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少年大夫·公子如玉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3本章字数:2442字

    刘方氏掂了掂银子,估摸着约有一两,心里一喜,表面上却撇了撇嘴道:“你只当我稀罕你这一点银子?一会儿你们还不得要吃要喝,柴米油盐那可都得费钱,我就是过过手,最后还不是花到你们身上去?”

    栓柱心里是不愿让他娘收下这银子的,可他也知道如果不让他娘收下银子的话,怀里的病人就别想进到屋里去,他十分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娘。”

    老妇人撇着一张嘴侧身让开,让栓柱将人抱到了屋子里的床上,自己走到外面,大声轰着院子里看热闹的人,“都忤在我家干啥?出去!出去!”

    这是一间普通的农家小屋,里面用木板隔成了里外两间,外间只放了一张床,一个小方桌和几把矮凳,看上去相当的简陋。

    栓柱本想将边柔儿抱到里间去,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到了外间的床上,并细心地拉开被子给边柔儿盖到了身上。

    做完这一切,栓柱转身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功夫,便端着一个木盆走了进来,将木盆放到地上,从里面拧了一个巾帕子递给了边小小。

    “姑娘,你娘烧的厉害,你先将这巾帕子敷到你娘头上,我这就去请大夫过来。”

    边小小听了,赶紧又从怀里掏出一两银子递给栓柱,“有劳阿叔了。”

    栓柱不肯接那一两银子,连连摆手道:“姑娘,你刚才已经给过银子了……”

    栓柱话还未说话,斜刺里突然伸出一只手,劈手便将那一两银子夺了去,“这又是吃又是喝又是看病的,一两银子哪里够用!”

    栓柱气得只跺脚,可当着外人的面,他又不好指责他娘,只拿眼瞪着他娘,一张脸涨得通红。

    “瞪啥瞪!你以为咱家是开善堂的吗?你个败家儿,这个家早晚叫你败光!”

    刘方氏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很快又听到她在院子里喊叫道:“你个死狗,大虫是你能碰的吗?再敢凑过去,我打死你个畜生!”

    栓柱想要对边小小说些什么,嘴张了张,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叹了一口气,然后便走了。

    约摸过了一柱香的时间,栓柱便回来了,他身后跟着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年郎。

    这少年生的非常清秀,皮肤白白的,有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衣着虽然朴素无华,却一点都掩盖不住他那如玉般温润的气质。

    边小小心里有些纳罕,这个人身上有一种超然的气质,可一点都不象是山野之人。

    少年手里拎着一个小小的药箱,随着他的走近,边小小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药草之香。

    很好闻。

    难道这人就是栓柱请来的大夫?

    年纪也太小了些吧,靠谱吗?

    “姑娘,这是少离少大夫。”栓柱给边小小介绍过后,便扭头对那少年郎说道:“少大夫,刚才这位大妹子突然昏厥了过去,您给看看是咋回事?”

    少离对边小小点了点头,然后便坐在床边,搭手给边柔儿诊脉。

    他还真是大夫啊。

    话说,他那双手还真是好看,骨节分明,纤细修长,跟他的长相还真是般配。

    边小小看着那双纤细修长的手出了神。

    “心力俱疲,外伤未愈,再加上受了些风寒发了高烧,所以才昏厥了过去,看着凶险,其实也无甚大碍,我开些驱寒的药给她煎服了,再开些活血化瘀之药擦用,让她好好的休息休息,很快就会好转。”

    少离的声音非常的清润动听,一下子把边小小从花痴的状态中惊醒了过来,她心里一阵羞愧:这种境况下都会犯花痴,自己真是没治了。

    边小小赶紧道谢,“有劳少大夫了,多谢。”

    边小小身上倒是还有治伤寒的药丸和外伤的药膏,不过已经所剩无几,索性让这少年大夫再开些吧。

    少离对边小小温和地笑了笑,然后站起来对栓柱道:“栓柱大哥,你随我去取药吧。”

    栓柱对少离那句“外伤未愈”心有疑惑,不过他并不是个多嘴的人,所以并没有多问,答应着随少离去了。

    边小小又坐下来,把边柔儿额上的巾帕子取下浸湿后又敷了上去。

    刚做完这一切,便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狗的狂吠,然后是一个极响亮的妇人的声音:“你个蠢东西,叫啥叫,早晚叫人扒了你的皮!山田你别去招惹它,这个狗东西不认人,当心它咬着了你!娘,我听人说三弟猎了一只大虫回来,三弟可真是好本事!”

    话音刚落,又是一声惊呼,“唉哟哟,好大一只大虫,吓死我了,这大虫竟然这么大,这得卖多少银子!娘,咋不赶紧的给大虫剥皮呢,这要是放的时间久了,这皮可就不好剥了。”

    “还不是因为屋子里躺着的那个人!栓柱这个死东西的心思这会儿都扑到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去了,连饭也顾不上吃一口,哪里还能想到要给这只大虫剥皮,你说我咋就生养出这么一个缺心眼的人!”

    “三弟这是随您嘛,心善!”

    “啊呸,我可没有那么憨傻!”

    拍马屁拍到了马蹄上,妇人赶紧转移了话题,“我听说那妹子还挺俊的,我瞅瞅去!”

    一个妇人出现在门口,勾头往里看。

    这妇人年约四十岁,五短身材,生得又黑又胖。

    尤其是那张脸,上面的的肉堆得跟个“油团子”似的,一双眼睛也被挤成了两条线,嘴角微微上勾,似乎是一直都在微笑一般,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一个慈眉善目的“弥勒佛”。

    妇人正是栓柱的大嫂刘张氏。

    出于礼貌,边小小站起来,对着刘张氏点头问好,“大娘好!”

    “哟,还是个嘴甜的,怪招人疼的。”刘张氏笑着走了进来,探头往床上看了看,“哟,瞧这脸红的,烧的可是不轻吧,这可得赶紧请大夫瞧瞧。”

    边小小正要说已经请过大夫了,可是不等她开口,刘张氏又抢着说道:“我们家虽说穷苦了些,可都不是坏心眼的人,你只管让你娘在这儿安心养病,要是缺啥东西了,只管说,可千万别跟我们见外!”

    刘张氏说完,也不顾边小小有什么回应,便又扭着腰身出去了。

    就好象刚才那番话纯粹就是走个过场而已。

    笑面虎!

    最是虚情假意。

    这是边小小对刘张氏的评价!

    刘张氏刚走出去,边小小就听到一声有些夸张的惊叫,正是那刘张氏的声音,“唉哟我的小祖宗,你拿刀干吗?仔细伤了手!”

    “我还没吃过大虫肉呢,我要割大虫肉吃!”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听起来相当的蛮横霸道。

    “大虫是你三叔猎来换钱的,哪能给你吃!”

    “我不管,我就要吃大虫肉!”

    “你这孩子咋就这么不听话,你想要找打是不是?”随着极清脆的啪的一声,那孩子便如杀猪般嚎叫了起来。

    “山田娘,好好的你打我孙子干啥?他不就馋个大虫肉吗,等一会剥好了给他拿走一块!栓柱正好你来了,山田想吃大虫肉,你赶快把这大虫给剥了。”

    “娘,我先把这药给煎了,过一会儿把二富喊来和二富一起剥。”

    “他人都走了还喊啥喊,别喊了,我跟你大嫂帮你一把,咱仨把这大虫给剥了,明儿个给二富送过去一半就是了。”