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人命如蝼蚁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39本章字数:2008字

    除了钟氏,慕容锦玉第一次从别人那里感受到这样的温暖,也许就是这一刻,慕容锦玉才确实,自己对秦明风是真的动了真心。

    “殿下,一切都是元妃娘娘做的。是她让慕容锦兰害死我娘亲的,对她,殿下能下得了手吗?”慕容锦玉边哭边说。

    秦明风才知道,原来元语矜在背后还做了这些见不得人的事。

    秦明风好不容易才劝动了慕容锦玉回了王府,可慕容锦玉一直都在房里的桌边坐着,也不说话。

    秦明风还从来没见过慕容锦玉这样,一时间也束手无策,只能吩咐了灵芝:“你们好好照顾王妃,午膳王妃就没用,晚膳一定得让她吃点儿东西才行。”

    “是,殿下。”

    秦明风让人送了张字条进去给元语矜,约了元语矜在女娲庙里相见。

    女娲庙后山的树林里,元语矜高兴的走向秦明风:“元始,再过几天就是十五了,怎么等不及要见我了?”

    秦明风看向元语矜质问道:“为何杀害王妃的母亲?她与你有什么过节,你一定要取了她的性命?”

    “这也不能怪我,她知道了我们之间的事儿。只有死人才能永远守住这个秘密,她死了,才能永远都开不了口。”元语矜这脸上一副无辜的样子,让秦明风看了很是愤怒。

    秦明风手上攥着拳,眼里冒着愤怒的火说:“只因如此,你就要让人去取了钟氏的性命吗?我从前认识的江平公主,可不是这样的。什么时候,你也变成了一个视人命如蝼蚁的人?”

    元语矜又何尝想这样,元语矜心里的苦,哪里是他秦明风一个养尊处优的王爷所能明白的:“从前?从前陈国的战争,可是卫国发兵,陈国大败,才不得不委曲求全,让我做为和亲公主嫁来卫国。我想与我爱的人在一起,可是我不得不接受父皇的安排,我身上肩负的是整个陈国的命运,我连选择的权力都没有。”

    元语矜抬眸看着秦明风,若不是因为太爱你,我也不会做这么多。为什么?你秦明风就是不能理解我的心呢?

    秦明风听着元语矜说起从前的事情,心里也有些同情元语矜的处境:“那也不该用人命来安你的心。王妃她庶女出身,她母亲死了,她现在说是生无可恋了。卫国当初屠了陈国的皇宫,杀了你的父皇母后,你会是什么感受?”

    元语矜轻笑道:“林王殿下这是怜香惜玉了?看来林王殿下的心里,已经对林王妃有好感了。秦明风,我一心只爱着你,你说过你对她没有情的,如今你还是爱上了她。”

    “你一心爱我?你心里全是你的陈国,你只为你自己,为陈国的利益着想。这哪里是一心爱我?元语矜,你变了,你已经不再是我从前认识的那个元语矜了。”秦明风面对现在心机重重的元语矜,实在是有些心痛。

    当初的美好,再也找不回来了。即使是有朝一日,秦明风登上了皇位,元语矜也变成了自己的女人,两人之间一切也都不一样了。

    元语矜点着头,心里泛起一阵酸楚:“你明明我成为皇上妃子是迫不得已,我为了与你在一起,冒险与你做些苟且之事,就不是爱吗?是,我是变了。明风,人都是会变的,我嫁到卫国来,若是不算计,我怎能得到皇上的宠爱,又怎能让卫陈两国边境安稳。”

    秦明风抑头大笑:“好,很好。可我秦明风爱的是元语矜,而不是现在站在我面前的元妃娘娘。”

    秦明风说完就走了,元语矜连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元语矜看着秦明风离开的脚步,心里很是害怕。元语矜也不知道,这份感情也不知道能不能守得住。

    秦明风才走进林王府里,灵芝走就来说:“殿下,王妃独自在房里,一句话也不说,谁也不让进,一直都没有吃东西。”

    秦明风点了点头,空落落的院子里,看不到往日慕容锦玉的身影,还有那温润如玉的笑容。

    慕容锦玉的寝房外站着几个侍女,手里端着饭食、点心。心儿边敲着门边说:“王妃,你就是再伤心,也别损了自己的身子,再怎么也要吃点儿东西。心儿知道夫人走了,王妃心里难受,过几日就是夫人入殓的日子了,王妃气色不好,夫人在天上也不安心呐。”

    秦明风见门外的几个侍女都不敢进去,拍了拍心儿的肩说:“去准备一碗清淡的小粥送来。”

    心儿看见秦明风,像是见了救命稻草一般:“殿下可算是回一了,王妃她……”

    还没等心儿的话说完,秦明风就说:“我都知道了,你让人去准备吧!我进去劝劝王妃。”

    秦明风推门走进房里,屋子里安静得只听得见风的声音。慕容坐在床边眼神空洞,只能看见慕容锦玉不停落下的眼泪,没有任何抽泣声。

    秦明风只觉得这屋子里安静得可怕,走到慕容锦玉的身边说:“伤心就哭出来吧,不要都憋在心里。”

    慕容锦玉没有抬头去看秦明风,只是轻声说:“殿下,娘亲不在了,我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生死?对你于慕容锦玉来说,就这么轻松吗?你的身边,不是还有一个我吗?就算是真的只有你一个人,你也不能轻易放弃生的希望啊!

    傻瓜,无论世事如何变迁,你也不能自己放弃自己啊!

    秦明风坐在慕容锦玉的身边,第一次这样认真的去牵起慕容锦玉的手,不是逢场作戏,而是情之所至:“你娘亲走了,你不是还有我吗?我是你的夫君,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对于自己与秦明风之间的关系,慕容锦玉心里明白得很,她并不知道,秦明风为了她,才与元语矜大吵了一架:“殿下与我只是假夫妻而已,殿下爱的那个人,是元妃娘娘。元妃娘娘看不顺眼,都是因为我是殿下的王妃,她心里嫉妒,所以才与我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