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想不想做皇后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39本章字数:2027字

    秦明风点了点头不禁喃喃道:“洛神医?”

    春风微凉,慕容锦玉一个人坐在假山上的凉亭里出神。秦明风支开了仆人,走到慕容锦玉的身边问道:“王妃与洛神医很是投缘,不如就让洛神医来王府里小住些日子,王妃以为如何?”

    慕容锦玉回眸看到秦明风,立即就起身行礼:“拜见林王殿下。”

    秦明风与慕容锦玉一起坐下,慕容锦玉只是平淡的说:“让洛神医住在王府,只怕会招人非议,似有些不妥。妾身记得,殿下今日应该是去见元妃娘娘了吧!”

    秦明风点了点头,长叹道:“你说的对,元妃娘娘已经不如从前了,我今日只是去与元妃娘娘做个了断。女娲庙后的屋子已经被我烧了,以后我与元妃娘娘,再也没有关联了。”

    慕容锦玉不知道,秦明风这样做,是不是为了自己。可慕容锦玉唯一宽慰的是,秦明风终于能够认清元语矜的真面目。只要他离开了元语矜,一切就都还会是原来的样子。

    无论他爱的人是谁,只要他无心去掀起那场腥风血雨,卫国就会是平静的。

    慕容锦玉从来也没想过,自己所做的事情,居然可以影响到整个国家的安定与否。

    慕容锦玉犹豫过后,才问秦明风:“殿下,已经不爱了吗?”

    秦明风笑得讽刺,也不知是因为自己所爱之人变了,还是笑自己爱错了。他借用了元语矜的一句话:“王妃,人都是会变的,我不能因小失大啊!”

    慕容锦玉颔首,与秦明风开了个玩笑:“看来皇上要感谢殿下,让皇上从此坐稳了皇位。”

    哪知道秦明风对此竟如此的认真,即使不与元语矜有所牵连,这皇位,他也不打算放弃。

    他摇了摇头,若有所思道:“不,皇位……还会是我的。王妃,你就在我身边,等着我君临天下,我做我的皇后。”

    “皇后?”慕容锦玉向来都不太重视什么名利,什么皇后不皇后的,慕容锦玉可是从来都没有想过的:“殿下,妾身从来就没有想过做什么皇后。看来殿下说的对,人都是会变的。殿下原来也不是喜欢追名逐利之人,再看看现在的殿下,一心只想着皇位。”

    慕容锦玉的话总能触动秦明风的心,秦明风笑了笑说:“原来不经意间,我也变了。”

    这慕容锦玉突然对秦明风说:“殿下,妾身想去法门寺为我娘祈祷。”

    秦明风犹豫了半响,才点了点头说:“法门寺离卫都有六百里,我多派些侍卫随你去,保你平安。”

    慕容锦玉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等妾身从法门寺回来,就让一切都过去。我只想让娘亲在天上看着我开怀,只要我不伤心,娘亲就不会伤心了。”

    慕容锦玉明明知道自己此番一旦离开了林王府,就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到底慕容锦玉与秦明风还是夫妻一场,真也好,假也罢,要说慕容锦玉对秦明风没有一丝留恋,那是假的。

    慕容锦玉想着想着还竟然落了泪,秦明风还以为,南宫铁的眼泪,是因为丧母之痛:“一切都会过去的,你娘亲不在了,你还有我。我说过,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殿下,妾身累了,自从嫁入林王府,虽然向慕容锦兰和嫡母报复,很是痛快。可我也因为这样的地位受了不少欲加之罪,妾身只是想,离开这里纷争。”慕容锦玉泪眼朦胧,让秦明风看了心生怜惜。

    元语矜回到合欢殿里,叫来了自己身边的几个侍女,细细琢磨了许久,才说:“月儿,你上前来。”

    叫月儿的侍女走到元语矜的跟前跪下,元语矜看着月儿如花般的容颜,夸赞道:“长得还不错,你都会些什么?”

    “奴婢只会女红。”月儿低着头说。

    元语矜向其他的侍女挥了挥手吩咐道:“你们都退下。”

    月儿被元语矜独自留在了殿里,忐忑不安的心,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本宫记得,你是跟本宫从陈国来的?”元语矜挑了挑眉问道。

    月儿不知道元语矜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但还是小心翼翼的应着:“是,娘娘。”

    元语矜看月儿害怕自己的样子,笑问道:“本宫有多可怕,让你怕成这样?你不必害怕,本宫只是想给你一个归宿。”

    归宿?月儿心里想着,莫不是自己哪里做错了,元语矜要将自己赏赐给哪个公公对食吧!

    “林王殿下你应该见过,本宫要你帮本宫去做件事儿。本宫在卫国,总得有自己的势力。你去勾引林王殿下,成为她的妾室,再进一步挤走林王妃,帮本宫联合林王。”元语矜当然不能说,自己是因爱生恨,想要一步一步的报复秦明风。

    月儿在卫国只有依仗着元语矜这个主子,自然是元语矜说什么就是什么。一个奴婢,难道还能有什么选择的权力:“奴婢全听元妃娘娘吩咐。”

    元语矜满意的笑道:“好,本宫会安排你在林王殿下面前显身。本宫不求别的,只要你对本宫忠心不二,本宫定是不会亏待了你。你退下,去叫慕容锦兰进来。”

    合欢殿的殿门一开一合,换了慕容锦兰走进殿里。元语矜看向进昭雪问道:“本宫可是说到做到,上次让你去侍寝,如何了?”

    慕容锦兰捧上笑容说:“奴婢没有娘娘这样的福分,能得陛下一夜临幸,已经是奴婢的福分了。”

    元语矜看着慕容锦兰,允自想着,慕容锦兰杀了钟氏,慕容锦玉与慕容锦兰现在一定反目成仇:“你杀了林王妃的母亲,林王妃现在一定恨你恨得牙痒痒。本宫想请你为本宫做一件事,不知你可愿帮本宫这个忙?”

    慕容锦兰听到元语矜说这样的话,心里就有些发怵了:“元妃娘娘想让奴婢做什么?”

    元语矜看着慕容锦兰惶恐的样子不禁笑了:“你放心,本宫这次不会让你去杀人。只要让你兄长为本宫送一个女人到林王身边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