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悲催·苦逼的日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3本章字数:2381字

    边小小狠狠地将手里的木盆扔到了地上,“咚”的一声响后,最上面的一件衣服不甘寂寞地从盆里跳了出来,跳的太过活泼,竟然一下子跳到了水里面。

    眼看着那件衣服就要随流水飘走,旁边一个大嫂眼疾手快地将衣服捞了出来,将衣服放到了木盆里。

    “小小,身子可好些了?”大嫂并没有指责边小小的行为,反而关切地问道。

    边小小冲大嫂感激地笑了笑,“谢谢嫂子,已经好多了。”

    大嫂想要再说些什么,可嘴张了张,还是把话咽了回去,暗暗地叹了口气,低头洗自己的衣服。

    旁边几个妇人却是愤愤不平地议论起来。

    “屠夫媳妇的心也忒狠了些,这孩子才多大个人啊,她就下那么重的手,她长的是人心吗她?”

    “一只没下过蛋的老母鸡,你还指望她能疼爱孩子?”

    “你说他两口子无儿无女的,要好好的把这孩子养大了,等到他们老了,孩子还能不管他们?难道非要臭死到家里也没人知道他俩才高兴?”

    “丑人多做怪呗。”

    “依我看,屠夫媳妇多半还是嫌弃娘两个的出身。”

    “既然看不上出身,当初就不要弄到家里来呀,这弄到家里来了,又往死里打算哪回事?”

    虽然那些人话里的主角之一就是自己,不过边小小并没有搭话,蹲下来开始洗衣服。

    不管心里再不情愿,这些衣服还是要洗的,要不然,说不定又是一顿毒打。

    她现在的年龄太小,身子骨又弱,好汉不吃眼前亏,只能先忍着。

    春寒料峭的三月,河水依然凉的刺骨,边小小的手刚碰到水,便如同被电击般缩了回来。

    尼玛,这水也太凉了吧。

    从小到大,她还真没受过这种罪。

    可是不洗又不行。

    边小小咬咬牙,眼一闭就把手又浸到了水里,冰凉的感觉立时从手部传遍全身,她不由打了一个哆嗦,然后抓住衣服使劲地揉搓了起来。

    只有快点洗出来才能少受一点罪。

    木盆里都是一些大人换洗下来的笨重衣物,边小小年龄小,身子骨又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些衣物洗好。

    漂洗的时候因为太过用力,还差点没有一头栽到河里去,幸亏她及时抓住了身边的一根树枝,要不然真滑进河里,淹不死也得冻成重感冒。

    洗好了衣服,边小小吃力地端起木盆准备回家。

    因为蹲的时间久了些,再加上身子虚,刚站起来,她便觉一阵头晕目眩,站在那里好半天才恢复了过来。

    前世的时候,她结实的就跟一头小牛犊似的,浑身上下都有使不完的劲。

    可现在,竟成了手无缚鸡之力。

    唉,这可怜的小身板啊。

    衣物本就厚重,浸湿后更是重得跟端了一大盆的石头似的,短短的一段路,边小小走了将近二十分钟才走到,已是出了一身的汗。

    边小小刚吃力地迈过门槛,便听到院子里传来一声惨叫。

    好象是她娘边柔儿的声音。

    边小小咚的一声将木盆扔到了地上,拔腿就冲进了院子里。

    院子里,王杨氏正一手揪着边柔儿的头发,一手拿着一根棍子劈头盖脸地朝边柔儿身上打着,一边打嘴里还一边骂骂咧咧。

    “你娘儿两个吃我的,穿我的,叫你们干点活,就一个个偷奸耍滑的,你当我是开善堂的是吧,你个骚狐狸,不好好打你一顿,我看你是长不了记性!”

    王杨氏长的又黑又胖,站在那里,跟座铁塔似的,纤细柔弱的边柔儿哪里是她的对手,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只得一边拼命躲闪,一边低低地哀求着王杨氏放过自己。

    “不许打我娘!”

    边小小冲过去,想要推开王杨氏,可依她的小身板,哪里能撼得动王杨氏这座大山,王杨氏一个转身,照着她的身子就来了几下。

    “有啥样的娘就有啥样子的娃,你个小骚狐狸,叫你洗个衣服,你磨蹭到现在才回来,你是去勾汉子了吗?你个死东西,要是让我知道你做了啥恶心事败坏我家的名声,看我不揭了你的皮!”

    本来就又累又饿,背上又挨了王杨氏的几下打,耳朵里再听到王杨氏这些不三不四的话,边小小顿时怒火中烧,头脑一热,不管不顾地低头就在王杨氏抓着边柔儿的手腕上狠狠咬了一口。

    王杨氏手腕吃疼,下意识地就松了手,低头看自己的手腕,上面是两排深深的牙齿印。

    王杨氏吃惊地抬头看着边小小。

    小怂包也要翻天了?

    边柔儿也被边小小的举动吓愣了,不过她很快便清醒过来,从地上爬起来,然后猛地推了边小小一把,“小小你快跑!”

    小小还没来得及跑,人就被王杨氏抓到了手里,“好哇,胆子肥了,连老娘都敢咬了,我叫你咬!我叫你咬!”

    王杨氏扬起手里的棍子,朝着边小小的脸就打了下去,边柔儿一个急转身将边小小搂进了自己怀里,肩已是挨了王杨氏的重重一击,她不由闷哼一声

    “哟,狐狸精还知道护崽呢,好,好,好,我叫你们去地下继续做对好母女去!”王杨氏手里的棍子对着边柔儿的后背,雨点般落了下去。

    王杨氏这是要往死里打她们啊。

    可是别说边小小和边柔儿两人了,就是再加上两个她们也不是王杨氏的对手。

    总不能就这么白白地挨着。

    边小小从边柔儿的怀里挣脱了出来,跳到一边,突然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绕着院子跑一边尖声喊叫着,“快来人啊!救命啊!我娘要被大娘打死了!快来救救我娘啊!”

    边小小虽然年纪小,可声音挺响亮,扯着嗓门这么一喊,立刻便传到了周围邻居的耳朵里。

    王杨氏打边柔儿和边小小都快成家常便饭了,周围邻居早就叫怪不怪,再加上怯于王杨氏的恶名,都不敢来管这个闲事,只在家里狠狠地骂上王杨氏几句:天杀的恶婆娘,不知老天爷什么时候才能把她收了去!

    边小小的哭喊声虽然没有招来邻居,却把王屠夫给招了过来。

    王屠夫气势汹汹地大步走了进来。

    三月天,乍暖还寒,王屠夫却敞着油腻腻的衣襟,手里还拎着一把锋利的剔骨刀,因为走的急了些,脸上的横肉随着他走路的节奏不停地抖动着。

    “你个死丫头,快闭嘴!”王屠夫朝着边小小吼了一声,边小小看了看他手中的刀,不敢在此时犯倔,赶紧闭了嘴。

    “好好的你又打她干什么?还不快把手松开!”

    王杨氏松开了抓着边柔儿的手,将手里的棍子扔到了地上,抱着胳膊阴阳怪气地说道:“哟,这就心疼上了?”

    “我心疼个屁,你们搁这儿鬼哭狼叫的,把人都吓跑了,我还做谁的生意去?没了生意,你们就等着喝西北风吧!”

    王屠夫惦记着前边的肉摊儿,撂下这句话,转身就要往前边走,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回头扫了一眼院里的三人,恶狠狠道:“你们仨听好了,别再给我折腾出啥动静来,要不然,有你们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