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10年了·当就当了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3本章字数:2163字

    边柔儿看着边小小的背影,良久,才又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药丸。

    药丸黑乎乎的,散发着药草特有的清香。

    边柔儿看了半天,不知怎么的,她一下子想起了很久以前听说过的一件奇闻怪谈,心里突地一沉,一股酸涩涌了上来,眼里顿时就有些雾蒙蒙起来。

    边柔儿不想再多去深究,拿出来两颗药丸放进了嘴里,喝了一大口水,仰头将药丸咽了下去。

    药丸苦涩中又有些丝丝的甜,就如同边柔儿现在的心情。

    边柔儿将碗里的水都喝了下去,将空碗放到了桌子上,余下的药丸揣进了怀里,这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斜躺到了床上。

    边小小还小,不能什么事都压在她一个人身上,所以她得尽快让自己好起来。

    边小小手脚麻利地在灶房烧饭。

    若是在前两天,她肯定是没有能力自己烧饭的。

    不是她的厨艺不精,而是她搞不定烧饭的这种土灶。

    幸亏前两天她一直跟着边柔儿,一直留神观察着边柔儿的动作,自己又好好琢磨了一番,现在总算是上了手。

    边小小做事麻利,一会儿功夫便烧好了一顿饭,然后便请了王屠夫和王杨氏来吃饭。

    边柔儿又陷入了昏睡之中,边小小叫了几声也没有叫醒,便将边柔儿的情况告诉了王屠夫和王杨氏。

    王屠夫和王杨氏压根提也没提给边柔儿请大夫的事,王杨氏反而又满口胡言乱语地骂了几声,污言秽语掺在唾沫星子里四处飞溅。

    边小小原本也没有指望他们会给边柔儿请大夫,所以不管王杨氏怎么骂,她只当听不到,忍着心里的恶心,只沉默不语地扒着碗里的饭。

    王杨氏骂了一会儿,听不到一点回应,也觉无趣,吃好了饭,和王屠夫一起颠着肚子走了。

    边小小将灶房收拾干净后,便回了屋,将门关了,为防王杨氏突然闯进来,她将门闩了起来。

    做完了这一切,边小小才走到床前,小声地唤着边柔儿:“娘,娘。”

    边柔儿吃了药,又安安生生地睡了一觉,除了觉得背上依然疼痛无比,头已经没有那么昏沉,听到边小小的轻唤,很快便睁开了眼。

    “娘,你趴下,我给你背上涂药。”

    边柔儿并没有依边小小所言趴下,而是挣扎着坐了起来,一脸严肃地瞪着边小小,“小小,你对娘说实话,你身上哪来那么多钱?”

    边小小本来也没有打算瞒着边柔儿,听到边柔儿问她,便实话实说道:“我把那根翠玉簪给当了。”

    边柔儿一愣,很快的,脸上便浮现出一抹痛色。

    “娘,我知道这根翠玉簪对娘很重要,可眼下,还是保命要紧。”

    边柔儿抬头,直直地看着边小小,似乎是想要从边小小脸上看到某一个人的影子。

    可看来看去,却发现那个人的影子早已经模糊了,无论她怎么努力的去想,也想不起来了。

    必竟已经10年了。

    良久,边柔儿才长长地叹了口气,“当就当了吧。”

    边柔儿说完,不等边小小再说什么,便主动地趴在了床上,听凭边小小给好背上涂着药膏。

    给边柔儿涂好了药膏,等药膏略干些,边小小才轻轻的放下了边柔儿的衣衫,又扶着边柔儿坐了起来,从怀里摸出一块笼布,打开,里面包着一个大饭团。

    这是边小小盛饭时偷偷藏起来的。

    “娘,吃些东西吧。”

    边柔儿接过了饭团。

    饭团一直在边小小的怀里放着,因为沾染了边小小的体温,还是热乎乎的。

    边柔儿将饭团递到嘴边,还没有张口,泪先流了下来。

    不管那些个奇闻怪谈是真是假,眼前的这个都是她的女儿,和她相依为命的女儿,比她性命都要重要的女儿。

    “小小,难为你了。”

    “娘,我是你的女儿,哪有和自已女儿说客气话的,快吃吧娘,吃饱了肚子,病才能好的快一些。”

    “嗯,娘听小小的。”边柔儿大口咬了一口饭团,然后看着边小小温柔地笑了。

    边小小也笑了。

    虽然边柔儿并不是她的亲娘,可她既然代替原主活了下来,她就有义务代替原主照顾好边柔儿。

    吃下了一个饭团,再加上背上已经涂了药膏,只觉凉丝丝的,已经没有那么疼了,边柔儿便想下床去做事。

    上午本来正劈着柴,不知怎么着就惹着了王杨氏,二话不说,上来揪着头发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打。

    虽然莫名挨了打,可活还是得继续干,自己不干,这活就得落到边小小的头上,边柔儿怎么着也不可能让自己的女儿拎着大斧头劈柴去。

    不过,边小小说什么也不让边柔儿去,硬是把她拦了下来,只说边柔儿正病着,要多休息,而且若是扯动了背上的伤口,只怕好起来就更慢了。

    边柔儿只好听了边小小的话,又在床上躺了下来。

    看边柔儿在床上躺好了,边小小这才出门劈柴去了。

    边柔儿心里有些乱乱的。

    边柔儿知道小小虽然不怎么说话,可心里是恨自己的,恨自己将她生在了那样一个不见天日的地方,十年间都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如今好不容易从那里走了出来,却又落到这样一个境地。

    所以,说起来,还是这样好,只是……

    边柔儿闭了闭眼,一滴泪慢慢的从里面滚落了下来。

    边小小个子小,人又单薄,举着那把大斧头,感觉就跟举着一座山似的。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累得胳膊酸疼酸疼的,一个下午才劈了那么一点柴。

    边小小本来还想着王杨氏回来后又会冲她鬼叫上一通,没料到王杨氏看到了,竟然一声都没有吭。

    难道是这肥婆娘突然良心发现,所以于心不忍了?

    边小小看太阳已经西斜,赶紧放下斧头跑去灶房准备晚饭。

    边柔儿从床上爬起来,也去了灶房帮着边小小一起烧饭。

    边小小看边柔儿气色已经好了很多,便也没再拦着,劈了一下午的柴,她也确实累得够呛。

    吃过了晚饭,边小小和边柔儿又烧了一大锅水,伺候着王屠夫和王杨氏洗漱完毕,两人也简单地洗漱了一下,便回了自己房。

    古代的晚上也没有什么夜生活,基本上都是天黑即睡。

    治感冒的药丸里许是添加有什么安神的草药,边柔儿吃了两颗药丸后很快便又沉沉睡了过去。

    边小小却是怎么也睡不着。她从床上爬起来,打开门轻轻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