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李代桃僵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37本章字数:2355字

    秦明风只是想,顺利的办完婚礼,方太后就再也不会再来催促自己了。原以为慕容锦玉只是一个诸事不懂,能够任由自己呼来唤去的傻丫头,没想到,慕容锦玉的孝心这么重,似乎在慕容锦玉的心里,还带些几分恨意。

    秦明风看着慕容锦玉的笑容,心中想着‘都没怎么见这丫头笑过,没想到,这笑起来也很是好看。’

    秦明风从腰间拿出了一个戒指给慕容锦玉带上,慕容锦玉看着手上的戒指,向秦明风投以疑问的目光。

    秦明风特意交代了慕容锦玉,漆黑的眸子里,十分的认真:“这个戒指你戴好,千万别取下来,大婚之日,你就带着它上花骄。”

    慕容锦玉微笑着,轻轻点了点头。

    不过是秦明山的一道圣旨,便让钟氏与杨氏一样,成为了慕容尉的正妻。慕容尉从未将钟氏放在心上,只认为此生唯一的错误,就是误上了钟氏的床,生下了慕容锦玉。

    也正是这个让慕容尉丝毫不上心的慕容锦玉,被当朝的林王殿下看上,即将成为林王妃,使整个慕容家攀附上了皇室。

    慕容锦玉与钟氏一起看着秦明风让人送来的嫁妆,钟氏凑在慕容锦玉的耳边轻声问道:“你爹给你准备的嫁妆你不要,倒是接受了林王殿下送来嫁妆,你这是何意?”

    慕容锦玉看着木箱上的红色丝绸说:“爹心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女儿,娘亲,爹让我在大婚之日,与慕容锦兰调换,让慕容锦兰嫁去林王府。我就要出嫁了,不想欠他什么,从此以后,我只与他有父女之名,却无父女情分。在这慕容府里,我唯一牵挂的人,只有娘亲你。”

    婚礼前夜,慕容锦玉一个人坐在铜镜前,回想着慕容尉对自己说过的话:“李代桃僵?我这个女儿,在你心里就这么一文不值吗?我虽也是姓慕容,可终有一日,我要你们每一个人都跪在我的脚下来求我,求我放过你们。”

    慕容锦玉就这样坐到了天亮,心里满满的都是仇恨。或许与秦明风的婚礼,让慕容锦玉成为了林王妃,就是慕容锦玉这一生的转机。只有往上爬,慕容锦玉才有能力为自己与娘亲这些年来受到的一切凌辱去报复。

    心儿为慕容锦玉梳妆,看着慕容锦玉秀雅的面容,高兴的说:“小姐嫁去了林王府,以后就是林王妃了。小姐再也不用在府里被大小姐和夫人欺负,能与林王殿下过些好日子了。”

    “我不知道林王殿下为何会突然要娶我,我一介女子,没有那个能力抗旨不遵。只是,兴许这桩婚姻会是我慕容锦玉的转机。我变成了林王妃,就在了报复她们资本,不是吗?杨氏和慕容锦兰对我做过的一切,我都会记在心里,将来一一还给她们。不,更甚。”慕容锦玉想着自己总算是要翻身,就觉得高兴。

    一个侍女走进来对心儿高兴的说“心儿,夫人那里在发赏钱,你也一起去领赏钱吧!”

    慕容锦玉看着镜子里的心儿,轻笑道“心儿,你去吧!我在这儿一个人坐坐。”

    心儿放下手里的梳子,高兴得跑了出去。

    慕容皓杰与慕容锦兰此时走进了慕容锦玉的寝房,慕容锦玉抚摸着手里秦明风送的戒指,看到铜镜里慕容皓杰和慕容锦兰走进来:“你们来做什么?难不成,还能是来给我送嫁的?”

    慕容锦玉还真不相信,他们兄妹二人,会有这个心思。

    慕容皓杰走到慕容锦玉身后,什么也没有说就打晕了慕容锦玉。慕容锦兰则很快与慕容锦玉换了装束,盖上了红盖头坐在铜镜前。

    慕容皓杰和屏儿将慕容锦玉带去了慕容锦兰的寝房,等到心儿回到慕容锦玉的寝房里,看到慕容锦玉已经盖好红盖头坐在了铜镜前,并不知道铜镜前坐着的,已经不是慕容锦玉,而是慕容锦兰。

    心儿听到外面传来的喜乐,走到慕容锦兰的身后说“小姐,吉时到了,王府的花骄来接亲了。”

    伴着一片热闹非凡的喜乐声,慕容锦兰伸手,由心儿扶着,走出了慕容府的大门。

    秦明风看到心儿扶着的新娘手上,没有带着自己送的戒指,就知道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猫腻。

    慕容锦玉说的果然没错,这红盖头下面,当真是有猫腻。

    看来慕容尉这个父亲做的,还真是有失偏颇。两个都是女儿,却如此偏心长女。

    慕容锦兰以为自己就在蒙混过关,正要踏上花骄之时,却被秦明风给拦住了。秦明风当众就掀开了慕容锦兰头上的红盖头,揭开了这红盖头底下的真面目。

    站在慕容府门外的慕容众人皆是一惊,秦明风怒问道:“慕容小姐就如此思嫁吗?”

    心儿也大为惊讶,竟不知道慕容锦玉竟被人调了包。

    秦明风怒气冲冲的走进了慕容府,向慕容尉质问道:“皇上的圣旨,是让本王娶慕容府二小姐慕容锦玉,怎么就变成了大小姐?慕容老爷这是要与本王来个李代桃僵吗?”

    慕容尉对此事并不知晓,向慕容锦兰问道:“兰儿,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秦明风坐在正堂之上,冷哼道:“慕容老爷就别装了,早在大婚之前,你就与玉儿说过要让慕容锦兰李代桃僵之事。真没想,这种事你也做得出来。”

    慕容尉紧张得脱口而出:“玉儿连此事也与殿下说了?”

    慕容尉还真没想到,这样的事情,慕容锦玉也会与秦明风说。现在好了,让秦明风给发现了,怎么收场才好?

    慕容锦玉这丫头也真是的,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顾及慕容家的名声呢?

    秦明风轻笑道:“过了今日,玉儿就是我的林王妃,还有什么是不能与本王说的。幸亏是玉儿与我说了,否则,本王还不知道要如何被你们算计。”

    秦明风伸手掐着慕容锦兰的脖子:“说,玉儿在哪儿?”

    慕容锦兰挣扎着说:“在我的寝房。”

    心儿带着几个侍卫走进了慕容锦兰的寝房,屏儿走上前来阻拦道“你们做什么,这们家大小姐的寝房,可是你们这些人可以随意进来的。大小姐正在休息,你们都出去。”

    心儿轻笑道“大小姐,你们家大小姐现在正在正堂里跪着呢!那床榻上,怎会是你家大小姐?”

    两个侍卫扣住了屏儿,心儿走去掀开床榻上的被褥,看到慕容锦玉被绑着“小姐,小姐。”

    此时秦明风走了进来,看到慕容锦玉被绑着,已经晕倒在床榻上。

    秦明风立即就走过去,轻轻拍打着慕容锦玉的脸颊,慕容锦玉这才睁开了双眼:“殿下?这是那儿?”

    “这是慕容锦兰的寝房,心儿,伺候你家小姐换上嫁衣,要寸步不离。”秦明风温柔的说。

    慕容锦玉换好了嫁衣,对门外的侍卫吩咐道:“去请慕容锦兰来见我。”

    “是,王妃。”

    慕容锦兰走进了自己的寝房,看着慕容锦玉又穿上了大红的嫁衣,光彩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