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缓兵之计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37本章字数:2024字

    秦明风感叹道“我今日被母后催婚就已经够让我头疼的了,这皇室之人,婚姻只是政治筹码,从来都是身不由己。我还能与母后周旋一番,都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她。她只是个命运由人摆弄的女子,没有任何力量决定自己的命运,到郑国和亲,也是无可奈何吧!”

    “殿下还真是会怜香惜玉,这什么样的女人,一旦入了后宫,很快就会变得满腹心计,机关算尽。如今殿下的心上人江平公主已然成了陛下的妃子,我劝殿下就不要再惦记了,以免引火烧身。”慕容皓杰说得随意,却是句句点中要害。

    到底秦明风才是那个动情之人,动情只要那么一瞬间,可忘情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后宫太过复杂,她不是那般会与人争斗的人。只怕她身陷后宫,连个靠山都没有,会危机重重。”

    慕容皓杰胸有成竹的说“殿下尽管放心,她虽是陛下妃妾,可怎么说也是陈国公主,身系两国邦交。陛下总是要给陈国几分薄面的,江平公主不会有什么危险。倒是殿下,如今江平公主已经嫁作他人妇,还是殿下的皇嫂,殿下得要斩断情根才是,日后若是给江平公主带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就是害人害己了。”

    “这情丝,哪里有那么容易就断了。你还没有心爱之人,不懂。此事我会再作思量,那母后催婚之事,我又该怎么破?”也许是当局者迷,秦明风平日里机敏过人,可到了自己的事情却是没有了主意。

    慕容皓杰思索着说道“殿下不想要太后安排的女子为妻,那就娶个自己喜欢的女子为妻。殿下就与太后明言,已经有了意中人,且非她不娶。太后是殿下的生母,殿下若意志坚定,太后总是扭不过殿下的。”

    秦明风一副紧张的样子问“你方才还叫我断情,明知我心中所爱是江平公主,现在又要让我对母后明言?难不成你要我告诉母后,我要娶的是陛下的元妃,我的皇嫂?”

    “殿下,江平公主已经是陛下的元妃了,殿下就不要再想了。我所说的意中人,殿下如今没有,日后总会有的。待日后殿下有了意中人,再求陛下赐婚。如今向太后明言,只是安太后的心罢了。”慕容皓杰说完秦明风就笑了,不停的说。

    “好主意,先解了眼下母后的催婚要紧,其它的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安宁宫中,众妃妾正给皇后请安,侍女进来通报“皇后娘娘,林王殿下求见。”

    “让他进来。”方皇后点了点头说。

    秦明风走入殿中,英岸的身姿胜过秦明山不止一星半点。元语矜看到秦明风总是会异常的紧张,手上已经抖得不行。

    “臣弟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千秋。”

    “林王不必多礼,入坐吧!”方皇后带着笑容说。

    待秦明风入坐后,方皇后为元语矜介绍道“元妃,这位是林王,前日两日在大殿你见过的。就是你说,林王长得有几分像你在陈国的故人。林王,这就是陈国的江平公主,已经被陛下封为元妃。”

    “臣妾想起来了,原来是林王殿下,有礼了。”元语矜向秦明风见礼,秦明风也回之一笑“元妃娘娘。”

    “林王鲜少到我这安宁宫来,今日怎么有兴致到安宁宫来给本宫请安?”方皇后含笑问道。

    算起来方皇后是方太后的侄女,也是自家的表姐,秦明风和方皇后开起玩笑“皇后娘娘是也是臣弟表姐,从小臣弟顽皮,总是表姐护着臣弟。如此人美心也美的表姐,臣弟自然是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的。”

    “看你这嘴甜的,想必是有什么事情要本宫帮你了。不然以你平日淡漠的性子,如今会这般油嘴滑舌。”方皇后被秦明风逗笑。

    秦明风这才说上正题“皇嫂知道,母后频频催婚于臣弟,让臣弟甚是苦恼。臣弟娶的是妻,并非她们什么显赫的家世。臣弟一直拒绝母后的安排,只因臣弟早已有了意中之人,非她不娶。臣弟若是与母后明言,怕是母后又要说臣弟荒谬了,皇嫂与母后亲近,还望皇嫂代臣弟向母后说明,臣弟的终生幸福,就系于皇嫂一身了。”

    元语矜听秦明风这么说,思绪慌乱,心想这秦明风难不成是要让自己摇身一变,从元妃变成林王妃?

    “本宫怎么从未听说林王还有什么意中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可否让本宫一见,也好代林王向母后说情。”方皇后好奇道。

    秦明风当然不能答应方皇后的要求,毕竟这意中人之说只是缓兵之计,这一时间让秦明风从哪里去找个什么意中人带给方皇后一见。

    “皇嫂,这女儿家恐怕多少有些羞涩,太后还未应允,臣弟也不好自作主张就让皇嫂一见。皇嫂放心,将来定是会机会让皇嫂一见的。”

    方皇后调侃道“看来林王是真有了意中人,林王从来都不曾对谁如此体贴过,如今倒是知道体贴人了。母后那里,本宫会试着去帮你说说。”

    “那便有劳皇嫂了。”秦明风向方皇后谢道。

    “只是有一事本宫不明,既然是林王的婚事,太后又是林王的亲生母亲,林王大可去向太后说明,为何偏偏舍近求远,来找本宫代而言之。”方皇后向秦明风问道。

    这正是秦明风的高明之处,如若由秦明风向太后直言,太后十有八九是不允的。可方皇后与太后感情深厚,由方皇后代为言之,这效果就大不一样了。

    “都知道皇嫂最是得母后喜欢,臣弟说的话,与皇嫂说的话,那份量自然是不一样的。”秦明风一副谦虚的样子。

    秦明风离开安宁宫以后,元语矜也寻个机会离开了安宁宫。元语矜快步追上秦明风的脚步到了假山后。

    秦明风知道元语矜跟在自己身后,回过头问道“元妃娘娘跟着本王做什么?如今你都已经是陛下的元妃,而你我之间也不该再有什么牵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