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字迹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39本章字数:2006字

    慕容皓杰依然记得秦明风的话:“林王殿下说了,王妃不在,还有他。”

    慕容锦玉面对一本一本难以看懂的账本,不禁感叹道:“真是想不到,原来慕容家的商铺就有这么多,其他的产业,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心儿端着茶走过来说:“小姐不知道的还多着呢!从前这些都是少爷在打理,小姐从来都没有着手过这些账本,一时不知所措也是正常。”

    慕容锦玉手里拿着毛笔,还真是不是知道从何处下手:“心儿,你去请洛大哥来帮我看看,给我指点一二。”

    “小姐,若是这些账本送去了林王府里,被林王殿下看出来了可怎么办?我在小姐身边,在府里还得,若是出去就大有不便了,被人认出来了可不好。”心儿是被秦明风深夜造访的事弄得有些怕了。

    慕容锦玉看着心儿轻声笑了笑:“还是心儿细心,那你还是少出门为妙,就在府里好了。你放心,林王殿下看不出我的字迹。”

    秦明风与慕容锦玉本就是假夫妻,秦明风又怎么会认得慕容锦玉的字呢?

    洛新到书房里找慕容锦玉:“你找我?可是账本有什么不明白的?”

    “还是洛大哥知道我,别说看明白了,我看着都眼晕。”慕容锦玉拿着手里的账本说。

    洛新不禁笑道:“这也难怪,你从来都没碰过这些,看不懂也是正常。我来一一教你,你慢慢学着就知道了。”

    洛新坐在慕容锦玉的身边,细心的教着慕容锦玉该怎么看,怎么做。慕容锦玉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洛新均匀的呼吸,经洛新这么一说,慕容锦玉从全然不知到有些似懂非懂了。

    林王府里,灵芝走进秦明风的寝房向秦明风禀报道:“殿下,慕容少爷请殿下明日去慕容府,说是有要事相商。”

    “他找我还能有什么要事?”秦明风冷冷一笑道。

    灵芝突然就想起了慕容锦玉曾对自己说过话,犹豫着对秦明风说:“殿下,有件事,奴婢不知道该不该与殿下说。”

    秦明风看向灵芝道:“有什么就说什么,有什么好遮着掩着的。”

    灵芝回忆道:“奴婢记得,有一日殿下在慕容府喝醉了回来,王妃突然问奴婢,想不想做殿下的妾室。”

    凭秦明风的直觉,慕容锦玉这么做,好像不太寻常:“问你想不想做我的妾室?为何她会这样问你?还是,王妃只是试探你对我有没有这个心思。”

    秦明风虽然知道慕容锦玉是个大度的人,也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想想上次慕容锦玉因为元语矜的事,与自己提过纳妾的事,她的心里,就真的不会难受吗?

    还是,她明明已经动了心,却一直因为自己对她亦真亦假的态度,压制着自己的心。

    灵芝摇了摇头说:“奴婢也不知道,奴婢当时只是慌得很,就怕王妃是要提防奴婢对殿下有什么心思。直到知道王妃离世的消息后,奴婢心里总是觉得,王妃当时说那话,好像还有什么别的意思。”

    “别的意思?”秦明风很是费解,脑海里不停的思索着:“难不成,她是想找个人来陪在我身边?”

    灵芝也被秦明风这话给弄得有些糊涂了:“殿下这是什么意思,王妃为什么还要找个人来陪殿下。”

    秦明风深沉的说:“那是因为,那时王妃很可能就知道她自己会离开我。”

    “难不成,王妃知道去法门寺的路上会有人要刺杀她?”灵芝猜测着问道。

    秦明风摇了摇头说:“也许,一切并不如你想的那么简单。很可能这次遇刺,是王妃特意安排的,她不想呆在我身边,所以才用了这么一个金蝉脱壳的办法。所在,在她知道自己就要离开王府了,想让你做本王的妾室,来照顾本王。”

    灵芝好像瞬间也恍然大悟了:“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那天遇刺的时候,奴婢叫王妃和心儿一起跑,王妃却一直说外面有侍卫在,不会有什么事儿的。”

    灵芝是个机灵的丫头,她想了想又说:“依殿下这么说,那很可能就是王妃要给那些刺客制造机会?可是,王妃好好的,为什么要将自己至于险地呢?”

    秦明风这才想通,很有可能,慕容锦玉的死,并不是偶然。或者,慕容锦玉只是想要离开,并没有死:“如果我猜得没错,王妃她应该还活着。”

    灵芝听了很是惊讶:“还活着,可是都看到王妃的马车被烧了,怎么会还活着?从那么高的山崖上跳掉下去,就是不死,也得去了半条命了。”

    “她想要离开,自然是有活的把握。”秦明风推测着另一种可能性,但也不是完全确定,慕容锦玉就一定活着。

    灵芝也很好奇秦明风的看法:“若是王妃还活着,殿下以为,王妃会在哪里呢?”

    秦明风知道,慕容锦玉在这世上除了自己之外,只有一个朋友,那就是洛新:“除了洛神医那里,应该不会再有别处了。若是他那里都没有,那本王就真的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了。”

    灵芝高兴的向秦明风问道:“若是王妃真的在洛神医那里,殿下要去接王妃回王府吗?”

    灵芝也在想,慕容锦玉这样一个温和的人,居然也会使计逃跑。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慕容锦玉对秦明风这样失望。

    秦明风看向别外,长叹道:“不必如此着急,王妃如果想回来,早就回来了。我只想她心甘情愿,不愿去逼她。”

    灵芝看着秦明风越走越远,犹豫着问道:“那……王妃的葬礼……”

    秦明风没有回头,依然执着的说:“办,该怎么办,还怎么办。若是她不回来,就当她已经死了,若是她回来,那就别一番景象了。”

    慕容府里,慕容皓杰已经摆好了酒菜:“参见林王殿下。”

    秦明风也是难得不再对慕容皓杰黑着脸:“虽然王妃已经不在了,但你我还是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