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画中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39本章字数:2003字

    反正这会儿也没什么事儿,心儿这个办法,虽然是荒诞了一些,但也不妨试试看。

    慕容锦玉心里的那个男人仍然是模糊不清的,慕容锦玉这会儿也只是凭着自己的感觉,在纸上描绘着一个风度翩翩的男人。

    心儿看着慕容锦玉的画渐渐画好,顿时也很是费解:“小姐,我怎么觉得,这画上的人,有几分像林王殿下,又有几分像洛神医。难道,小姐两都喜欢,又或者,两个都不喜欢?”

    外面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雨点落在花瓣上散开,透着别样的芬芳。

    慕容锦玉放下手里的笔,拿着自己画好的画儿,打开了房门走到院子里去淋着雨。心儿赶紧打起伞跟在慕容锦玉的身后,为慕容锦玉遮着头上的雨。

    慕容锦玉允自看着树上盛开的花儿,心事重重:“心儿,你回屋里去吧!就让一个人,站在雨里,好好清静清静。”

    雨仍然下着,慕容锦玉不一会儿就被冰冷的雨水淋得湿透,手里的画儿也掉在了地上。

    洛新才走进后院就看到慕容锦玉站在雨里,似乎还落了泪。微微一笑走到慕容锦玉的身边,将雨伞打了慕容锦玉的头上:“若是我说错了什么,别放在心上。你这淋着雨,会着凉的。”

    钟氏死后,就从来没有谁会对慕容锦玉这般温柔。即使是秦明风,在关心、照顾慕容锦玉之时,也难免会透着些冷意。

    也许是假夫妻之事在慕容锦玉的心里是一层散不去的阴霾,让慕容锦玉不敢去相信,假的,已经变成了真的。

    “洛大哥,你没有错,我现在也在问我自己,我心里的那个是谁?我以为我不会有感情,不会去爱上一个人,我错了。其实我心里一直都爱着一个人,可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慕容锦玉失神的说。

    洛新看到地上已经湿透的画,才明白了慕容锦玉的心意:“你若是想回林王府,就回去吧!明日林王府就要安葬林王妃了,你若是现在回去,应该还来得及。”

    洛新的心里虽然非常的难受,可是只要慕容锦玉能高兴,在洛新看来,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慕容锦玉看了洛新一眼,怯怯的说道:“洛大哥,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对林王殿下动了情,更不知道林王殿下心里是不是也在乎我。我……我现在不敢回林王府里去。”

    “在我和林王殿下之间,你还是更喜欢他一些的。毕竟你们曾经是夫妻,就是一开始没有感情,相处的日子久了,总还是会有几分感情的。这画上的人,王冠,玉佩,佩剑,分明就是林王殿下。”洛新心里虽然有失落,可还是希望慕容锦玉能开心。

    这样的日子并不是慕容锦玉想要的,只有在自己心爱的人身边,慕容锦玉才会开心。

    慕容锦玉没有那个自信,面对秦明风那样一个有些冷的人,慕容锦玉实在是看不出秦明风对自己究竟有没有情。

    洛新走到慕容锦玉的身边劝说道:“你还是回去试试,带着面纱,去求见林王殿下,向他说明你的心意。若是他对你也有情,自然会留你。如若不然,你便还是洛念,回到洛大哥身边来,做我一辈子的妹妹。你放心,我再也不会逼你了。”

    慕容锦玉听了洛新的话,不顾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戴上面纱就跑去了林王府。

    林王府的人看着有些狼狈的慕容锦玉,没有细看,也认不出来:“谁人如此大胆,敢来闯林王府的门。”

    “我是洛神医的妹妹,上午来过林王府的,找殿下还有些事情要说,劳烦为我通传一声。”慕容锦玉急切的说。

    好不容易走进了林王殿,由仆人带着慕容锦玉走向了后院的房里。

    秦明风正喝着茶,看着窗外已经尽数凋落的红梅:“洛姑娘来了,这么大的雨,怎么也不打把伞来?”

    “参见林王殿下。”慕容锦玉微微欠身行礼。

    秦明风也是出于礼貌,立即就吩咐了屋里的侍女:“来人,去给洛姑娘拿一套衣裳来换上。”

    慕容锦玉抬了抬手,立即就出言阻止道:“不必了,多谢殿下。草民有些话想与殿下说。”

    秦明风虽然不知道面前这个女子会有什么话要说,但秦明风知道的是,屋里的仆人,都是时候退下了:“你们都退下。”

    等到房门关上,秦明风才起身走到慕容锦玉的身前问道:“本王只是上午与洛姑娘见过一面,不知道洛姑娘有什么话要与本王单独说的?”

    慕容锦玉什么话也没有说,第一次大胆的抱着秦明风。奇怪的是,湿漉漉的慕容锦玉抱着秦明风,秦明风总有那么几分莫名的熟悉感,也没有去抵抗。

    秦明风只是隐隐有些奇妙的感觉,莫名的有些熟悉感,又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从何而起。

    他轻声的向慕容锦玉问道:“洛姑娘这是怎么了?你就是有什么伤心事儿,也应该跟你哥哥去说,本王有什么能帮上你的?”

    “殿下,我不是什么洛念,我是玉儿,我没有死,我还活得好好的。”慕容锦玉说得很是安静,心里却是有无数的海浪在翻涌。

    秦明风的心里又是惊讶,又是欣喜。虽然早就猜到慕容锦玉并没有死,可是让秦明风想不到的是,还会有那么一天,慕容锦玉居然还会主动回到王府,回到自己的身边。

    秦明风这个时候,简直就是欣喜若狂,他把着慕容锦玉的肩,再也不肯放手:“玉儿?真的是你?原来我猜测的没有错,你真的没有死。”

    慕容锦玉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面纱,看向秦明风的双眼说:“殿下不是想看看面纱里的人是谁吗?这样的结果,殿下高兴吗?”

    秦明风点着头说:“高兴,高兴。你既然回来了,就留在府里,好好的。”

    慕容锦玉第一次,这样大胆的问秦明风:“我只想知道,殿下对我,有没有动过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