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红梅甚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38本章字数:2044字

    直到临近午时,慕容锦玉才看见有侍女端了饭菜送进去,大门依然紧闭着。

    慕容锦玉走下马车,跪在女娲庙门外大声喊着:“臣妇给元妃娘娘请安,不知元妃娘娘可否让臣妇进去,与娘娘一同为皇后娘娘祈福,为我卫国祈福。”

    果然,不多时就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侍女:“叫什么叫,元妃娘娘正在虔心祈福,岂容打扰?”

    慕容锦玉看着被打开了一丝的门缝里,有一个披着蓝色斗篷的女子,跪在女娲像前祈祷。眼前说话的侍女,应该是跟随元语矜从陈国来的侍女,否则别的侍女进不去的大殿里,她怎么能够自由出入。

    “臣妇是林王妃慕容锦玉,今日来女娲庙祈福,正巧元妃娘娘也是今日来女娲庙祈福。还请去禀报元妃娘娘,林王妃愿与元妃娘娘一同祈福。”慕容锦玉落落大方的说。

    侍女见慕容锦玉十分虔诚的样子,也只好客气的说:“林王妃请稍等,奴婢这就进去禀报元妃娘娘。”

    慕容锦玉见侍女进去说了些什么,又点了点头,出来对慕容锦玉说道:“王妃殿下,元妃娘娘说了,只想一人清静,王妃还是请回吧!”

    谁让里面那位元妃娘娘是从陈国嫁来卫国的和亲公主,身份尊贵,那里是慕容锦玉一个商贾之女可以相比的。

    慕容锦玉回到林王府里就开始看着王府里的账本和一些琐碎的事务,就连秦明风走到自己身边也混然不觉:“今日你都在府里看这些?”

    慕容锦玉放下手里的册子,抬头看向秦明风:“上午本是去了女娲庙要祈福的,正巧遇到元妃娘娘也在女娲庙,只能回来了。”

    秦明风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惊讶,随即便向慕容锦玉问道:“你今日去过女娲庙?”

    慕容锦玉并未发觉秦明风的不对劲,不以为然的说:“是啊,我也是今日才知道,原来元妃娘娘每月初一十五都会去女娲庙为皇后娘娘的龙胎祝福。”

    秦明风极不自然的笑了笑,长舒一口气,好在慕容锦玉并没有发现什么:“你那日在街上与慕容锦兰口角,有损你的名誉。日后在众人面前,不要为难慕容锦兰,对你不利。”

    “妾身知道了,日后妾身会注意的。”秦明风只是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

    秦明风走到荒废了很久的后院,推开大门的一刹那,满院的红梅映入眼帘。秦明风叫来府里的仆人问道:“这后院不是放久没有打理了吗?何时有了这些红梅?”

    “回殿下,这是王妃让人移植到后院的。王妃说了,只要是在林王府,即使是在后院,也要别有一番景致。王妃看着眼下正是冬日,这后院来得也少,就让人移来了红梅。”

    仆人的话让秦明风不禁感叹:“王妃有心了,这红梅甚是好看。”

    慕容锦玉独自去了南宫府里,慕容锦兰看着慕容锦玉身上的白色水貂裘衣,很是喜欢。

    屏儿给慕容锦兰拿来了冬日御寒的斗篷:“小姐,天寒得很,还是穿上斗篷暖和。”

    慕容锦玉与钟氏坐在梅花树下,慕容锦玉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慕容锦兰,向身后的心儿吩咐道:“心儿,去请大小姐过来一起说话。”

    看见心儿去请慕容锦兰,钟氏向慕容锦玉问道:“玉儿,你这是做什么?昭雪是你姐姐,你别对她发难,再臭名远扬了可不好。”

    “娘亲,从前她对我如何刁难,娘亲不是不知道。姐姐,娘亲只生我一个,我哪儿来的什么姐姐。如此我已经是林王妃,我慕容锦玉往日所受到的屈辱,一定要也加倍偿还。”慕容锦玉心里的委屈与怨恨,钟氏都是看在眼里的。

    慕容锦兰走过来向微微欠身说道:“不知王妃找民女来何事。”

    慕容锦玉板下脸,有些严肃的说:“姐姐莫不是忘了,上次因为未向本妃行礼,让心儿打了三个耳光。今日,姐姐难不成还想受心儿的耳光?”

    慕容锦兰只好依照规矩向慕容锦玉行礼:“民女参见林王妃。”

    上次教训过你,这回知道乖乖行礼了?不错嘛!孺子可教也。

    慕容锦玉看着慕容锦兰,勾起嘴角满意的笑了:“姐姐这不是知道规矩吗?上次在大街上,又何必自讨苦吃?姐姐也坐吧!”

    慕容锦兰这才战战兢兢的坐下,慕容锦玉看向慕容锦兰说:“想当初,若不是本妃运气好,怕是今日,成为林王妃,就是姐姐了。不过,到底你是我姐姐,我可是不会亏待你的。既然姐姐这么相攀龙附凤,不若就让本妃去打点打点,明年春日里,送姐姐入宫当秀女,将来成为皇妃,那可是南宫家的荣耀,姐姐这地位,就不可同日而语了。说不定,本妃还要靠着姐姐的照应。”

    慕容锦兰被慕容锦玉说得也有些心动了,只是慕容锦兰不敢相信,慕容锦玉如今还会帮自己:“王妃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姐姐好,便是南宫家好,自然也就是我好。只要姐姐将来,莫要恩将仇报了才好。”慕容锦玉温和的笑着说。

    慕容锦兰心里想着,来日若是我慕容锦兰得了势,必定要让你尝尝苦头,眼下,实在不是硬碰硬的时候:“既然王妃的此意,那便谢过王妃了。”

    回林王府的马车上,心儿向慕容锦玉问道:“王妃不是一直不想让大小姐好过吗?今日却为何又说要送大小姐入宫为秀女,倘若大小姐将来真的成了皇妃,那可如何是好。心儿可不觉得,大小姐会对王妃知恩图报。”

    慕容锦玉轻笑:“我也不信她慕容锦兰一旦爬上了高位,会放过我。入宫这回事儿,谁又能说得准,眼下皇后娘娘有孕,不能侍寝,元妃娘娘一人独大,自然是容不得别人与她争宠。依慕容锦兰的性子,一旦不入元妃娘娘的眼,她在宫里可就举步维艰了。我们再请殿下从中使力,她慕容锦兰,从此也就只能在那深深的宫闱之中挣扎了,那可是种生不如死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