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迷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39本章字数:2004字

    “草民只是想着,王妃不在了,林王殿下身边无人服侍。草民给林王殿下觅得了一个美人儿,殿下看看合不合殿下的心意。”慕容皓杰捧着笑脸,边请秦明风坐下边说。

    秦明风轻笑,心里想着,这慕容皓杰和慕容锦玉果然不是一个母亲生的。慕容锦玉才离开,慕容皓杰不为自己妹妹的死难受,反而是急着给自己的身边安排一个自己人。

    “既然皓杰兄说好,应该也差不到哪儿去,就带来让本王看看也好。”秦明风说得很是轻松。

    慕容皓杰看秦明风兴致不高,立即就给秦明风递上酒杯:“殿下莫要心急,若真是有缘之人,自是一眼就能看中的。”

    洒过三旬之后,伴着靡靡之音,秦明风就有些微微醉了。

    慕容皓杰见秦明风有些昏昏沉沉的样子,立即就给一边的屏儿使了个眼色,屏儿便立即会意走了出去。

    才过不久,月儿就走进厅堂独舞,勾人的小眼神,着实让似醉似醒的秦明风有些心动。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月儿这舞跳着跳着就离秦明风越来越近。秦明风顺势将月儿揽入怀中:“皓杰兄给本王选的美人,果真是不错。”

    慕容皓杰很是满意秦明风的反应,热情的说:“殿下今日喝得有些多,不若就在慕容府里住下,就住王妃原来的房间。”

    屏儿立即就去扶着秦明风,离开了厅堂。

    慕容皓杰拿出一包药粉给月儿,郑重其事的嘱咐道:“这是催情之药,你自己见机行事。我能帮你的,我也都做了,接下来,就都看你自己的了。”

    月儿轻轻点了点头:“多谢慕容少爷。”

    一夜欢好,秦明风也不知自己是酒后知性,还是对慕容锦玉的思念过甚,居然把眼前的月儿看作了慕容锦玉。

    清晨,伴着慕容府里的鸟语花香,秦明风醒来就看到了坐在自己身边的月儿:“你是谁?”

    “殿下忘了吗?奴婢是月儿,昨夜殿下与少爷喝多了,少爷让奴婢来照顾殿下。”月儿低着头,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秦明风也不记得自己昨夜做了些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梦,秦明风似乎看到了慕容锦玉还在自己身边:“把衣服穿上。”

    月儿心里很是忐忑,堂堂林王殿下,不会就这么走了,不想对自己负责吧!

    果然,月儿想得一点儿也没错。秦明风甚至连看都没看月儿一眼,就自己离开了慕容府。

    慕容皓杰心里也很是诧异,走进屋来向月儿问道:“林王殿下怎么说?说了什么时候带你去林王府吗?”

    月儿失落的摇了摇头:“殿下什么都没说,就这么走了。我是不是……失败了?”

    “我能做的都做了,你拿不住殿下的心,我也没办法。你还是暂且住在府里吧!”慕容皓杰冷冷的说。

    慕容锦玉戴着面纱和洛新一起走在大街上,看到林王府的马车,从大街上驶过,慕容锦玉也不禁思念起秦明风来。

    洛新看着站在街上发愣的慕容锦玉,主动去问道:“念儿,你怎么了?”

    慕容锦玉回过神来,自己怎么忘了,自己现在是洛念,再也不是什么慕容锦玉,也不是什么林王妃。

    从前的一切都结束了,林王妃已经死了,再有两日就要举行葬礼了。慕容锦玉好不容易自由了,怎么还是会去想念一个与自己无情,只有一夜缠绵的秦明风呢?

    一整夜,慕容锦玉都睡不着,一个人坐在书桌前看着慕容家药铺里的账本。

    秦明风也想了很久,是不是,自己对慕容锦玉这个丫头,真的动了情。从前只希望能保护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子,只想等自己爱上了别人,再与慕容锦玉做个了结。

    而现在的秦明风,在慕容锦玉自己离开了的时候,这一下子,心里猛然间就觉得空落落的。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这心里,无法抑制的想要呼唤慕容锦玉回来。

    她的音容笑貌,在秦明风的脑海里不断的闪现。秦明风摇了摇脑袋,是因为多喝了些酒才会如此吗?

    一大清晨,洛新就走进了后院,正巧看到慕容锦玉正捧着账本走出来:“林王殿下请我今日去林王府,说些账目上的事情。这些账目一直都是你在打理,不如你与我同去?”

    慕容锦玉的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这个时候,慕容锦玉是不敢去林王府的。慕容锦玉的手上,微微有些颤抖:“我?若是林王殿下认出了我,可怎么办?”

    洛新接过了慕容锦玉手上的账本,与慕容锦玉说道:“你不可能永远都不去面对林王殿下,还是戴上面纱,与我一同去吧!”

    “可是……”

    慕容锦玉正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洛新抢过了话头:“若是林王殿下看出了些什么,你大可以说什么人有相似,物有相同。”

    好不容易才等到慕容锦玉点了头,一路上慕容锦玉的忐忑不安,让洛新半句话也不敢说。

    直到到了林王府门外,慕容锦玉看着林王府熟悉的大门,脚下的步伐越来越沉重,更是提不起走下马车的勇气。

    慕容锦玉跟在洛新的身后,走进了曾经熟悉的林王府:“参见林王殿下。”

    秦明风带着笑容:“洛神医不必多礼,坐吧!”

    直到慕容锦玉随着洛新一同坐下,秦明风才注意到洛新的身边还有一个慕容锦玉:“洛神医,这是……”

    慕容锦玉的心里顿时又提起了几分不安,洛新则像是个老江湖一样,仍然面色平和的回答着秦明风的话:“殿下,这是舍妹,洛念。前几日草民才找到妹妹,便将账本交给她打理,还望殿下莫要怪罪草民自作主张才好。”

    秦明风轻笑道:“只要能做得好,谁做都是一样的。这些事情,洛神医比我要懂得多,就由洛神医做主。”

    秦明风看到坐在洛新身边的慕容锦玉,蒙着面纱,一副很神秘的样子:“洛姑娘为何要戴着面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