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联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39本章字数:2002字

    慕容锦兰心里这叫一个冤,明明都是元语矜的主意,为什么慕容锦玉却把这些都怪在了自己的头上:“王妃,我也不想去下这个手,只是元妃娘娘的命令,我若是不从,我真不敢想像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

    慕容锦玉打开房门急切的向灵芝吩咐道:“灵芝,去备马车,本妃现在就要去慕容府。”

    “是,王妃。”

    慕容锦兰跟在慕容锦玉在身后,极力为自己辩白:“王妃,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我只是元妃娘娘的一颗棋子,无权无势,我除了听命,还能怎么样呢?”

    慕容锦玉此时是什么话都听不进的,伸手就掐着慕容锦兰的脖子:“慕容锦兰你听着,我娘亲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牵挂。如若她不在了,那我就什么不怕了。我与你,是一生宿敌,永远都不可能同舟共济。”

    慕容锦玉坐在马车里,害怕与自己一切相依为命的娘亲真的会有什么事儿。好不容易才到了慕容府里,慕容锦玉径直走向钟氏的寝房,顾不得耳边此起彼伏的行礼声:“参见林王妃。”

    心儿为慕容锦玉打开了房门,映入慕容锦玉眼帘的是,奄奄一息的钟氏躺在床上,望着房门的方向,就盼着能够再见慕容锦玉一面。

    慕容锦玉的眼泪,瞬间就不停的滴落。这一次,慕容锦玉是如此真切的感觉到钟氏是真的要离开自己了。

    慕容锦玉走向钟氏的床边,第一步,都感觉脚下有千斤,每一步,都是如此的艰难。

    钟氏看到如此已经享受着荣华富贵的慕容锦玉一身华贵的服饰,脸上挂着微笑,朝慕容锦玉伸手:“玉儿,你可算是来了。”

    慕容锦玉跪在钟氏的床边,伸手去握起钟氏已经苍老的手,边流着眼泪边说:“娘亲,我来陪你了,一直都陪在你身边,你就再也不会寂寞了。”

    “这个时候……还能再看看你,我也就满足了。你知道吗!我有多怕,临死之前也看不到你。”钟氏看着慕容锦玉的脸庞说。

    慕容锦玉感受到钟氏越来越弱的气息,心里也是十分的恐惧。钟氏是慕容锦玉活在这世上唯一的支柱,慕容锦玉不知道,失去了这个一直以来相依为命的人,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儿:“娘亲,你不会死的,娘亲说过,会一直陪着玉儿的。”

    钟氏的眼里也含着热泪说:“我怕是不能再陪着你了,看到你现在有个好的归宿,我也就放心了。只是,你要坐稳林王妃这个位置,还得赶紧生个儿子才是。”

    慕容锦玉的心里很是酸楚,自己只是个有名无实的林王妃罢了。到如今慕容锦玉与秦明风都没有同过床,哪儿还会有什么孩子。

    这些事情,慕容锦玉又怎么能让钟氏知道了,让她再为自己的操心呢?

    “娘亲,我知道了,你不要离开我。在这世上,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你若是走了,让我一个人怎么办?”慕容锦玉将头靠在钟氏的怀里,哽咽着说。

    钟氏轻抚着慕容锦玉的发丝:“我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看到我们玉儿的孩子……”

    钟氏的话还没有说完,沧桑的手从慕容锦玉的鬓边滑落。慕容锦玉再也没有听到钟氏的声音,明明知道钟氏是已经咽了气,慕容锦玉还是紧紧的靠在钟氏的怀里,感受母亲最后的一丝温度。

    心儿走到慕容锦玉的身边,看到钟氏的样子,什么都明白了。她在慕容锦玉的身边小心翼翼的轻唤:“王妃,夫人她已经……”

    慕容锦玉不愿听到心儿再说下去,打断了心儿的话:“娘亲她只是睡着了,让她好好休息,她就会醒过来的。我要在这儿好好陪着她,你们都出去,出去。”

    心儿正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秦明风走了进来:“王妃你们都出去,就都出去。”

    屋里的几个侍女纷纷退了出去,秦明风站在门边看着慕容锦玉靠在钟氏身边,哭得很是伤心,整个屋子里,安静得只能听到慕容锦玉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秦明风走到慕容锦玉的身边说:“本王才回府里,就听灵芝说,你来了慕容府。本王知道,若是没有什么事儿,你是不会来慕容府的,所以本王才来看看。没想到……”

    秦明风没有再说下去,看着一动不动的慕容锦玉,发丝随着窗边吹进来的微风而动。

    慕容锦玉看到床边的碗,碗里还剩下小半碗燕窝:“是慕容锦兰在燕窝下了药,娘亲才会死。我身为娘亲的女儿,不能让她安心,救不回她的性命,我什么都做不了。”

    秦明风走到慕容锦玉的身边说:“人已经走了,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很难受,我们还是先回王府去吧!”

    慕容锦玉听到慕容夫人在门外的声音,端着那碗燕窝走了出去:“我知道你一起看不起我,讨厌我。你若是想做什么,你通通都对我来啊!我娘她从来就没有与你争过什么,即使你一直都刁难她,她也从未恨过你。是你的女儿,要了她的性命,我恨你们,我要看着你每个人生不如死。”

    说着慕容锦玉就要将碗里的剩下的燕窝给慕容夫人灌下:“我娘亲死了,你也不能独活。我说过,若是我娘亲有个什么闪失,全都在算在你的头上。”

    慕容夫人害怕的别开脸:“王妃,民妇也是无可奈何。斩草,还得要除根呐。”

    秦明风拉开慕容锦玉说:“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别这样,你冷静一点儿。”

    慕容锦玉看向秦明风嘶吼,此时,她脑子里已经没有多少理智了:“殿下叫我如何冷静?在这世上我已经再无亲人了,此生,永远都只有我一个人了。如果连害死我娘亲的人都不能得到惩罚,我也没有脸面做她的女儿了。”

    秦明风看着慕容锦玉激奋的样子,将慕容锦玉抱在怀里安慰着:“你还有我,我会好好待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