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抉择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40本章字数:2010字

    心儿打着伞走到慕容锦玉的身边:“王妃,外头这么大的雨,可别淋坏了身子。”

    慕容锦玉依然固执的站在雨里,很久,很久。

    天色大好,外头艳阳高照,微风里还带着丝丝清凉。慕容皓杰带着月儿在湖面泛舟,慕容锦玉走下马车,坐上在湖边的小舟上。

    心儿边为慕容锦玉倒茶边问:“王妃与少爷和好了吗?好似最近,少爷时常请王妃出来。”

    慕容锦玉轻笑道:“除了殿下,我没有其他的亲人了,慕容府里的所有人,都不是我亲人,他都只是想要利用我,得到一切什么。”

    “王妃既然不想来,为何还要应少爷的邀请而来?”心儿不解,慕容锦玉为什么不拒绝,而是强逼自己做些不愿意做的事。

    “在外人面前,我总还是慕容家的人。总不能让所有人都知道,本妃与母家不和吧!”慕容锦玉长叹道。

    湖面映着大好的阳光,一闪一闪的泛着光亮。慕容锦玉的小舟和慕容皓杰的小舟停在了一起,慕容皓杰对身边的月儿嘱咐道:“月儿,你在船上等着,我去与王妃说话。”

    慕容皓杰走上了慕容锦玉的船,看到心儿站在慕容锦玉的身后,心里的话想说又不敢说出口。

    慕容锦玉看了一眼心儿,打消了慕容皓杰心里的顾虑:“你不必顾虑什么,心儿是自己人,什么都知道。”

    “王妃,殿下让我拿掉月儿姑娘的胎儿,我这实在是下不了手,还请王妃想个办法。”慕容皓杰对慕容锦玉说道。

    慕容锦玉伸了伸手,请慕容皓杰坐下:“哥哥,有什么话,先坐下再说吧!”

    慕容皓杰坐在慕容锦玉对面,等着慕容锦玉的回答。

    慕容锦玉的脑海里也在思索着,应该要拿这个月儿姑娘怎么办?难不成,真的要慕容锦玉看着一个无辜的孩子就这样被残忍的杀死在母亲的腹中吗?

    “今日我就带月儿回王府。”慕容锦玉看向对面船上的月儿说。

    慕容皓杰没有想到的是,慕容锦玉这一次会答应的这样爽快。只要月儿能入王府,至于慕容锦玉和月儿要如何相处,如何争斗,那就与慕容皓杰再无关系了。

    “王妃说的可是真的?”慕容皓杰喜出望外的问道。

    慕容锦玉莞尔一笑道:“我骗你做什么?只是本妃想知道,哥哥为什么这么费心的想让这个月儿姑娘入王府,成为殿下的妾室?”

    慕容锦玉始终不相信,慕容皓杰会送一个女人到秦明风的身边,来对付自己。即使再恨自己,到底在外人眼里,慕容锦玉与慕容家还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慕容皓杰犹豫着说道:“我都是为了雪儿,月儿姑娘成了殿下的妾室,雪儿在宫里的处境才能好些。”

    “为了姐姐?”慕容锦玉向慕容皓杰问道。

    慕容皓杰轻轻点了点头说:“月儿姑娘是元妃娘娘的人,王妃还是小心为上。”

    慕容锦玉冷笑道:“在你心里,我和姐姐这两个妹妹之间,你都已经选择了要帮她,为何还要来提醒我?”

    “就如殿下说的一样,你也是我的妹妹。我不希望雪儿难过,也不愿看到你受委屈。”慕容皓杰的话也不知是真是假,总之慕容锦玉听了心里一时间有一丝的温暖。这种家人给了温暖,是秦明风永远都给不了慕容锦玉的。

    慕容锦玉看着慕容皓杰,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慕容锦玉不知道,自己心里的恨还有多少,会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消失。

    慕容锦玉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说:“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原谅你们。我不会忘了我和我娘所受过的委屈,我是为了改变我和我娘的命运才嫁入王府的。如果我没有嫁入王府,我娘也不会死。你们都是我的亲人,却也是将我一步步逼上绝路的人。”

    慕容皓杰回到自己的小船上,看着月儿叮嘱道:“王妃答应了要带你去王府,接下来的事儿,就都要靠你自己,我可就真的帮不了你了。不过,在你生下孩子之前,千万不要与王妃做对,能讨好,就尽量讨好。”

    月儿心里暗喜,不走心的说了句:“我知道了。”便与慕容皓杰擦肩而过。

    慕容皓杰偏过头说:“你可别不以为意,林王殿下现在很是在意王妃的感受,他们原先是假夫妻,可现在已经假戏真做了。你在这个时候得罪了王妃,就等于是以卵击石,林王殿下随时都有可能会拿掉你的孩子。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

    月儿有些小小的惊讶,怪不得元语矜说秦明风和慕容锦玉是假夫妻,自己会很容易就能介入慕容锦玉和秦明风之中。没想到,秦明风和元语矜分开以后,居然和慕容锦玉有了真感情。也难怪,月儿想要进王府会这么难。

    慕容皓杰心里想着,既然月儿是元语矜身边的人,那应该也知道秦明风和慕容锦玉假夫妻的事情。

    慕容皓杰对月儿的话,算是提醒月儿,也让月儿能对慕容锦玉忌惮三分:“你可千万别不把王妃看在眼里,如今的王妃,能让你进王府,也能让你随时从王府消失。”

    月儿带着慕容皓杰的叮嘱走上了慕容锦玉的小舟:“参见林王妃。”

    慕容锦玉喝着茶说:“坐吧!”

    慕容锦玉仔细端详着眼前的月儿,元语矜身边的人,果然是不凡。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怀上秦明风的骨肉,这手段,应该也不会亚于元语矜吧!

    月儿跟着慕容锦玉走进林王府,看着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新鲜。林王府到底是王府,与慕容府那样的小门小户比起来,就是不一样。

    慕容锦玉边走边说:“既然进了王府,本妃就先带你去见殿下,怎么说,将来你也是要伺候殿下的。”

    月儿对秦明风是有些后怕的,也不知道应该要如何去面对秦明风,不知道秦明风会不会来拿掉自己腹中唯一的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