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夜半私语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38本章字数:2057字

    慕容锦玉端着银耳羹走进了书房,秦明风看到慕容锦玉进来,看向慕容锦玉问道:“不是让你做好王妃就好,怎么到书房里来了?”

    慕容锦玉将手上的银耳羹放在桌子上,温婉的笑道:“照顾好殿下,也是妾身身为王妃的本分。妾身只是做好本分,至于殿下的其他事情,妾身并无意知道。”

    “你究竟是承受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如此恨慕容锦兰?我看着你也是一个温婉大度之人,为何偏偏对你的姐姐不依不饶?”秦明风看也没看慕容锦玉一眼,边作画边问。

    慕容锦玉本是要出去的,听到秦明风这么问,也是顿了顿脚步,脑海里浮现着从前因慕容锦兰还受过的种种委屈。

    “姐姐?殿下不妨去问问她,可曾有过一刻,她当我是她的妹妹?受些皮肉之苦,都算不得什么,只是,慕容锦兰她是我的姐姐,我没得选。可她却说,只有我死了,她才能放过我。”慕容锦玉所受的委屈,是秦明风无法感同身受的。

    秦明风放下手里的笔,正要去安慰慕容锦玉一番,慕容锦玉却是抹着眼泪走了出去。

    夜里,慕容锦玉早早就睡下了。秦明风躺在慕容锦玉的身边,怎么也睡不着。他侧了侧头,轻声问道:“王妃,你可睡了?”

    “这么晚了,殿下可还有什么吩咐?”慕容锦玉并未回身去看秦明风。

    秦明风本是想问,她与慕容锦兰之间,究竟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仇恨。可话到嘴边,还是没能问出口。

    最后,秦明风只能是打了个借口:“明日就是你三朝回门之日了,该带回去的礼品,我都已经让人备好了。今日你说,慕容锦兰希望你死?既然从前她不肯放过你,那日后你也莫要放过她。”

    慕容锦玉看着秦明风,还真是不知道,他居然也是个如此细心的人。这一次,他是为了我吗?

    “殿下可真是心细,殿下不说,妾身还真是不记得三朝回门之事了。殿下的意思是,要帮我惩治慕容锦兰?”

    秦明风含笑点了点头说:“我看着那慕容锦兰,总是透着几分狠毒。特别是她看你的眼神,怕是也恨毒了你。我给你王妃的身份,你可要好好利用才是。该报的仇,一定要报个痛快。”

    “殿下就不怕,有一日,我因为报仇也迷失了心智,变成与慕容锦兰一样,成了一个狠毒的妇人?”慕容锦玉怯怯的向秦明风问道。

    秦明风摇了摇头说:“你本心良善,若有一日你变得狠毒了,也是被逼迫的。我相信你,永远都不会迷失本心。我虽不知道你从前受了多少委屈,可我见过你大冬天的跪在雪地里,还在院子里扫地。”

    秦明风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说出这么一番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秦明风是真的对慕容锦玉动了心呢!

    慕容锦玉无奈的笑了笑说:“那些又算得了什么,比这更甚的,我都经受过,现在更是想都不敢想。”

    卫国的冬天算不得冷,天空飘着凌落的雪花。马车停在了慕容府门外,秦明风扶着慕容锦玉下马车,秦明风能感觉得到,慕容锦玉的手心都出了冷汗,想必是有些紧张了。

    秦明风在慕容锦玉的身边说:“不用害怕,你现在可是林王妃,况且,还有我会帮你。”

    慕容锦玉看向秦明风,微微一笑。慕容锦玉有时候甚至都有些怀疑,站在自己身边的秦明风,是不是真的对自己无意。

    慕容锦玉还从来没见过秦明风这般温暖的人,总是要自己需要的时候,帮自己摆平一切。慕容锦玉心里知道,秦明风这只是在作戏,只是这戏作得太真,让慕容锦玉都忍不住信以为真了。

    秦明风与慕容锦玉一同坐在正堂之上,接受慕容府上下的跪拜之礼:“参见林王殿下,参见林王妃。”

    “免礼,都坐吧!”

    慕容锦玉的目光,一直都落在钟氏的身上。在慕容府里,只有钟氏,才是慕容锦玉唯一的牵挂。

    钟氏的脸上微微泛着红印,慕容锦玉若是不细看,还真是有些看不出来:“娘亲,你的脸,这是怎么了?”

    钟氏也是被慕容夫人欺负惯了,就算是受了慕容夫人的欺负,也是不敢言语的:“王妃,没什么,只是不小心而已”

    慕容锦玉才不相信,这会是什么不小心。不用猜也知道,分明就是杨氏又对娘亲咄咄相逼了。

    慕容锦玉走到钟氏身边,轻轻扶着钟氏脸上的红印,别有深意的说:“娘亲,你如今也是父亲的正妻,还有一个做林王妃的女儿。若是你受了什么委屈,那就在有人在打林王府的脸。”

    慕容锦玉又走到秦明风的身边欠身说道:“殿下,如今有人竟敢动手打了殿下的岳母,显然是不将林王府看在眼里。殿下可不能让妾身的娘亲受了别人欺负。”

    秦明风扶起慕容锦玉,看向慕容夫人说:“王妃说得在理,若是有人让岳母受了委屈,还是自己出来招认,本王兴许还能从宽处置。”

    慕容锦玉看慕容夫人眼神飘乎不定,颇有些心虚的意思,走到慕容夫人跟前,什么也没说,就给了慕容夫人一个耳光。

    “慕容夫人,在这慕容府里,除了你,怕是也没有虽人敢打我娘亲了。日后,本妃就将娘亲交给慕容夫人了,慕容夫人可要好好保护我娘亲,若是娘亲受了什么委屈,让本妃知道了。不论青红皂白,本妃均为你是问。”

    秦明风看着慕容锦玉如此气愤的样子,与平日里温柔可人的样子大不相同。想来也是,谁看着自己的娘亲受了欺负,还能慈眉善目的。

    慕容府的仆人拿来了礼品的清单给慕容尉:“老爷,这是林王府礼品的清单,奴才就已经点过入库了。”

    秦明风从下人手里拿过清单吩咐道:“这些礼品都是本王准备了,来送给岳母的,还望岳母笑纳。这些礼品,都送去岳母的西厢房。听着,日后林王府送来慕容府的东西,都是给二夫人的,别人想要,都得二夫人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