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祈福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37本章字数:2171字

    秦明风应召入宫在合欢殿与秦明山下棋,元语矜陪在秦明山身边为二人沏茶。这番场景让秦明风觉得尴尬不已,好在秦明山什么都不知道,自己与元语矜也尽量保持距离,以礼相待就是了。

    哪知这棋下到一半,便跑来个安宁宫的侍从禀报道“陛下,太医方才为皇后娘娘诊脉,确实皇后娘娘有喜。”

    “朕知道了,现下朕正与林王下棋,晚些再去安宁宫看皇后。”秦明山脸上虽是高兴,却还是挥手说道。

    元语矜此刻只想着能与秦明风独处,故作好意说“陛下,皇后娘娘有喜乃是大事,自然是希望陛下能去安宁宫相陪。都知道陛下时常都在合欢殿,如若此时还留陛下在合欢殿,倒是让人觉得臣妾不懂事了,将来臣妾在太后与皇后面前可就不好做人了。”

    秦明风见眼前的元语矜一副娇柔的样子,只觉得心酸,这般动人的模样,其中几分真情,几分假意,也只有元语矜自己心里最是清楚了。

    秦明山还在犹豫着,秦明风此时也顺水推舟“皇兄,近日母后正催着臣弟的婚事,可皇兄知道的,臣弟不喜母后的安排,所以求皇嫂帮着臣弟向母后说情。皇嫂可是帮了臣弟的大忙,如今皇嫂怀有皇兄的龙胎,臣弟恭喜皇兄将要喜得龙子。这盘什么时候下都可以,皇兄还是听元妃娘娘一言,先去安宁宫陪陪皇嫂吧!”

    秦明山离开合欢殿后,元语矜吩咐殿里的侍女“你们都退下吧!”

    “陛下想留在合欢殿,对于元妃娘娘可是大好的机会,元妃娘娘怎么就是将陛下推给皇后娘娘呢?”殿门关上以后,秦明风明知故问。

    “做为陛下的妃妾,总是要识大体的。陛下眼下虽宠爱我,不过也就是图个新鲜罢了,我从小就是在帝王之家长大的,帝王的宠爱,能有几时?皇后娘娘与太后同姓一个方,本就是一家人亲上加亲,太后自然是会护着皇后娘娘的,此时我若是不知分寸,岂不是连同太后皇后一起开罪了,得不偿失。”元语矜淡淡笑道。

    秦明风从元语矜的言语间感到,眼前的元语矜不像是从前那个自己深爱的女子了,倒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你变了,和我当初认识的那个你不一样了。一直拖着不娶,就是为了等有一天能和你在一起,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样结果。方才见你对陛下那般娇柔的样子,让我很是心疼。”

    “我若不变,莫非要等着别人踩在我头上吗?我不是一个人,而是代表陈国来的。为了和你在一起,我可以无惧生死,却不能失了陛下的心。你以为我想处处费尽心思去算计吗?只是后宫就是如此,任谁也不能例外。”元语矜略感伤怀的说。

    秦明风伸手握着元语矜的手说“女娲庙后山,我买了一座屋子,日后我们就到那里见面。”

    元语矜笑着点了点头说“我去向陛下请旨,每月初一十五都要去女娲庙祈福,你以为如何?”

    “甚好,那就每月初一十五见,我在合欢殿待久了恐会招来流言蜚语,先行告退。”秦明风起身要走,元语矜坐在殿里看着秦明风离开的背影。

    慕容府,慕容尉与杨氏边喝茶边说“夫人,我家兰儿也不小了,是时候为挑选夫婿了。”

    “老爷整日处处奔忙,难得还记得我们兰儿的事。老爷今日突然提起兰儿的婚事,可是有了中意的人选?”杨氏含笑问道。

    慕容尉微微一笑道“有倒是有了,只是不知人家看不看得上我们慕容家。”

    “不知是哪家的少爷,让老爷这般看得起。”杨氏倒是起了好奇心。

    谁知慕容尉突然转了话题“再有几日就是夫人的生辰了,一定要好好操办。”

    “老爷说笑了,我还不到四十,今年又不是什么大寿,何需劳心操办,一家人一起吃个饭就行了。”杨氏还以为是慕容尉有多重视自己。

    “不,今年虽不是夫人的什么大寿,却会决定我们兰儿的大事。不瞒夫人说,太后向林王殿下催婚,我与皓杰已经合计好了,为林王殿下和兰儿制造机会。将来兰儿若是成了林王妃,夫人可是功不可没。”慕容尉的笑容里别有深意。

    杨氏这才反应过来,到底还是自己想得太多。虽说慕容尉不是什么花心的人,却也不是什么懂得疼人的夫君,这一点,杨氏向来都是知道的。

    “原来老爷是这个意思,我一定会让兰儿好好准备,过几日在寿宴上跳支舞,惊艳一番。”

    慕容锦兰正在房间里试穿才做好的新衣,杨氏走进来支开了下人对慕容锦兰说“兰儿,你也不小,为娘也希望你能有个好的将来。过几日就是娘的寿宴了,届时,林王殿下会来府上赴宴,你好好准备准备,过几日,一舞惊人。”

    慕容锦兰好奇的问道“林王殿下?娘亲的寿宴,林王殿下又怎会来府上?”

    “我也不太清楚,像是你兄长与林王殿下有些交情。你爹与你兄长都合计好了,给你和林王殿下制造些机会,搓合你们。”杨氏心里虽然高兴,嘴上却说得云淡风轻。

    慕容锦兰边点头边说“原来如此,娘亲放心,兰儿定不会让娘亲失望的。”

    秦明风才回到府上,管家就拿来了慕容府送来的请柬“殿下,这是今日慕容府送来的请柬。”

    秦明风接过请柬打开一看,原来是慕容夫人要过寿,上次慕容皓杰帮自己打点后山屋子的事情,秦明风不仅没还人情,连银钱都没给慕容皓杰。此次慕容夫人寿宴,秦明风又怎会不赏脸“管家,去珍宝轩备份厚礼,三日之后,本王要带着去慕容府给慕容夫人贺寿。”

    “是,殿下。”

    晨起,元语矜为秦明山更衣时说道“陛下,如今皇后娘娘有了身孕,臣妾想,每月初一、十五两日,去女娲庙为皇后娘娘与陛下的龙子祈福。”

    “别的后宫妃妾知道皇后有孕,都是看上去为皇后高兴,实则是想尽了办法想要迫害皇后。就在昨日,还在皇后的汤药里查出了脏东西,偏偏元妃你不一样,处处为皇后着想,如今还要去女娲庙为皇后祈福。还是元妃心地善良,就随你心意。”秦明山当然也是有所顾虑的,只是元语矜出宫祈祷必定也是前前后后几十个人跟着伺候的,应该也玩儿不出什么猫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