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幕后主使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41本章字数:2001字

    秦明风只是有那么一种直觉,不禁脱口而出:“会不会,此事是月儿做的?从前她没来林王府,林王府里从来就没有过这样事,她才来林王府多久,本王就中毒了。”

    慕容锦玉这才想起,这背后指使之人,会不会就是月儿。可是,她到底是个有身子的人,怀的还是秦明风的骨肉。这个时候,着实不是对付月儿的大好时机。况且,慕容锦玉也从未想过,要对付月儿。

    “应该……不会吧,月儿还怀着殿下的骨肉,怎么会对殿下做出这样的事。”

    一夜未眠的慕容锦玉,一大清晨就去了西院。灵芝正在月儿的寝房门外,拦着月儿不让她出来。

    月儿看到慕容锦玉走过来,立即就推开了灵芝,跑到慕容锦玉的跟前说:“王妃可算是来了,求王妃给妾身做主。灵芝这个贱婢,不让妾身走出房门,还对妾身不敬。”

    慕容锦玉看向月儿,别开月儿的手:“灵芝是听从本妃的吩咐,来西院看着你的。让你不要踏出房门,本妃的话对你不管用是吗?”

    月儿难得看慕容锦玉这样的严肃,低着头看着慕容锦玉:“王妃……”

    “本妃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可别不识好歹,还不进房里去。”慕容锦玉边走进月儿的寝房边说。

    月儿只能跟在慕容锦玉的身后,心里琢磨着,自己自从进林王府以来,一直都是与慕容锦玉保持着和睦的关系。怎么这一次秦明风中毒,慕容锦玉对自己的态度,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慕容锦玉对身边的心儿吩咐道:“心儿,你们都退下,本妃与月夫人说说话。”

    月儿看到屋里的婢女纷纷走了出去,关上了房门之后,慕容锦玉才开口说道:“莺儿都跟本妃招了,是你指使她给殿下下毒,你如何解释?”

    月儿心里有些慌乱了,莺儿明明说不会将自己供出去的,怎么还是被慕容锦玉知道了。但即使如此,月儿还是咬口不认,将脏水往莺儿的身上泼:“王妃,冤枉啊!妾身从来都没有做过这样的事,一定是莺儿陷害妾身的。”

    “陷害?一个在林王府里五年多的婢女,现在才来毒害殿下,不是太奇怪了吗?如若没有人给她什么好处,指使她这么做,她又为何要做这害人害己之事?”慕容锦玉向月儿问道。

    月儿一副急着辩白:“妾身还怀着林王殿下的骨肉,妾身怎么会对殿下下这样的狠手?”

    慕容锦玉凑在月儿的耳边说:“本妃说过,本妃你知道你所有的底细,才会带你入林王府。你最好不要抱有侥幸,本妃知道,你是元妃娘娘的人。”

    月儿有一种瞬间就被慕容锦玉看穿的感觉,原以为慕容锦玉说知道一切都是虚张声势,没想到,居然是真的。可让月儿好奇的是,慕容锦玉与慕容家的关系并不是很好,慕容皓杰又怎么会告诉慕容锦玉这些:“王妃,妾身只是一介民女,哪儿会是什么元妃娘娘的人。”

    慕容锦玉想着,既然月儿是元语矜派来的人,如果不是陈国随嫁而来的侍女,也不会得到元语矜这样的信任:“好,你说你是一介民女,那你告诉本妃,户籍何处?本妃这就派人去查,很容易查到的。”

    月儿低着头不敢出声,慕容锦玉又露出一丝笑容拉过月儿的手说:“本妃告诉过你,本妃什么都知道,你就别再装作无辜的样子了,让人看着就恶心。你以为本妃为什么不让你出房门,就是为了不让去与莺儿对口供,避免你去找元妃娘娘再谋划些什么。其实莺儿根本就什么都没有招,是你自己做贼心虚,才让本妃这么容易就套出了你的话。”

    月儿看着慕容锦玉,心里千头万绪,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口:“王妃既然知道妾身是元妃娘娘的人,王妃这样对妾身,就不怕元妃娘娘对王妃做些什么吗?”

    “我对你如何了?难道本妃对你不好吗?若不是本妃当初带你回林王府,你现在还能在这儿与本妃叫嚣?我不过是林王妃,比不得元妃娘娘尊贵,元妃娘娘想要对付我也很容易。不过,你入了林王府,就是我手上的人。元妃娘娘可以对付我,可你是林王殿下的妾室,她要保护你,好像有些说不过去。你说,元妃娘娘既然救不了你,会不会放弃你这颗棋子呢?”慕容锦玉的话让月儿也有些害怕了。

    月儿跪在慕容锦玉的跟前说:“王妃,月儿也不身不由己,月儿只是一个奴婢,哪里由得自己做主呢!”

    慕容锦玉冷笑道:“你就别再装可怜了,你是陈国人,元妃娘娘陪嫁,什么身不由己?说这些话,是来博本妃同情的吗?你最好在这儿安安份份的,否则,本妃也不敢保证你的孩子能不能平安生下。”

    慕容锦玉说完就走出月儿的寝房,吩咐了灵芝说:“灵芝,好好看着月夫人,不许出门半步。”

    秦明风的身体开始渐渐恢复,慕容锦玉让心儿去请发洛新到林王府来给秦明风把脉。

    慕容锦玉走进屋里,看到洛新才为秦明风诊过脉,立即便开口去问:“洛大哥,殿下怎么样了?”

    “林王殿下的气色这几日好多了,没有什么大碍了,再用些祛毒的药,去了体内的残毒就好。”洛新微笑着说。

    慕容锦玉听了洛新的话才露出了笑容,放心的看着秦明风说:“这就好了。”

    秦明风向洛新谢道:“多谢洛神医出手相救。”

    洛新看了一眼慕容锦玉:“殿下不必客气,要谢,还得谢王妃及时让心儿来找我。”

    秦明风突然向慕容锦玉问道:“王妃,去带那个叫莺儿的婢女来,本王要问问她,为何要对本王下这样的狠手。”

    慕容锦玉吩咐了身边的心儿:“心儿,去带莺儿来问话。”

    心儿带着莺儿走到秦明风的床前:“参见林王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