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又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37本章字数:2000字

    “谢陛下,其实不瞒陛下,臣妾也是有私心的。从前在陈国里,臣妾顽皮,时常会趁着宫中办什么大事儿的时候偷偷带着婢女出宫去玩儿。如今来了郑国,整日在宫里,臣妾也想趁着祈福出宫去走走。”元语矜得了便宜还卖乖。

    秦明山一副心疼的样子说“爱妃嫁到郑国来,在宫里是憋坏了吧!”

    元语矜在人前很是会做人“可不是,臣妾知道,如今臣妾是陛下妃妾,与在陈国同大有不同。臣妾也不是那等不懂事的人,也只能借着祈福出宫去透透气,其他的,臣妾就不敢再妄想了。”

    慕容府,慕容锦兰正在院子里勤加练习舞蹈,慕容锦玉端着厨房给慕容锦兰做好的燕窝过来。慕容锦兰身边的侍女有意伸脚绊倒了慕容锦玉,慕容摔了一跤,手上的燕窝也都撒了。

    慕容锦兰听到声响,停下舞步厉声问道“怎么回事,连个燕窝也端不稳。慕容府可曾亏待过你,让你这个二小姐如此弱不经风。”

    “姐姐,明明是姐姐的侍女屏儿伸脚绊倒了我,岂能怪在我头上。”慕容锦玉辩解道。

    慕容锦兰不容慕容锦玉分辩就指责道“你自己走路不当心摔了跤,让我吃不成燕窝也不知认错,还要推到屏儿身上去。屏儿在我身边伺候多年,从未出过什么差错,她虽是个侍女,你也不能这般欺负她。这就是打狗,还得看主人不是。”

    慕容锦玉心里这口气,也只能默默吞下“我再去给姐姐炖一盅燕窝就是了。”

    “庶出就是庶出,真是没有教养的野丫头。”慕容锦兰还不忘嘲讽一番。

    慕容锦玉回到厨房给慕容锦兰炖燕窝,与厨房里的侍女说起慕容锦兰练习舞蹈的事“你们可知道,这大冬天的,姐姐这两日怎么日日练习舞蹈?”

    “二小姐还不知道?”一个厨娘惊讶道。

    “知道什么?”慕容锦玉好奇的问。

    厨娘轻声对慕容锦玉说“明日夫人寿宴,听说林王殿下会到府上来赴宴,老爷和夫人安排了大小姐宴中献舞,颇有些要搓合大小姐和林王殿下的意思。指不定啊,这将来,我们家大小姐就要成为林王妃了。”

    “有这等事,难怪我看姐姐如此用心呢!只是,姐姐那几个舞步,怎么练也练不好,姐姐还没练好,我倒是都会了。”慕容锦玉自信的说。

    “二小姐的意思是,大小姐愚笨,几个舞步都练不好。”正在择菜的厨娘打趣道。

    慕容锦玉立即否认“我可没那个意思,舞蹈这回事,各人天资不同,岂能一概而论。这话可不能乱说,本来嫡母和姐姐就看我哪儿都不顺心,我可不想再受罚了。”

    慕容锦玉又一次小心翼翼地端着燕窝送去给慕容锦兰,慕容锦玉此次更是悄悄关注脚下,好不容易才将燕窝端到了慕容锦兰面前“姐姐,你的燕窝好了。”

    慕容锦兰停下舞步吃着燕窝,慕容锦玉好意提醒慕容锦兰“姐姐这几个舞步都练了许久了,不若让玉儿给姐姐跳一遍,好让姐姐领会其中要决。”

    慕容锦兰本是想让慕容锦玉在众人面前出丑,才点了点头说“你也会舞蹈,还要来指教我?你且跳来看看吧!”

    让慕容锦兰意想不到的是,慕容锦玉不仅会跳,还比自己跳得要好。就连一旁站着的侍女也都感到惊讶,慕容锦兰在下人面前可谓是丢尽了脸。

    慕容锦兰起身向慕容锦玉学习其中要领,跳完还邀慕容锦玉到自己房里去“玉儿,这外面也怪冷的,你跟我到房里来与我细说。”

    慕容锦玉以为慕容锦兰会因此缓和姐妹之间的关系,便高兴地跟着慕容锦兰去了房里。慕容锦玉和慕容锦兰两个人在房里说了许多,慕容锦兰还从首饰盒里拿出一去金簪给慕容锦玉“玉儿妹妹,多谢你今日悉心指导我,才让我将此舞练好,这支金簪就当是姐姐答谢你的。”

    “玉儿与姐姐是姐妹,此等小事罢产,姐姐无须如此跟我客气。姐姐的心意我领了,只是这金簪,就不必了。”慕容锦玉甜甜的笑着。

    慕容锦兰硬要将金簪送给慕容锦玉“要的,要的,我这儿这么说首饰,府中又只有你这一个姐妹。今日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当之无愧。听姐姐的话,快收下。”

    慕容锦兰这般盛情难却的样子,慕容锦玉也只好收下了“明日就是嫡母的寿宴了,姐姐今日早作歇息,锦这便回房了。”

    慕容锦兰笑着点了点点,慕容锦玉高兴的走了出去。慕容锦兰冷笑道“明日,会有一出好戏。”

    慕容夫人寿宴,慕容府来送贺礼的人不少,慕容府门庭若市。

    秦明风最后到场,慕容府上下纷纷行礼“参见林王殿下。”

    “免礼。”

    慕容尉走到秦明风面前恭敬的说“林王殿下请上座。”

    “今日是慕容夫人寿宴,自当是以慕容夫人为主,本王怎可反客为主。”秦明风说完便坐到主人府旁的宾客席。

    慕容锦兰的房间里,屏儿正为慕容锦兰梳妆,打开首饰盒的时候才发现慕容锦兰特意为了寿宴舞蹈而挑选的金簪不见了“呀!小姐,今日要戴的金簪不见了。”

    “屏儿,你再好好找找看,是不是放到别的地方去了,怎么会不见了呢?”慕容锦兰有意说道。

    屏儿四处寻找都没有找到,只好向慕容锦兰问道“小姐,明明昨日屏儿还好好的放在首饰盒里的,怎么这会儿就愣是找不到了?是不是,这之间有什么人来过?”

    慕容锦兰佯装思索的样子,后而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昨日没有别的人来过我房里,对了,玉儿,还有玉儿来过我房里。”

    “小姐,十有八九就是二小姐偷的。小姐上次掉的耳坠,不也是二夫人偷了去的?”慕容锦兰听了屏儿的话后,气愤的带着仆人去了后院慕容锦玉的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