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如此“照顾”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38本章字数:2052字

    元语矜放下了手里的茶杯,走到了慕容锦兰跟前,拉起慕容锦兰白皙的双手说:“看看,这双手嫩的,从前在府里,从来没干过粗活吧?”

    慕容锦兰看着元语矜不怒自威的样子,身子也在瑟瑟发抖,不敢多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元语矜想着,林王妃,慕容锦玉,你何其幸运,能与秦明风成为夫妻。可你的姐姐,就没有你那么幸运了:“明日起,你就去浣衣房当差吧!”

    浣衣房?如果慕容锦兰没有记错的话,浣衣房可是给宫里人洗衣裳的地方,每天都要洗许多宫中妇人的衣服,上到皇上皇后,下到宫女太监。在浣衣房,慕容锦兰要见到皇上的机会,几乎就是不可能。

    慕容锦兰这才明白,元语矜可不是什么圣人,原来她是来折磨自己,让自己难过的。与慕容锦玉一样,都不是什么好货色。

    慕容锦兰跪在元语矜跟前,哭着乞求道:“元妃娘娘,妾身求元妃娘娘,不要让妾身去浣衣房,妾身一定为娘娘马首是瞻。”

    眼下,为了日后在宫里的日子,慕容锦兰已经顾不得什么尊严不尊严的了。

    只可惜,元语矜才不在乎多一个少一个为自己做事的奴婢。就看在慕容锦玉抢了自己心爱之人,元语矜也是断然不会放过慕容锦兰的,谁让慕容锦兰是慕容锦玉的姐姐呢?

    怪只怪,你与慕容锦玉同出一门。你所承受的一切,都是因为你的好妹妹。

    元语矜扶起慕容锦兰说,装作一副关心她的样子:“哎呦,这好好的,你哭什么?本宫又不是要杀了你,只是给你个去处罢了。本宫说过的话,可是绝不收回的。”

    慕容锦兰在宫里,面对强权,还能怎么办。心里的脾气与怒火,想发却不能发,只能闷在心里。纵使慕容锦兰有再多的不甘心,也是抵不过宫里的强权的。

    只是,慕容锦兰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个素未谋面的元妃娘娘,一上来就要这样与自己为敌?

    天色大好,正是春日里的花儿含苞待放的时候。外头阳光明媚,慕容锦玉正与方皇后在御花园里散步,正巧碰到了元语矜:“臣妾参见皇后娘娘。”

    “免礼。”

    元语矜看到慕容锦玉也在方皇后身边,得意的对慕容锦玉说道:“林王妃也在,听林王殿下说,王妃的姐姐入宫为秀女,前两日本宫见了王妃的姐姐,果真是美艳动人。”

    慕容锦玉丝毫不在乎慕容锦兰在宫里的命运,反倒是慕容锦兰在宫里越是窘迫,慕容锦玉看了心里才越是高兴。只可惜元语矜还不知道,慕容锦玉与慕容锦兰虽是姐妹,却是势同水火的仇人。

    慕容锦玉也只是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妾身代替姐姐多谢元妃娘娘夸赞。”

    元语矜看着慕容锦玉的样子,心里想着,长得也不过如此,论起来,还没有慕容锦兰明艳动人。秦明风千挑万选,怎么就选了这么一个普通的女子为妃。听太后说,还是个庶出。

    “不知林王妃可有空,去我的合欢殿里坐坐?”元语矜看了方皇后一眼,对慕容锦玉说道。

    慕容锦玉也看向方皇后,方皇后倒是个十分豁达的人,立即就开口说道:“你们去吧!本宫出来走着也有些累了,这就先回宫去了。”

    慕容锦玉不知道元语矜想要做些什么,只能战战兢兢的跟在元语矜的身后。一路上,元语矜没有说话,慕容锦玉也是不敢吭声。

    走到合欢殿门外的时候,慕容锦玉看到慕容锦兰在不远处拿着衣物朝这边走来,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慕容锦玉与元语矜的合欢殿里坐下,元语矜的笑容里都透着心机“林王殿下还来请本宫多加照顾王妃的姐姐,王妃大可放心,慕容小姐在宫里,本宫会让人好生照顾着。只是本宫不明白,林王殿下一向与皇后娘娘交好,怎么此次不去请皇后娘娘帮忙,倒是来请本宫帮忙了。”

    慕容锦玉心里却明白,秦明风这是在帮自己。如若真是去请皇后娘娘照顾慕容锦兰,怕是皇后娘娘听不出秦明风的话外之音。而元语矜就不一样了,秦明风许是在利用元语矜的嫉妒心,嘴上说会照顾慕容锦兰,可谁又知道,是如何照顾慕容锦兰的。

    “元妃娘娘深受皇上宠爱,自然这说话的份量就不一样了。皇后娘娘正怀着龙胎,殿下许是怕会让皇后娘娘操劳,才来烦劳元妃娘娘的吧!”慕容锦玉客气的说。

    元语矜视慕容锦玉为情敌,慕容锦玉现下还什么都不知道,只是隐隐觉得元语矜并不如方皇后好相与。

    “方才臣妇看娘娘院子里也种了些红梅,在这冬日里格外醒目。正巧,林王府里也种了一院子的红梅,在这漫天白雪的冬日里,看着很是耀眼。”

    元语矜轻轻一笑,这一笑,还真是别有一番风情:“是吗?看来林王妃与本宫还有心意相通之处,既然王妃喜欢红梅,不如我们去院子里观赏红梅如何?”

    慕容锦玉轻轻点了点头,便跟着元语矜的脚步走出了合欢殿,在院子里观赏红梅。

    这春日里,元语矜要去观赏什么红梅,必定是有什么目的吧!慕容锦玉还真是不知道,元妃娘娘还有什么花样?

    慕容锦兰拿着合欢殿洗好的衣物送来,慕容锦玉还未注意到慕容锦兰,倒是元语矜看到了慕容锦兰窘迫的样子。

    这下子,元语矜可得好好的向慕容锦玉炫耀一番自己的成果了:“王妃,那是你姐姐吧!”

    慕容锦玉随着元语矜眼神的方向看去,看到慕容锦兰在这样微凉的天儿里,身上只有单衣薄衫,站着都瑟瑟发抖。

    元语矜看着慕容锦玉发愣的样子,心里有一股莫名的喜悦。想想慕容锦玉的心情,看着自己的姐姐落魄成这副样子,心里一定不好受吧!

    “王妃既然都看到姐姐了,怎么也不去打个招呼,再如何,也是从小到大的姐妹,王妃可不要觉得丢脸。”元语矜的话里,多少有些得意与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