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不是硬碰硬的时候·变通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3本章字数:2294字

    王屠夫家紧邻着大街,临街摆着一个卖肉的摊子,后面是一个小院,院子里三间正房,两间厢房。

    院子的后面不远处就是边小小刚才洗衣服的那条小河。为了洗涮方便,在院子的东北角开了一个小角门。

    边小小就是从这个小角门偷偷溜了出去。

    边小小虽然拥有原主的部分记忆,可原主因为刚到这个小镇没有多长时间,所以对这个小镇也不是十分熟悉。

    不过,边小小依据前世看古装电视剧的经验,觉得在这个小镇上应该能找到她想要找的那种铺子。

    这个镇名叫千灯镇,镇子虽然不大,不过看上去倒也富庶热闹,大街上行人车马络绎不绝,街的两边店铺林立,叫卖的吆喝声此起彼伏。

    边小小在大街上找了一会儿,终于在一间铺子外看到了一个大大的“當”字,她心里一喜,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等到边小小再从当铺里出来的时候,怀里已揣了一百两银子。为了方便使用,她还特意让掌柜的给了她一些碎银子。

    虽然边小小猜到那根翠玉簪当的银两少了些,可眼下她也没有时间去计较那么多了。

    边小小又在大街上找了一会儿,看到了一间医馆,便走进去,请坐堂大夫给配了一些治外伤的药膏,准备回去后给边柔儿涂抹到后背上。

    至于边柔儿的感冒,边小小却没了主意。

    古代治病,基本上都是煎服草药,边小小怎么敢大张旗鼓的给边柔儿煎药治病,惹来王杨氏的一通大骂不说,当翠玉簪的这点银子都可能会被她搜刮了去。

    可是若是不服药,边柔儿肯定会好起来很慢,病不好就不能干活,说不得又会招来王杨氏的打骂。

    而且她现在有了银子,为免夜长梦多,她还想早一点带着边柔儿逃跑,所以必须得让边柔儿早一点好起来。

    边小小一脸烦恼地在医馆里转来转去,坐堂大夫见了,问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为难事。

    边小小实在没了主意,便将自己的烦恼告诉了那个一脸和善的老大夫。

    老大夫听了,倒是乐了,“小丫头,你是打外乡来的吧?”

    边小小警惕地看着老大夫:怎么?想要欺生?

    看到边小小的表情,老大夫捋胡笑道:“小丫头,你多心了,老夫没别的意思。这千灯镇的人,都知道老夫这医馆里配有专治风寒的药丸,若是不想煎药,服用药丸,疗效也是一样的。”

    边小小听了,大喜过望,赶紧催着老大夫给她开了些药丸。

    边小小原本还想着多买一些这样的药丸以备不时之需,哪知老大夫摇头道:“这药丸不可放置时间过长,不然失了疗效不说,还可能因为霉变产生毒性,所以,最多放置三天,三天后没有服完的话,就要全部丢弃,你可记住了?”

    边小小一边点头,一边在心里感概,还是古代的大夫做人实在啊,若是在现代,一个普通的小感冒,医生都恨不得把整个药房的药都开给你,哪里会这么细心的为患者考虑。

    边小小拿了药,赶紧往王屠夫家赶,刚走到后院角门,便听到院子里又传出王杨氏的高声斥骂。

    边小小进了门,看到王杨氏正双手叉腰地站在院子里,边柔儿脸色通红,正在低声下气的给王杨氏陪着不是。

    “你说我咋就这么倒霉,当初咋就收留了你们这两个丧门星,一天到晚什么活都不干,只会躺到床上装可怜,小的装完老的装。

    我呸,我可不是那些个男人,看你掉几滴泪就被你迷了三魂五魄去。我告诉你,你跟你那小孽种要是还想在这个家里待下去,就趁早打消吃闲饭的念头,该干活的时候就别想着偷奸耍滑,若是再让我看到躺到床上偷懒,惹急了我,我把你们这两个骚蹄子丢到大街上喂野狗去!”

    边小小登时怒火中烧,一双手握得紧紧的,只恨不得冲过去给那恶毒的肥婆娘一顿老拳吃。

    幸亏边小小尚有一丝理智,知道这个时候不是硬碰硬的时候,她拼命压制住了心里的怒火,然后快步跑了过去,“大娘,我娘她身子确实有些不舒服,大娘要是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小小就是。”

    王杨氏再次讶然地看了一眼边小小。

    这个丫头,以前可是三棍子也打不出个屁来,每次见了自己,都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这两天却是有些反常。

    尤其是今儿个,都有胆子咬自己了,这会儿又伶牙俐齿的,明明只是一个孩子,可怎么着就觉得有些诡异。

    王杨氏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寒战,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她重重地哼了一声,“别对老娘使你那套狐媚子,老娘不吃你那一套!”

    边小小也不说完,只低头站在那里。

    “马上就要中午了,饭也不去烧,难道还要老娘我烧好伺候你们这两个骚狐狸吗?”王杨氏说完,甩了甩袖子,扭着大屁股回屋了。

    边柔儿有些摇摇欲坠,边小小赶紧跑过去扶住了她,“娘,你去屋里歇着,我去烧饭。”

    “小小,娘没事,娘跟你一起过去。”

    “娘,你就安心的去歇着吧,我一个人能行。”

    前世的时候,边小小虽然不是生在大富大贵之家,可她也是在父母的娇生惯养中长大的,基本上没有干过什么活。

    不过,边小小是个标准的吃货,跟她的爸爸一样,十分热爱美食,更喜欢亲自动手,享受烹饪的乐趣。

    所以,烧一顿午饭,对边小小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边柔儿抬头看着边小小。

    边小小是个什么样的性子,边柔儿最为清楚。

    可是自打上次被王杨氏打得昏死过去又醒过来后,这个女儿就跟换了个人似的,边柔儿觉得熟悉又有些陌生。

    虽然心里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可不可否认的是,这个样子的小小更让她喜欢,只要边小小往她跟前一站,莫名的她就会安心不少。

    “娘,女儿扶你回屋。”

    边柔儿本想坚持着和边小小一起去灶房烧饭,不过她现在浑身酸软,头又是昏沉沉的,这个样子去灶房,一会儿别说帮边小小的忙了,说不定还会给边小小帮倒忙,便也不再坚持,点了点头,由着边小小扶着她回了屋。

    边小小扶着边柔儿在床上坐下了,又飞快地去倒了一碗水端到了边柔儿面前,然后从怀里将药丸掏了出来,塞到了边柔儿的手里,“娘,这药丸是专治风寒的,一次两颗,你赶快服下。”

    边柔儿神色一凛,“小小,你哪来的钱买药?”

    “娘,你放心,不是偷也不是抢来的,来路绝对正大光明,具体情况我一会儿再对你说,你先吃药,我去灶房烧饭去。”

    边小小怕耽搁的久了王杨氏又要吼叫,不等边柔儿吃完药便匆匆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