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收获颇丰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39本章字数:2131字

    太后低着头深思,反复琢磨着:“是……林王自己的意思?”

    秦明风可是太后的亲儿子,太后怎么会不知道秦明风是什么样的人?这样的野心,确实不像是秦明风。

    “母后,妾身只是怕,会不会是有人想要卫国内乱,利用了殿下来挑起皇位之争。只要卫国内乱,卫国的边境的陈国、晋国、周国、新兰国,可都有机会对卫国来犯了。”慕容锦玉挑起这个话题,只希望太后能对元语矜的行为有所察觉。

    太后听了慕容锦玉的话,心里也在思量着,或许慕容锦玉说的有道理:“可是,除了你,我还真不知道谁有那个本事能让林王有这样的改变。”

    慕容锦玉自认为,在太后面前,自己哪里是个有心机的人。可是,慕容锦玉不想看到秦明风就这样错下去,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就葬送了整个卫国:“母后,我们是不是该反过来想想。整个卫国,最想要卫国内乱的人,是谁?”

    慕容锦玉这么一说,太后也就很容易想到元语矜的头上:“你的意思是……元妃在背后做了些什么?可是,元妃是皇上的妃子,怎么会与林王有什么牵扯?元妃,有那个本事说得动林王吗?”

    只是太后不知道秦明风与元语矜之间的情,当时会觉得很是疑惑。而在慕容锦玉看来,就不一样了。

    “除了这个,妾身也想不出什么别的缘由了。许是元妃娘娘正得宠,殿下与皇上下棋,这一来二去的,就熟了吧!”慕容锦玉说的很没有底气。

    对于秦明风与元语矜之间的事,慕容锦玉仍然是闭口不言。就看太后能不能查出些什么,及时劝秦明风不要玩火自焚了。

    太后走出林王府,感觉这一趟收获颇丰。好在慕容锦玉是个善良大方的人,自己让她饱受牢狱之苦,她对自己,居然一点儿怨恨也没。

    至于秦明风的事,也许,这一切的不寻常,都可以在元语矜的身上找到答案。

    慕容锦玉一直怀着忐忑的心在床榻上休养了多日,身上的伤痕也渐渐的没有那么痛了。

    灵芝正在寝房里给慕容锦玉喂药,秦明风走进来说:“我来给王妃喂药吧!”

    屋里的几个侍女自觉的都退了下去:“殿下,可是有什么话要说吗?”

    “元妃娘娘知道了,你是从你娘亲那里,知道我与她的私通的事情。”秦明风说得很是平淡。

    慕容锦玉心里有些慌了,钟氏是慕容锦玉唯一的死穴。秦明风的意思是说,元语矜已经盯上了钟氏了吗?

    “元妃娘娘是如何知道的?”慕容锦玉惊讶的问道。

    秦明风犹豫着说:“是……我告诉她的。”

    慕容锦玉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责怪秦明风,自嘲的说:“我差点儿忘了,我与殿下只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算得了什么?哪里能与元妃娘娘相提并论,元妃娘娘是谁,她可是陈国高贵的公主,更是殿下的心爱之人。为了她,殿下自然是什么都肯去做的。”

    “我说完就后悔了,当时我并没有想那么多,现在,我怕她会伤害你娘亲。”秦明风有些担心的说。

    听到这里,慕容锦玉的心都乱了。自己到如今还活着,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自己唯一的娘亲。

    慕容锦玉的心里千头万绪,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殿下,在妾身看来,元妃娘娘心机很重,不是什么善类。妾身知道殿下很爱元妃娘娘,今时不同往日,只怕殿下所爱的元妃娘娘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江平公主了。”

    秦明风边给慕容锦玉喂药边说:“你不了解她,不知道她心里的苦楚。”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殿下怕是已经被情爱蒙了眼,早已看不清了吧!”慕容锦玉的脸色冷得很。

    御花园里,花团锦簇,草长莺飞。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热闹。

    元语矜让人找来慕容锦兰,慕容锦兰见了元语矜已经有些发怵了。在宫里,慕容锦兰再也不敢再如从前一样,在慕容府里那样趾高气扬了。

    慕容锦兰跪在元语矜的跟前,元语矜难得对慕容锦兰也有笑容,扶起了慕容锦兰说:“本宫记得,你是秀女入宫的吧!”

    “是,奴婢不知,娘娘找奴婢来,有何吩咐?”慕容锦兰手心冒着冷汗。

    元语矜左右看了一眼边儿上的几个奴婢,给她们使了个眼色,吩咐道:“没什么事儿,你们都退下吧!”

    “是,娘娘。”几个侍女纷纷走远了些。

    元语矜看慕容锦兰害怕自己的样子,妩媚的笑着:“你就这么怕本宫?本宫可没有对你做过什么,有什么好怕的。你可是林王妃的姐姐,本宫会好好照顾你的。”

    元语矜越是这么说,慕容锦兰就越是有些害怕了,不知道元语矜究竟是有什么目的:“奴婢不敢奢求元妃娘娘照顾。”

    如此‘照顾’,我慕容锦兰,可是再也受不起了。无论是因为慕容锦玉也好,不是因为她也好,

    “这女人嘛,总是不希望有别人来分享自己的夫君,本宫听说你林王妃本是庶出,只因为要嫁给林王,才扶了她母亲为正,与你母亲是平妻。你母亲心里一定不好受吧!本宫有个主意,不知道你想不想听。”元语矜叹了口气,突然就开口与慕容锦兰说道。

    慕容锦兰听元语矜的意思,是要对钟氏下手。先不论元语矜此行是出于什么目的,如此一来,除了钟氏这根刺,正好就如了慕容锦兰的意。

    可反过来想想,自己若是真的这么做了,那慕容锦玉与自己之间的关系,不就彻彻底底的没救了?

    她默默咽了口口水,向元语矜问道:“元妃娘娘的意思是……”

    元语矜凑近了慕容锦兰说,一双眸子里,全是媚惑:“本宫的意思是,除了钟氏,你母亲还是唯一的慕容夫人。”

    慕容锦兰此时只觉得眼前的元语矜很可怕,顿时就惊讶的睁开了双眼:“除……除了林王妃的母亲?”

    “虽然你与林王妃是姐妹,却并不一个母亲所生的。林王妃的母亲,原本是你父亲的妾室。因为林王妃要嫁给林王殿下,她的母亲才成了你父亲的正室。慕容锦兰,难道你就不希望,你母亲是唯一的慕容夫人吗?”元语矜看着慕容锦兰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