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大事化小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41本章字数:2010字

    秦明山轻轻点了点头,这下子,慕容锦玉倒是不高兴了:“皇上,此事不可。眼下卫晋两国边境紧张,实在不宜再与陈国交恶。再说,为了打压元妃娘娘,用这种污秽的罪名,实在是有损君威。”

    “王妃的见解与太后所说的话,还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秦明山轻笑道。

    慕容锦玉只是怕,秦明风背上了这样的污名,将来得不到民心,还怎么谋取皇位?无论他做过什么,那都是从前的事情了。

    既然慕容锦玉认定了秦明风这个夫君,她就不会对秦明风过去的那些事情耿耿于怀。

    慕容锦玉放心一笑,看着秦明山松了口,立即便揽下了事情:“至于姐姐那里,就让臣妇去与姐姐说说。如此有悖理论之事,还是大事化小的好。”

    秦明山对慕容锦玉很是欣赏:“朕也是这个意思,怪不得林王如此喜欢王妃,原来王妃是个如此聪慧之人。王妃比你那个姐姐,可是要聪明得多了。”

    秦明山离开以后,秦明风才向慕容锦玉问道:“本王与元妃娘娘的事情,慕容锦兰是怎么知道的?”

    慕容锦玉微微一笑:“殿下和元妃娘娘相会的小屋,是谁去买的?”

    秦明风不禁脱口而出:“慕容皓杰?”

    “正是,妾身与慕容锦兰积怨已深,怎么会与她说这些。看来慕容皓杰早就告诉了慕容锦兰,就是为了帮她对付元妃娘娘的。”慕容锦玉若有所思道。

    秦明风气愤了拍了拍桌子:“这个慕容皓杰,明明答应了我,什么都不说的,这算什么?”

    慕容锦玉走到秦明风的身边劝慰道:“殿下莫要动气,慕容皓杰当初帮着慕容锦兰李代桃僵之事,殿下不记得了吗?他们到底是一母所生的兄妹,我们不过都是外人。”

    秦明风和元语衿毕竟是真的有那么一段,现在被慕容锦兰抖了出来,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慌乱的:“眼下皇上起了疑心,可如何是好?若是皇上当真相信了慕容锦兰,我又该如何自处。”

    慕容锦玉淡然一笑,并不以为然:“还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殿下大可放心好了,宫里不是还有元妃娘娘吗?以元妃娘娘的心计,怎会让这种丑闻肆意滋长?再说了,这宫里,不是还有母后吗?”

    秦明风还是有些后怕,牵过慕容锦玉的手说:“如果此次我不能自保,你便不要留在林王府了,跟着洛神医离开,你会过得更好。”

    慕容锦玉丝毫不担心:“妾身是殿下的妻子,殿下还要妾身去哪儿?皇上怎么会告诉所有人,元妃娘娘给和殿下给他戴了这么大的一个绿帽子?这脸,皇上才是最丢不起的。如今殿下与元妃娘娘已经断了,都这么久不往来了,咬死不认,谁还敢拿殿下怎么样?”

    “但愿如你所言吧!皇上一直当我是对手,有这么个机会,可以除了我,削弱元妃娘娘的势力,皇上又怎么会放过我?”秦明风所担心的,并不是秦明山光明正大的处置自己,而是暗中解决了自己。

    慕容锦玉看着秦明风痴痴的说:“妾身是殿下的人,皇上都抢不走我,殿下这是要赶我走吗?无论殿下在哪儿,妾身亦与殿下同在。”

    虽然慕容锦玉很不想看见慕容锦兰的脸,可为了秦明风,慕容锦玉也不得入宫去见慕容锦兰。

    慕容锦玉在太后的安乐宫请过安后,便去了含章殿见慕容锦兰。

    慕容锦兰喝着茶,看到慕容锦玉走了进来,边喝着茶边说:“哟,都有好久没见过妹妹了,本宫正想要去林王府看看妹妹,妹妹这就入宫来看本宫了。”

    慕容锦玉看着含章殿里的侍女,也很是客气的说:“怎么说也是姐姐,这也算是妾身与姐姐心意相通吧!”

    “你们都退下吧!”慕容锦兰伸了伸手吩咐道。

    慕容锦兰看着手里的茶碗悠闲的问道:“向来都是本宫去找王妃,用热脸去贴王妃的冷面。怎么今日,倒是王妃来找本宫了?”

    殿里的侍女纷纷退下,慕容锦玉才坐在了慕容锦兰的身边:“看来姐姐很是悠闲,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命运如何!”

    慕容锦兰轻笑道:“妹妹这话是怎么说的,这与林王殿下有私情的人,又不是本宫,本宫何须担心?”

    慕容锦玉坐在慕容锦兰的身边,心里暗笑慕容锦兰还真是不长进:“一个是陈国的和亲公主,一个是太后的亲儿子,姐姐以为,将此事抖了出来,就能让元妃娘娘和林王殿下万劫不复吗?”

    “无论如何,皇上心里都是会对元妃娘娘和林王殿下有所芥蒂的,我要的,就是元妃娘娘爱驰恩绝,林王殿下与皇上兄弟相残。”慕容锦兰毫不作掩饰的说。

    慕容锦玉想着,如果慕容锦兰在宫里的日子不好过了,自己的心里是痛快了,可在别人的眼里,慕容锦兰没落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姐姐,我虽然恨你,可也提醒过你,要想与元妃娘娘斗,是决不能拿此事出来说的。这后果,在林王府的时候,我就与姐姐说的很清楚了。元妃娘娘再如何,皇上此时也不会拿她怎样,林王殿下若真与皇上兄弟相残,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慕容锦兰讥讽的笑道:“难不成,你慕容锦玉还想着有朝一日,坐上皇后的位置不成。”

    “当初若是姐姐与嫡母对我的刁难,我也不会嫁给林王殿下。我慕容锦玉从来就没想过有一天会嫁入皇室,一切都是你们逼的。现在林王殿下是我夫君,若是姐姐做出什么伤害殿下之事,可就别怪妹妹我对姐姐不留一丝情分了。”慕容锦玉对慕容锦兰的恨意,也因为慕容锦兰所做的事,越来越深刻了。

    只是,眼下慕容锦兰是皇上的女人,虽然只是个没有品级的贵人,可这以后的事,谁又能说的准。慕容锦玉只是林王妃,还不能与天子的女人相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