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酒中巨毒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40本章字数:2004字

    洛新扶起了秦明风,坐在秦明风的身后运功好为秦明风逼出体内的毒素。

    慕容锦玉站在一边,看着洛新和秦明风两人的额头上渐渐都出了细密的汗,担心着洛新能不能妙手回春,将秦明风救回来。

    不多时,秦明风就吐了几口暗黑的血,看上去中毒不浅的样子。

    洛新为救秦明风也大伤元气,走下秦明风的床榻时有些摇摇晃晃的,像是随时都要倒下了一样。

    慕容锦玉看着洛新像是要虚脱一般的摇晃着身子,立即便走上前去,扶住了他。

    她扶着洛新走出内室,看到方才那几个太医还跪在地上,忍不住气愤的喝道:“没用的东西,医术不精,救不了殿下,还在这儿危言耸听,还不退下。”

    “是……是,王妃。”慕容锦玉在林王府里一直都是温柔对贤惠的,突然严厉起来,倒是让人害怕得不敢说半句话。

    洛新看慕容锦玉威严的样子,这个林王妃做的还有模有样的:“王妃,不知林王殿下为何会突然就中了鹤顶红?”

    慕容锦玉扶着洛新坐下,想了想说:“殿下是与我一起用的早膳,应该不会是早膳里的问题。我们为殿下送行之时,与殿下喝了杯酒,为何只有殿下会中毒?”

    洛新的手微微颤了一颤,细细思索着,说话的气息都不那么足了:“酒?既然王妃与林王殿下是分杯而饮,难保不会有人在这酒里做什么手脚。”

    慕容锦玉立即就摇了摇头说:“洛大哥是说,这酒里有问题?不,不会的,这酒是我让心儿去准备的,心儿可是从小就跟在我身边的。从慕容府到林王府,她可是我的陪嫁,任何都有可能会是下毒之人,唯独心儿不会。”

    “我并不是说一定就是心儿做了什么手脚,只是觉得有些可疑。究竟是不是这酒里的问题,现在还不知道呢!”

    洛新也从来没有怀疑过心儿,可王府里这么多人,谁知道心儿在准备这酒的时候,别人有没有机会在这酒里做什么手脚呢!

    慕容锦玉想着,这下毒之人是一定要找到的,不能在林王府里,留下这么大家的一个隐患。今日是秦明风,明日还不知道是谁要中毒:“来人,去叫心儿过来见本妃。再去将方才殿下用过的酒杯拿来,再拿一根银针来。”

    “是,王妃。”

    心儿忐忑不安的走进屋里,洛新拿起银针和秦明风用过后的酒杯,将银针放入酒杯中试毒。

    当洛新将银针拿出来之时,银针已经呈黑色状。心儿吓得赶紧就跪在地上:“王妃,奴婢不知道为什么这酒里会有毒,奴婢真的什么也没做。”

    慕容锦玉从未怀疑过心儿,立即便去扶起心儿说:“心儿,本妃相信你什么都没有做过。你先起来,好好想想,你准备这酒的时候,可还有别人有机会碰过殿下的酒?”

    心儿边回忆着边说:“奴婢是让丝语去准备的酒,丝语准备好了,再由奴婢端去给殿下和王妃的。”

    “去叫丝语来问话。”慕容锦玉吩咐了一边的下人。

    很快就有一个叫丝语的婢女被人带了进来:“参见王妃。”

    “心儿说,今早的酒,是你倒的?”慕容锦玉很是严肃的问道。

    跪在地上丝语点了点头:“是……是奴婢倒的。”

    慕容锦玉压着心里的怒火说道:“殿下喝了你倒的酒以后,中了鹤顶红。这酒里的毒,也是你下的?”

    丝语害怕的跪在地上连连磕头:“王妃明查,酒虽是奴婢倒的,可这毒并不是奴婢下的。奴婢在王府多年,怎敢做出这样的事。”

    慕容锦玉看向丝语问道:“那你告诉本妃,这酒是你倒的,这酒里的毒,不是你下的,又是谁下的?”

    “奴婢将酒倒好后,管事便让我去炖月夫人的燕窝,莺儿便邦我将这两杯酒杯端去给心儿了。”丝语急着解释。

    慕容锦玉坐于上坐,颇具威严的说:“今日殿下中毒之事干系重大,已经不只是林王府的事儿了。你们都听着,若是因为此事耽误了国事,军事,本妃就是有心要放过你们,也无能为力。本妃说过,林王府的人,做事可以不行,可做人不能不行,最重要的,是要对林王府忠诚。今日之事,本妃若查不出是谁下的毒,便会上报皇上和太后,请有朝廷的人来查,他们,可就没有本妃这么好说话了。”

    莺儿被带了进来,慕容锦玉看着厅堂里的人说道:“洛神医说了,殿下所中之毒在酒里。现在,只有心儿、丝语和莺儿,心儿和丝语都说不是自己下的毒,莺儿,那这毒,就是你下的了?”

    莺儿也是一副十分冤枉的样子:“王妃,冤枉啊,奴婢没有在殿下的酒里下毒。”

    慕容锦玉轻笑道:“哪个要去害人的人,会说是自己做的?本妃看啊,无论这毒是谁下的,我林王府里是绝不能留这等心肠狠毒之人。对自己的主子都敢下手,本妃这就上报皇上,斩草除根。若是那下毒之人自己不招认,你们三个,就都得死。”

    三人纷纷跪在地上乞求:“王妃饶命……王妃饶命。”

    “饶命,那下毒之人敢做不敢当,你们可别怪本妃。到了地府,你们尽管找她去索命。”慕容锦玉突然想到了一个妙招:“对了,方才洛神医说过,只要闻闻那下毒之人的手,就知道那酒里的毒药是谁下的了。”

    慕容锦玉给坐在一旁的洛新使了个眼色:“洛神医,本妃就说了,那下毒之人是没有胆量站出来承认的,那还要有劳洛神医替本妃辨认,究竟谁是下毒之人。”

    洛新走到慕容锦玉的身边时,慕容锦玉气愤的拍着桌子说道:“本妃最后再问你们一次,究竟是谁下毒。自己站出来承认了,本妃尚且还能看了你敢做敢当的份儿上,轻罚了你。若是让洛神医辨认出来了,那本妃可就严惩不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