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突然晕倒·一个难说话的主儿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3本章字数:2192字

    听栓柱这么一说,边小小有些绝望起来。

    后退不行,前进也不行,老天爷这是成心要跟她们两个过不去吗?

    栓柱犹豫了一下开口道:“看你们两个也挺累的,要不然,你们先随我和二富回村,回头我再想办法送你们过山。”

    边小小回头看了一下边柔儿,略略犹豫了一下才道:“那就麻烦阿叔了。”

    栓柱又是憨憨地一笑,连连摆手道:“不麻烦,不麻烦。”

    二富又在那边叫喊,栓柱赶紧对边小小二人道:“既然这样,我们就快走吧,等一会儿天黑了,路就更不好走了。”

    栓柱朝着二富走了过去,边小小回头对边柔儿道:“娘,这两人看上去不象是坏人,不如我们跟着他们回去,先歇歇脚,过后再请人送我们出去。”

    边柔儿只觉浑身酸软,头也是昏昏沉沉的,这种状态下,是无论如何也翻不过这座山的,便朝着边小小点了点头。

    边小小见边柔儿同意了自己的决定,便搀扶着边柔儿朝着栓柱走了过去。

    还没有走近栓柱,便听到那个叫二富的在一迭声的埋怨,“栓柱,你也不知道这俩人是啥来头,你就把人领回去,要是惹上麻烦咋办?”

    “她们两个早已体力不支,咱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我看你呀,是想媳妇想疯了,想白捡个媳妇回去吧。”

    “莫要胡说。”

    栓柱和二富合力将死虎抬了起来,回头,看到边小小就站在他们身后,肯定是听到了二富刚才的话,脸上登时一红,冲着边小小二人嘿嘿笑了笑,“走吧。”

    栓柱和二富虽是抬着一只死虎,可他们体力好,走的还挺快。

    边小小和边柔儿因为早已疲累不堪,跟得相当的狼狈。

    栓柱是个细心的人,走上一段路便会回头看看,觉得边小小二人有些跟不上了,便会喊着二富停下来等上一等,一路上招来二富不少的埋怨。

    这么走走停停,走了大约有两个时辰,天都快要黑了,边小小走得都有些绝望了,一行人才走进了一个山谷里。

    孩童的欢笑声,还有狗的叫声隐隐的传了过来。

    边小小闻到了烟火之气。

    这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就好象是突然走进了桃花源一般。

    “马上就到了。”栓柱扭头对边小小和边柔儿说道。

    沿着一条有些曲折的乡间小路,一行人继续往前走,狗吠鸡鸣之声渐渐清晰了起来。

    再往里走,有不少大小不一的院落映入了边小小的眼帘,院落前有人端着碗蹲在门口一边吃饭一边扯着闲话,看到了栓柱和二富扛着的老虎,均是吃惊地大喝一声,“哟,你二人真是好本事,竟然猎了一只大虫回来,这下可是发了财了!”

    栓柱和二富一边和众人应答着,一边往家里走,不一会儿功夫,身后已跟了不少看热闹的人,有大人也有孩童。

    孩童是稀罕栓柱和二富抬着的老虎,大人却是好奇着边小小和边柔儿的身份来历。

    有人忍不住问栓柱和二富,二富是不耐烦回答,栓柱只笑笑说是路人。

    这样简单的回答如何能满足众人的好奇心,都一路跟了过去,想要看个究竟。

    一路弯弯拐拐地往前走,走了约有一盏茶的时间,走进了一个院落里,院子里猛的窜出一只大狗来,绕过栓柱和二富,径直向边小小和边柔儿冲了过来,对着二人狂叫不止。

    “大黑!”栓柱厉声喝住了那只大狗,然后将扛着的老虎扔到了地上,立刻便有不少人围着看稀奇。

    屋里的人听到外面的动静,从屋里走了出来,边小小还没有看到人,先就听到了一个老年妇人的声音,“哟,咋都跑来了,是不是我家有啥好事了?”

    这妇人的声音听上去非常的难听,就如同铁铲子在锅上蹭刮一般,哧啦哧啦的,刮得人耳膜疼。

    这人正是栓柱娘刘方氏。

    “栓柱娘,你家栓柱扛回来一只大虫,还给你领回来一个俊俏的儿媳妇,你说是不是好事?”人群中有人笑着喊了一声。

    “二叔,莫胡说,人家是顺道来歇脚的路人。”栓柱一下子红了脸,赶紧给众人解释道,怕惹得边柔儿不高兴,扭头对边柔儿说道:“乡里人爱说玩笑话,大妹子莫要多心。”

    边柔儿冲着栓柱摆了摆手,刚想要开口讲几句客套话,眼前突然一黑,人便软绵绵地倒了下去,唬了众人一大跳。

    边小小扑到边柔儿的身边,见边柔儿双眼紧闭,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边小小吓了一跳,拉起边柔儿的手,觉得掌心温度有些灼人,又抬手摸了摸边柔儿的额头,果然是发了高烧。

    “阿叔,我娘在发高烧,能不能请阿叔给我娘安排一个休息的地方?”

    栓柱如梦初醒般连连答应着,没有丝毫犹豫地,弯下腰抱起地上的边柔儿就要往屋子里抱。

    “栓柱,你这是要干啥?”刘方氏一下子挡在了门口不让栓柱往里进。

    借着屋子里的灯光,边小小看到这是一个身材瘦小的老妇人,因为背着光,边小小看不大清她的五官长相,只凭感觉觉得这人肯定不是一个良善之辈。

    “娘,她病了,得找个地儿躺一下。”

    “病了?病了就去找大夫,躺在咱家算是咋回事?你是不是还打算给她花钱请大夫看病啊?”

    “娘,谁都有个落难的时候,又刚巧到了咱家门上,咱总不能装着看不见吧。”

    “栓柱,你个死心眼的,你看谁会往家里领病秧子,这不是招晦气吗?再说了,她要是讹上咱可咋办?”

    “二婶子,你先让栓柱把人弄回屋再说,这一直抱着站在这儿也不是个事儿。”

    刘方氏对着二富啐了一口,“呸,人是跟着你和栓柱回来的,你咋不把人领自己家去,就会欺负我家栓柱是个老实人。”

    二富被骂得有些恼火,梗着脖子道:“是你家栓柱一定要往家领,这关我啥事,你要急就冲你家栓柱急去!”二富说完,气哼哼地甩手走了。

    这老妇人还真是个难说话的主儿!

    边小小上前一步,对刘方氏说道:“阿奶,我娘病了,您就行行好,给我娘腾个地儿叫她休息一下,您放心,我不会叫您吃亏的。”

    “哟,好听话谁不会说啊,上下嘴皮一碰就出来了,就怕啊,有些人光会说好听话不办实事。”

    边小小知道老妇人这是想要钱,她伸手从怀里掏出一角碎银子,上前递给了刘方氏,“阿奶,请您行个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