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还家产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40本章字数:2019字

    杨氏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被慕容锦玉及时给拦住了。

    慕容锦玉又看向慕容尉说:“爹,我不我这个女儿在你眼里,心里,算是什么。可是在我心里,我只有娘一个亲人。如今娘已经不在人世了,对于慕容府我也没有可留恋的了。既然爹拿我当女儿,我也就没有什么情面可讲了。你们以为,这宫里,是她慕容锦兰想进去就进去,想出来就出来的吗?”

    杨氏担心的是慕容家的产业:“既然雪儿不能出来,那还请王妃去与殿下说说,还是将慕容家的产业交还给老爷吧!”

    慕容锦玉冷冷一笑,看向杨氏:“还?你倒是与本妃说说,什么叫还?本妃也姓慕容,你们偏偏对一个外人都比对我好。这也就罢了,你们就是再不喜欢我,看不上我,我到底也算是慕容家的人,我来打理慕容家的产业,有什么不可以的?方才还说什么一家人,现在又要本妃还给你们,分明就当我是外人。”

    慕容锦玉知道,秦明风的这么做的意思是想要牵着慕容家的命脉。只有如此,慕容皓杰才会乖乖听话。

    “哥哥现在在军中,一切都安排好了,殿下与哥哥的交情也不浅,让哥哥去从军,可是了哥哥好,也是为了慕容府的未来,你们可别不识抬举。”慕容锦玉说完就要离开慕容府。

    慕容皓杰这才开口:“王妃这就要走,草民还有话想与王妃说,就看王妃想不想听了。”

    慕容皓杰本是不讨厌慕容锦玉的,甚至还有些可怜慕容锦玉所受到的欺负。只是,自从慕容锦兰入宫后受了不少苦,杨氏也被慕容锦玉羞辱过几次,慕容皓杰与秦明风的兄弟情谊也变得越来越岌岌可危,慕容皓杰就开始有些反感慕容锦玉这个妹妹了。

    慕容锦玉回过身看向慕容皓杰:“哥哥有什么话,就说吧!”

    慕容皓杰走到慕容锦玉的身边说:“草民想告诉王妃一件事儿,月儿姑娘怀孕了,怀得是林王殿下的孩子。”

    慕容锦玉对慕容皓杰的话本是有些不上心的,这一下,慕容锦玉惊讶的看向了慕容皓杰:“你说什么?”

    “看来殿下还没有告诉王妃,其实月儿姑娘早就已经是殿下的人了。难怪殿下没有告诉王妃,应该是怕王妃知道了会伤心吧!”慕容皓杰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慕容锦玉生气,慕容皓杰就会莫名的高兴。

    慕容锦玉思索着说道:“如此算来,应该是我不在王府的时候,这个月儿姑娘趁虚而入了。”

    慕容皓杰带着一丝笑容解释道:“那时候殿下以为王妃已经不在人世了,难免会伤心。草民这才将月儿姑娘引见给殿下的,谁知道,就一次,这月儿姑娘就有了身孕了。”

    慕容皓杰这言中之意,不就是在笑话慕容锦玉都嫁入林王府这么久,还没有身孕吗?

    慕容锦玉并不是有多不喜欢月儿,只是看不起慕容皓杰的这种行为:“哥哥和嫡母一真这么想要让月儿做林王殿下的妾室,不就是为了在林王殿下的身边安插一个自己人吗?利用月儿姑娘来抢殿下,来对付我。”

    “林王殿下的孩子,总不能让他生在别处吧!就是看在这孩子是林王殿下的骨肉,王妃也不能坐视不理。都说王妃很是贤惠,应该不会如此狠心吧!”慕容皓杰这一次心里也没有底,毕竟秦明风曾经说过,如果慕容锦玉知道了此事,月儿腹中的孩子,就必须要死。

    慕容锦玉也不忍心月儿一个娇弱的女子,带着一个私生之子,活得辛苦。

    “此事……还是容我回府去想想。”慕容锦玉轻轻点了点头说。

    回到林王府,慕容锦玉一个人在院子里走着,连心儿都没让跟在后面。

    春日里百花齐放,争奇斗艳,花园里也多了不少缤纷的色彩。心儿不知道慕容锦玉在慕容府的时候,慕容尉都说了些什么。

    看着慕容锦玉这般不高兴的样子,心儿不用想也知道定不是什么好事。

    慕容锦玉向一边的灵芝问道:“殿下回府了吗?”

    灵芝颔首答道:“殿下在后院练剑。”

    慕容锦玉向后院的方向走去,在林王府里,慕容锦玉还从来没有看过秦明风练剑的样子:“殿下。”

    秦明风看到慕容锦玉走过来,放下手里的剑给了身后的仆人。

    慕容锦玉边给秦明风擦着额头上细密的汗边说:“殿下怎么突然练起剑来了?”

    “再不久就要出征了,没事就练练。?”秦明风有几分享受这份亲密的感觉。

    “妾身没能为殿下延续后嗣,殿下若是有喜欢的人,便纳为妾室吧!”慕容锦玉曾经也对秦明风说过这样的话,只是当初说这话的时候,慕容锦玉是真心实意的。

    而现在慕容锦玉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不免有些醋意的。

    秦明风问道:“你安心打理好王府里的事,还有慕容家的生意。出征之前,本王不会纳妾。”

    慕容锦玉还是忍不住向秦明风问道:“亲身听哥哥说,殿下看上那个月儿姑娘了?不如,就纳月儿为妾室,为林王殿下开枝散叶如何?”

    秦明风摇了摇头说:“本王记得,当初王妃在慕容府,可是不想带她来王府的,今日怎么转了性子了。”

    “妾身只想让殿下高兴,不瞒殿下说,月儿姑娘已经怀有殿下的骨肉。”慕容锦玉的话,只敢一点一点的往外说。

    秦明风惊讶的看向慕容锦玉:“这是……你哥哥告诉你的?”

    慕容锦玉轻轻点了点头说:“怎么说月儿姑娘怀的也是殿下的骨肉,殿下喜欢月儿姑娘也好,不喜欢也罢,她腹中的孩子总是无辜的。”

    秦明风想了想才说:“此事本王自有计较,定会妥善安排的。”

    “哥哥说殿下早就知道了此事,殿下若是为了妾身而不纳月儿姑娘为妾,大可不必如此。只要殿下喜欢,妾身定会视她如姐妹。”慕容锦玉很是诚恳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