫡女,又得慕容尉疼爱,自己只是个庶女,再多的委屈,也只能受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