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月儿入宫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40本章字数:2006字

    秦明山定睛一看,这才注意到脸上被慕容锦兰打红了的慕容锦玉。

    慕容锦玉不敢去看秦明山,只能是低着头,一副委屈的样子:“这是林王妃?原来林王妃也在慕容贵人这儿,怎么脸上这么红,是……慕容贵人打的?”

    慕容锦玉低着头不敢去看秦明山,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说:“没什么,不过是常有的事儿罢了,皇上不必放在心上。”

    秦明山对慕容锦玉的心疼也只能放在心上,转头看向慕容锦兰指责道:“慕容贵人,既然是自家姐妹,那就好好相处,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一定要这样姐妹相残吗?林王妃看上去也像是个温和之人,只是慕容贵人,朕还不知道,慕容贵人也有这样凶残的一面。对自己的亲妹妹尚且如此,朕还能指望你与后宫嫔妃和睦相处吗?”

    慕容锦兰不明白,为什么秦明山此刻会帮着慕容锦玉说话。按理说,秦明山是自己的夫君,就是自己错了,当着慕容锦玉一个外人,又怎么能让自己这么下不来台。

    慕容锦兰微微欠身道:“皇上说的是,一切都是妾身的错,都是妾身不好,是妾身不该一时冲动,动手打了妹妹。”

    “慕容贵人,你不该对朕道歉,而是该对林王妃道歉。”秦明山看着慕容锦玉站在一边不敢抬头,想伸手去安慰,无奈慕容锦玉有太后和秦明风护着,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慕容锦兰心里不极不情愿的,但还是走到慕容锦玉的身边说:“好妹妹,都是姐姐的错,妹妹是不会真怪姐姐的吧!”

    慕容锦玉淡淡的笑了,有秦明山在,慕容锦玉也不敢多呆的:“既然皇上来了,那臣妇先行告退。”

    夜深人静,月儿换上了宫女的衣裳由慕容锦玉身边的侍女带着走进了合欢殿:“元妃娘娘找奴婢来,不知有何吩咐。”

    元语矜坐在坐榻边说:“身子应该也有三个多月了吧!在林王府里,过得怎么样了?”

    月儿低着头说:“谢元妃娘娘关心,月儿在林王府里并不得林王殿下喜欢,能进林王府,还是林王妃带奴婢去的。林王殿下也不太喜欢奴婢,还曾经想要打掉奴婢的孩子。”

    元语矜惊讶的问道:“怎么会呢?若是林王殿下不喜欢你,当初怎么会在慕容府就让你侍寝了?”

    “奴婢在林王府里住了这么些日子,看得清清楚楚。林王殿下的心里只有林王妃,当初只是因为林王殿下以为林王妃已经不在人世,所以才临幸了奴婢吧!林王妃缠绵病榻之时,林王殿下可是日日都陪在林王妃的身边,悉心照顾着她的。”秦明风对慕容锦玉的心,月儿怎么会看不懂?

    月儿也深知,自己是不会有这样的福气的。

    元语矜挺着肚子走到月儿跟前,挑起月儿精致柔美的面孔细细端详着:“真是可惜了你这么美的脸,都已经怀上了林王殿下的骨肉,还得不到林王殿下的喜欢。不过好在,你这肚子倒是挺争气的,才一次,就怀上了林王殿下的骨肉。”

    元语矜坐桌上的铁盒里拿出一包药粉交到月儿手中,月儿拿着手里的药粉,向元语矜问道:“元妃娘娘,这是……”

    元语矜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别有深意的笑道:“这是毒药。”

    月儿惊讶的看向元语矜,惊慌的问道:“元妃娘娘的意思是……让奴婢去毒死林王妃?”

    元语矜看着月儿惊慌失措的脸,微微一笑道:“不,林王妃死了有什么用?她不过是一个没有背景,没有权势的人罢了。本宫想要的,是林王殿下的命。”

    月儿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眼前这个曾经疯狂的爱着秦明风,即使是在成为了秦明山的嫔妃之后,也要为了情爱与秦明风偷情。这样一个元语矜,如今与秦明风分开了,却想要了秦明风的命。

    “殿下的命?”月儿心中惶惶不安。

    元语矜凑近了月儿说道:“你回林王府之后,想办法将这药给林王殿下服下,林王殿下很快就会毙命了。事成之后,本宫不会薄待你的。”

    月儿微微一笑,低着头轻扶着自己的小腹:“那……”

    元语矜看得出月儿所担心的是什么:“你放心,你的孩子,会得到林王殿下的一切。待你生产之时,本宫会安排好产婆去给你接生。若你能一举生下个男儿是再好不过了,如若不然,你生下一个女儿,本宫会让人带上一个男婴去你房里,将来做你的儿子。”

    月儿抬头看向元语矜问道:“那,妾身自己的孩子可怎么办?这孩子可是林王殿下的亲骨肉,怎么能就此流落民间呢!”

    元语矜拉起月儿的手说:“这你大可放心,若是你生下一个女儿,就说你生下一对龙凤胎,不就好了。”

    月儿也不便在合欢殿里多作停留,立即就拿着元语矜给的药悄悄离开了。

    月儿从后门回到林王府,总算是松了口气。

    慕容锦玉深夜未眠,坐在院里的石桌前闭目养神。灵芝走来向慕容锦玉禀报道:“王妃,月夫人从后门回王府了。”

    慕容锦玉看了灵芝一眼,她还是一样,始终如一。只是慕容锦玉觉得自己,已经与从前不同了。

    “月夫人出王府之后,都去了哪里?”慕容锦玉淡然一笑,开口问道。

    灵芝走到慕容锦玉的身边轻声说道:“奴婢一直跟在月夫人的身后,看见月夫人进了皇宫,奴婢就不敢再跟了。”

    慕容锦玉轻轻点了点头:“好,到底月夫人还是忍不住,去找她的主子去了。”

    “主子?”灵芝心里很是疑惑。

    慕容锦玉回头看向灵芝笑言:“有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的太多。知道的太多,反而会更危险。”

    灵芝看着从前温婉善良的慕容锦玉,如今再回到林王府的时候,也变得心机沉重了起来。从前,慕容锦玉脸上明媚的笑容,现在已经不再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