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兄夺弟妻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40本章字数:2011字

    “你什么都没有做错,你不知道云台殿是什么地方,不怪你。方才在云台殿里,你一定吓坏了吧!”秦明风抱着慕容锦玉,想给她一些温暖。

    慕容锦玉有些好奇的问道:“云台殿是什么地方?”

    “一般被皇上看上的秀女,宫女,都会被皇上宣召到云台殿里去侍寝。”秦明风解释道。

    慕容锦玉还不知道,原来云如殿还有这么一层意思。

    慕容锦玉回身抱着秦明风,将头埋在秦明风的怀里:“殿下,我好害怕,我怕皇上一旦动了这份心思,就不会善罢干休。今日皇上得不到我,难免不会有下一次。下一次,我只怕我没有这么幸运。”

    慕容锦玉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着。方才云台殿里的事情,慕容锦玉这会儿还心有余悸。

    秦明风伸手轻抚着慕容锦玉的青丝,心里也冒着火光。

    秦明山,你以为,我不求皇位,不动声色,就是怕了你:“这皇位,不可能永远都是他的。总有一天,我一定要得到皇位,就再也没有人敢对你不敬了。”

    果然,慕容锦玉并没有说错,秦明山并没有善罢干休。

    这才不过几天的功夫,宫里就来了人宣读圣旨:“林王妃端庄贤惠,容貌得体,甚得朕心。今特封林王妃为宁妃,别为林王择良妻配之,钦此。”

    慕容锦玉不想做一个任人摆布的布偶,左右慕容锦玉是了无牵挂,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这圣旨,慕容锦玉是断不会接的。

    慕容锦玉拨下自己发髻上的发簪,抵在自己的颈间:“劳烦你们回去回禀皇上,我慕容锦玉宁愿死,也是林王殿下的王妃,永远都不会是皇上的妃妾。”

    对于慕容锦玉来说,这莫不是奇耻大辱,对于秦明风来说,那就更是了。慕容锦玉虽然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子,但她也有她的气节。

    宣旨的宦者也不敢看着慕容锦玉以死相逼而不顾,若是林王妃真的想不开,回了宫里可如何与皇上交代?

    宦者的脸上有些为难:“林王妃可别为难了奴才,奴才也只是奉皇上之命来宣纸的。”

    “劳烦回宫去转达本妃的话,放在本妃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死,做林王殿下的鬼,再则是生,为林王殿下的王妃。”皇权之下,慕容锦玉仍然要以微薄的力量抵抗。

    慕容锦玉和秦明风商议之下,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唯一的办法,就只有去找太后了。虽然太后不是秦明山的生母,到底也是秦明山的养母,母子情分还是有的。

    “听说皇上霸占林王妃不成,还下了圣旨要册封林王妃为妃?”太后向秦明山问道。

    元语矜站在秦明山的身边,很是惊讶。原来以为慕容锦玉不足以威胁到自己的地位,没想到,就连秦明山也迷上了慕容锦玉。

    “母后,朕为皇帝,卫国的女人都是朕的,只要朕喜欢,没有什么不可以的。”秦明山说得很是轻松。

    太后原本也不太重视此事,不过是一个女人,秦明山抢了秦明风的正妻,兄夺弟妻,不是失尽了民心吗?

    只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是更能让秦明山气愤吗?这皇位秦明山也坐了这么久,是时候该换个人来坐了:“皇上为一国之君,怎能做出这种有悖论理的事儿来。”

    太后的话,秦明山向来都只想是听听,却从没有听进心里。

    元语矜跟在秦明山的身后,心里也很不好受:“皇上……看上林王妃了?”

    “朕看上一个女人,有何不可?”秦明山才受了太后一肚子的气,听元语矜这么一问,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脸。

    元语矜压着自己愤怒的心:“只要皇上喜欢,纳谁为妃都可以。可是,君子不夺人所好,林王妃毕竟是皇上的弟妹,皇上可不要因小失大。”

    慕容锦玉正在林王府里试着新做的衣裳,心儿走进来禀报道:“王妃,老爷请王妃回慕容府一趟。”

    “老爷?”慕容锦玉这个女儿,对于慕容尉来说,向来都是多余的。如此慕容锦玉已经外嫁,慕容尉又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来找自己?

    心儿点了点头,当着屋里这么多下人,慕容锦玉若是说不去,不就会让人对慕容锦玉与慕容府的关系有所猜忌吗?

    慕容府里,慕容尉早已让人摆好了筵席来招待慕容锦玉:“参见王妃。”

    慕容锦玉边走向上坐边道:“免礼,不知爹找本妃回来,有何事要说?”

    “王妃莫要着急,先观赏歌舞。”慕容尉对着自己的这个女儿,也有些惶恐。

    慕容锦玉总是隐隐觉得,这里面没有那么简单:“不过是些普通的歌舞,爹若是有什么话,就说吧!”

    慕容尉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说道:“草民只想,求王妃让兰儿回来。”

    慕容尉知道慕容锦兰在宫里的日子过得并不好,也就不奢求什么荣华富贵,只想让女儿回家。

    可是慕容锦玉的心里就不好受了,同样是对待女儿,慕容尉却一直对自己视而不见。现在慕容锦玉做了林王妃,慕容尉又只知道利用慕容锦玉这个女儿。

    慕容锦玉忍着心里的气愤说:“爹说的可真简单,这宫里,哪儿是你想进就进,想出来就出来的。听说姐姐已经被皇上临幸过了,只是皇上没有给姐姐一个名分,那姐姐也算是皇上的女人。本妃只是王妃,还没有那么本事去左右皇上的女人是去是留,恕女儿爱莫能助。”

    “到底是一家人,王妃就想想办法。王妃没有办法,林王殿下也有办法。当初兰儿入宫,不还是林王殿下安排的吗?”慕容尉从来没有对慕容锦玉这样低声下气过。

    慕容锦玉极不自然的笑了笑:“一家人?本妃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当初是姐姐想要进宫的,现在她又想要出来。人生的事,已经做了选择的,就没有办法再回头了。姐姐就是回了府里,也不是清白之身了,也许在宫里,还会有机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