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出去走走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39本章字数:2011字

    “殿下这么说,是在安慰妾身吗?”慕容锦玉很没有底气问道。

    秦明风才感觉到,其实慕容锦玉还是一个没有自信,没有安全感的女人。从前秦明风从来没有认真的去了解过慕容锦玉,一夜春宵之后,秦明风才渐渐感到,自己的心里不只有一个元语矜,还应该有一个慕容锦玉。

    “我现在是你唯一的亲人,相信我。”秦明风看着慕容锦玉的脸上,连一丝笑容都没有。

    也许是钟氏的死对慕容锦玉的打击太大,连续几天,慕容锦玉都不太说话。虽然暖暖的春日里鸟语花香,天气宜人,慕容锦玉的心里还是一片阴郁。

    洛新带着医馆的分红来到林王府,仆人带着洛新到凉亭里见慕容锦玉,心儿看到洛新走来,上前去提醒道:“洛神医,夫人离世了,王妃已经好几天都没怎么说话了。”

    “慕容二夫人入殓之日我也听说了些,说是暴毙而死,想必这其中定有什么内情。多谢心儿姑娘提醒。”洛新彬彬有礼的说完,就走上了假山上的凉亭。

    慕容锦玉看到洛新走上来,看向洛新强挤出一丝笑容:“洛大哥来了。”

    洛新立即就向慕容锦玉行礼:“参见林王妃。”

    “洛大哥免礼。不知洛大哥来王府,可有何事?”慕容锦玉仍是兴致不高。

    洛新拿出医馆的分红给慕容锦玉:“今日是初一了,草民见王妃没让人来医馆取分红,便亲自送来了。”

    慕容锦玉点了点头,吩咐了身后的灵芝:“灵芝,这些银钱你拿去放好,你们都退下吧!”

    等到凉亭的几个侍女都离开后,慕容锦玉才说:“我都有些不记得这事儿了,劳烦洛大哥跑一趟了。”

    洛新也不知道该不该说起钟氏离世之事,一直都犹豫着:“医馆离王府没多远,草民就当是出来走走。王妃,慕容……”

    慕容锦玉见洛新欲言又止的样子,就能够猜测得到,洛新应该是想问钟氏的事情,又怕慕容锦玉伤怀才不好再说下去:“洛大哥是想问,我娘亲离世之事吧!想问什么就问吧!”

    洛新虽然平时不太方便与慕容锦玉来往,可对慕容锦玉的事情还是非常上心的:“听说慕容二夫人是暴毙而亡,可事实好像与此有所出入。若是慕容二夫人卧病,王妃定会让人请草民去慕容府上为二夫人诊治。可慕容二夫人逝世之前,王妃并没有让人来请草民,想必慕容二夫人之死突然得很。”

    慕容锦玉看向洛新说道:“你说的对,娘亲去得突然,我也只是去见了娘亲的最近一面而已。此事想来,我倒是还得谢谢慕容锦兰了。”

    洛新有些听不明白了,慕容锦兰是慕容锦玉的姐姐,但好像姐妹二人关系不太好的样子。这一次,慕容锦玉又怎么会说这样的话:“王妃何出此言?”

    “是慕容锦兰来王府找我,让我回慕容府去见娘亲最后一面。可是,只因为我是女子,就连去祠堂祭拜的资格都没有。”慕容锦玉看着院子里争奇斗艳的花儿,心里总是念着从前与钟氏一起相依为命的日子。

    洛新看着从前总有会带着淡雅的笑容的慕容锦玉,而如今慕容锦玉的眼神里只有淡淡的悲切:“王妃可知道,慕容二夫人是如何死的?是意外,还是……”

    慕容锦玉不知道洛新为何想要知道这些,只是低着头说:“是……元妃娘娘让慕容锦兰下毒害死娘亲的。”

    洛新很是惊讶,怎么钟氏的死,又扯上了一个什么元妃娘娘?一个在宫里,一个在宫外,钟氏的死,怎么会与元妃娘娘有关?

    洛新的心里满是疑问,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王妃……节哀顺变。”

    洛新正要离开的时候,慕容锦玉叫住了洛新:“洛大哥。”

    洛新回过身看向慕容锦玉:“王妃还有何吩咐?”

    慕容锦玉开口问道:“娘亲走了,我世上只有我一个人了。原来我嫁来林王府,只为了能让娘亲的日子好过一些,将从小到大所受到的欺辱一一还给慕容夫人和慕容锦兰。现在,我在林王府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洛新安慰着慕容锦玉:“王妃言重了,林王殿下是王妃的夫君,林王殿下会好好照顾王妃的。”

    慕容锦玉冷笑,如若不是秦明风与元语矜之间有私情,如若不是正巧被钟氏撞上,钟氏又怎么会死?

    或许,慕容锦玉在秦明风的身边,才是最危险的。从方皇后小产之事到钟氏之死,秦明风都在慕容锦玉的身边保护着慕容锦玉,可是细细想来,慕容锦玉是因为林王妃的身份,才受了这些苦难,如若慕容锦玉离开了秦明风,就再也与这宫廷无关了,去哪儿都是好的。

    “宫廷,王府,大也好,小也罢,都是一座富丽堂皇的牢笼。如若是为了娘亲,我愿意在这牢笼之中挣扎。可如此娘亲已经不在了,我只想远离所有的是非。”慕容锦玉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与洛新说这些话。

    洛新想了想,或许这会是一个转机也不一定。因为慕容锦玉是秦明风的王妃,洛新也只能远远的看着慕容锦玉,做自己所能做的微薄的一切。

    “既然如此,不如王妃就跟草民一起离开吧!离开卫都,或者离开卫国,天地之大,去哪里都可以生存。”洛新屏息看着慕容锦玉的表情。

    慕容锦玉想着,离开?自己都已经走进了这个牢笼,还可以离开吗?如果自己说要离开,秦明风会不会让自己走?

    “离开?我还能离开吗?殿下不点头,我如何离开?”慕容锦玉想着,自己与秦明风如今已经把假夫妻变为真夫妻了,也就证明了秦明风已经开始接受慕容锦玉了。此时离开,慕容锦玉就连向慕容锦兰和慕容夫人报复的资格都没有了。

    洛新突然心生一计:“只要好好设计一番,自然是有办法金蝉脱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